新光海航人寿更名鼎诚人寿 万峰出任临时负责人

  “1983年11月,除乌通元外,另外一个幸运儿被人保派至友邦香港总部学习精算实务,为期半年。1988年,他将自己的讲义整理成书——《寿险基础数理》,据称这是国内第一本精算教材。这个幸运儿就是万峰。此后,他一天也没离开过寿险业。”这番描述出自记录保险业发展历程的《迷失的盛宴》。

  如今,这位寿险业的老将,挥别新华保险(601336.SH)后又有了新的动向。4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北京银保监局发布的行政许可显示,核准万峰、黄尚夫、周艳、伍美旭担任鼎诚人寿董事的任职资格。此前不久,新光海航人寿曾召开董事会,宣布万峰当选新光海航人寿董事、临时负责人,新光海航人寿更名为鼎诚人寿。面对经营长期处于谷底的新光海航人寿,未来将更加考验万峰的智慧和能力。

  挥别新华

  万峰履历丰富,曾先后转战中国人保(601319.SH)、中国太平(966.HK)、中国人寿601628.SH)、新华保险等多家大型保险公司。

  2007年1月,中国人寿回归内地上市后,万峰便开始担任上市公司总裁并兼任集团副总裁等职,他在中国人寿六年半时间内,先后经历了杨超、袁力以及现任杨明生三任董事长的管理时代。2014年10月,万峰出任新华保险总裁,并于同年11月起担任执行董事;在履新17个月后,2016年3月,新华保险的帅印交到了万峰手中。

  万峰在出任新华保险董事长后,提出了“五年规划”,分“两步走”实现:即2016-2017年为转型期,调整业务结构、夯实发展基础,以期交和续期保费增量逐步替代趸交保费,初步建立期交和续期拉动业务发展的模式;2018-2020年为发展期,形成新的发展态势,将完全形成续期拉动发展的模式,着重发展长期期交业务,加大业务结构调整。

  然而,“创业未半”。2019年1月,新华保险发布公告称,万峰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新华保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首席风险官、新华资产董事长及其他一切职务。与此同时,黎宗剑、杨征搭档代行职权。

  万峰在辞任时表示,“新华保险是我职业经理人生涯中最难忘、最充实、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光。我相信,新华保险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

  新华保险2019年一季报显示,新华保险一季度实现总保费收入431.69亿元,同比增长9.5%。其中,新单业务快速提升,实现长期险首年保费71.63亿元,同比增长18.0%;续期保费338.27亿元,同比增长6.0%。

  从渠道看,个险长期险首年保费55.2亿,同比增长16.1%;银保长期险首年保费16.4亿,增长25.1%。其中,银保渠道高现金价值产品退保支出大幅减少,新华保险一季度退保金为38.88亿元,同比大幅减少79.5%。

  加盟鼎诚

  在离开新华保险后,万峰接到了不少抛来的橄榄枝,但他最终选择了鼎诚人寿。这也意味着,万峰将开启一段“上下求索”的征程。

  鼎诚人寿的前身新光海航人寿,处境一度尴尬。新光海航人寿成立于2009年3月,由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5亿元,二者各出资25000万元。从新光海航人寿年报看,2010年—2017年均为净亏损,分别为-0.49亿元、-0.72亿元、-0.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0.82亿元、-0.99亿元、-0.87亿元;保险业务收入也自2014年起开始逐年下滑,2015年—2017年,新光海航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1.52亿元、1.08亿元、9856万元。

  更为令人困扰的是,新光海航人寿偿付能力的捉襟见肘。在这一过程中,原保监会先后对新光海航人寿采取了一系列管理措施,包括暂停新光海航人寿增设分支机构;进行监管约谈,要求双方股东提出改善偿付能力的方案;暂停新光海航人寿开展新业务。

  然而,早在2012年,新光海航人寿便启动了增资计划,但却迟迟未能落实。2012年4月,新光海航人寿股东双方同意增资5亿元。其中,新光人寿增资款项2.5亿元于2014年6月到账,而海航集团增资款项迟迟未到。据媒体报道称,2016年3月,由于海航集团增资款项迟迟未到,新光人寿将存放于新光海航指定资本金账户的增资款2.5亿元划回。

  2016年11月,新光海航人寿曾发布公告称,两大股东海航集团、新光人寿分别转让其所持有的50%、25%股份,而相应股份则由柏霖资产、光汇石油团和国展投资3家公司接手。其中,柏霖资产持有51%股份,成为控股股东。不过,此后并无下文。

  终于,2018年10月,新光海航人寿股权变更尘埃落定。具体而言,海航集团将其持有38%的股份转让给香江金控,将其持有12%的股份转让给冠浦地产;新光人寿将其持有的15%的股份转让给柏霖资产,将其持有的10%的股份转让给国展投资。新光海航人寿注册资本从5亿元增至12.5亿元。

  不过,虽然新光海航人寿股权变更及增加注册资本金完成,解了偿付能力之围,但是经营重回正轨仍然长路漫漫。“不排除万峰会从中国人寿、新华保险招揽旧部。”一位寿险同业人士表示。

  诚然,在新光海航人寿更名为鼎诚人寿后,接下来的每一步更加考验着万峰的智慧和能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