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生银行王丹:明年将在波动中复苏 信心重塑至关重要

  “明年的主线恐怕是波动中复苏,其中会更强调波动。”

  “今年宏观环境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确定性。”2022年,地缘政治冲突、疫情反复、通胀预期持续,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全球正经历一段充满变化以及不明朗的时期。

  未来还将面临哪些风险与挑战?如何把握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机会?这是旧岁新年交替之际,每个人共同的困惑。日前,全景·卓识对话恒生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共同探讨变局之下的确定性方向。

  “疫情管控方式的改变,以及中国经济的重启,是大势所趋。”王丹认为,如何重塑信心,是经济周期上行之时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

  比如,王丹提到,尽管我国的房贷利率已经下降了几次,但仍然没有降到比其他的风险贷款利息更低的水平,应该有更大的下行空间。而政策利率下调,也将有助于改善家庭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提振各方信心。

  嘉宾介绍

  王丹,现任恒生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曾为中国科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为农业,负责几个农业部和国务院委托的大型调研项目,包括对畜牧业、农产品价格和国家饮水工程的项目评估,并与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就包容性增长和粮食安全问题进行合作。王丹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专业方向为宏观、环境和计量经济学。她是多家国际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并为FT中文网和澎湃等媒体撰写专栏。此前,她在经济学人智库(EIU)担任中国首席分析师。

  01

  不确定性是今年的最大特征

  全景网:2022年已经接近尾声,您如何概括今年的内外部宏观经济形势特征?最大的变与不变是什么?

  王丹:今年宏观环境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确定性。年初至今,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局势,基本上没有任何事情是我们能够说得准的。再加上几个比较大的黑天鹅事件,包括俄乌冲突、上海三四月份的疫情扩散等等,这些都是大家没有料到的。

  对中国来说,这也是过去30年没有见到的新情况。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后有过几次经济周期,但是从来没有经历过持续时间这么久的经济下行压力。在过去三年,从好的方面来说,有无数的僵尸企业、低效企业出清,但是对服务业和小微企业来说,他们承担了疫情防控的大部分成本。

  经过三年抗疫,不管是消费者还是企业主,基本上都是元气大伤,如何弥补过去三年的损失,并且能够给消费者、给企业家注入信心,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的课题。

  过去3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信心从来不是问题,但是经过疫情三年,尤其是再加上房地产减速,有许多人不太知道中国经济发展真正的动力在哪里了,这不光是经济层面的影响,也有心理层面的,因为对消费者行为、金融投资行为来说,心理因素是非常关键的。

  今年上半年的居民存款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说明大家的消费意愿都变低了,更希望把钱存起来,之后是否能够很快扭转这种预期?整体来讲,目前仍然是个多事之秋,不确定性仍然存在,需要耐心等待明确的利好信号。

  02

  产业链或面临重新布局

  全景网:最近国内最受关注的就是疫情政策的变化,这个方向性的转变透露出什么信号?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去看,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王丹:疫情管控方式的改变,以及中国经济的重启,是大势所趋。不过就目前形势而言,可能经济还要下行一段时间才能够真正上行,毕竟中国在过去三年的疫情中没有很高的感染率,死亡率非常低。但是现在如果出现大规模感染情况,短期之内是有可能引起一定程度恐慌的。

  所以尽管不用再经历隔离或者静默,但是大家有可能会进行自我隔离,所以在这个过程完成之前,恐怕我们先看到的是有更多的人居家工作或是选择不出行,也不再进行跨省旅游。

  去年疫情管控效果相对较好时,产业链事实上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那么近期有一个新的可能性就是,随着更多的人感染新冠,工厂在短期内会面临更多劳动力的丧失,尽管只是一两周的时间,也可能会影响生产。

  目前海外订单的确在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内产能已经能够满足全球需求。如果中国在短期内有更多工厂由于疫情扩散导致生产停滞,甚至暂时关闭了生产线,那么就会给中国的出口,还有海外通胀造成更大压力。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疫情感染高峰在一至两个季度之内结束,那么下一步可能需要担忧的,就是产业链的重新布局。

  2018年贸易战之后,许多人担忧的产业链从中国大规模转移出去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而在2020年疫情开始之后至今,全球对于中国生产的依赖程度在不断上升。

  不过,由于疫情已有三年时间,且防疫政策又非常严格,实际上很多企业的成本已经相当高了。因此在第一波疫情感染高峰结束之后,可能会发生一件事情:面对新的限制,企业为了对冲一部分风险,可能会在海外布局更多生产线,当然,这种转移不足以动摇中国的产业链优势,但也可能对短期内的制造业投资,以及产业链升级造成一定冲击。

  03

  需重塑居民与企业信心

  全景网:您刚提到,未来的产业链可能会面临重新布局,那么目前供需不平衡的情况是否也会持续?

  王丹:未来几年,供需不平衡的情况恐怕会持续很久。其中一个原因是需求降低得太快了,全球人口的增长动能已经不像过去20年那般强劲。假如这种情况持续,随着人口的老龄化,以及世界总人口增速的下降,消费者的购买力也会随之下降,因为老年人的消费与创新能力是一定要低于年轻人的,从日本的情况来看就非常明显。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国内需求从去年开始就变得疲软,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疫情的影响,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房地产市场的下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对于上游的企业、以及下游的消费都有巨大的影响,是中国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

  去年,房地产行业去杠杆,房地产投资整体拉低了将近40%;目前为止,今年也差不多下降了30%~40%。我们认为,明年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好转,房地产止跌,房价水平可能也会达到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

  但是从需求端来讲,我们现在观察的一个情况是,在城市层面上,居民收入增长率在下降。2019年,城市层面的居民收入增速在8%~10%左右。但是现在,城市层面的居民收入增速下降到了1%~2%左右。甚至在一些内陆小城市,收入增长率是负数,这也使得很多人对经济前景有疑虑,就会多存钱以备不时之需,因此国内现在的需求已经赶不上生产能力了。

  因此,如果经济政策在消费端发不了力,就只能在投资端发力,而在投资端发力,会制造出更多的产能。所以,经济周期的上行,最终是取决于如何重塑居民的信心、重塑企业的信心。

  04

  房贷利率仍有较大下行空间

  全景网:目前市场上有一种呼声,认为对于房地产的过度下滑,应该补贴房贷利息,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王丹:房地产市场的减速不光拖累了下游的消费,也拖累了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比如钢铁、水泥、玻璃等等,基本上大大小小的供应商都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而从消费者的角度看,我认为房贷利率实际上还有更大的下行空间。尽管如果我们横向比较,中国目前的房贷利率已经比美国低了,这也是过去30年未有的局面。但是如果跟国内其他类型的贷款相比,中国的房贷利率仍然是高于其他类型的贷款利率。

  正常来说,房贷可以说是中国银行体系中最安全的资产之一。在2020年疫情暴发之前,房贷利率一直要低于其他的借贷利率,比如企业借贷,由于是更加有风险性的投资,借贷利率也必然会更高一些。目前,我国的房贷利率尽管已经下降了几次,但仍然没有降到比其他的风险贷款利息更低的水平,因此我认为应该有更大的下行空间。

  而这对于许多想要买刚需房或是改善房的家庭来说,也是重大利好。

  市场上也认为,政策利率的下调概率越来越高,它可能会反映在5年期LPR上,直接影响房贷利率,也可能反映在1年期LPR上,影响企业的短期借贷。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方式,只要是政策利率下调,就会改善家庭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不但降低借新债的成本,其实也会降低旧债成本,那么家庭和企业的现金流都会改善,这对于各方面来说,都有助于提振信心。

  05

  外贸压力大

  欧洲绿色转型为利好机会

  全景网:11月我国出口同比增速(以美元计)为-8.7%,下挫幅度较深,成为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的次低点。出口也连续两次大幅低于市场预期,本轮的出口回落呈现出什么特征?短期之内,出口阴霾是否难以消散?

  王丹:短期之内,未来一两个月的出口下行可能会相当明显。如果是从明年全年来看,出口下行压力恐怕也是相当大的。

  我们看到,西方主要央行的加息仍然没有退出。对美联储来说,现在也不是一个退出的时点,通胀在美国仍然是相当高的水平,尽管美国今年的通胀水平已经从9.1%的高位回落两个百分点到了7.1%的水平,但是不会因为一两个月的通胀减缓,就会改变加息的方向,只是可能会加得慢一点。

  因此,假如美联储持续加息,英国央行加息,再加上欧洲央行加息,这些都是中国主要的出口目的地,他们的加息会导致中国的出口订单减少。

  不过对于欧洲,有一个利好的方向是他们的绿色转型。欧洲是中国绿色产品的最大出口地,在绿色产业链上的电池、新能源车,以及很多中间品,中国都是第一大出口国。尽管欧洲正处于能源危机之下,影响了绿色转型的进程,但我们相信在三五年之内,一定会恢复到历史的正常发展趋势上去。

  整体来看,外贸对于中国GDP的贡献仍然是正的,但外贸基本面依然面临不小的挑战。

  06

  拉动内需

  落脚点在于国内消费

  全景网:11月份我国的进口数据也不太乐观,1进口金额(美元计价)同比降幅下降至两位数,由10月的-0.7%下降至-10.6%,下滑了9.9 pct,环比增速为6.1%。在外需持续疲软的情况下,内生增长能否成为了突破点?

  王丹:明年的外需面临挑战,要实现经济增长,内需的拉动便必不可少。

  不过,内需目前也面临一些难点,一是基建投资受制于财政压力,不能过度扩张;二是如果以制造业投资为主,可能也会有产能过剩的压力;三是房地产投资最多就是止跌,已经不太可能回到以前大幅扩张的局面;因此,拉动内需的落脚点,最后落在了国内的消费上。

  近期,多名经济学家和券商建议将2023年GDP增速目标设定为5%以上。如果政府工作报告确实将明年的经济增速定在5%或更高,市场信心无疑会有极大的提振,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政策出台,利好企业生产与国内消费。我们要有耐心,等待更加明确的政策信号。

  07

  明年将在波动中复苏

  全景网:您认为2023年宏观经济的主线是什么?对于普通投资者,您对明年的资产配置有何建议?

  王丹:明年宏观经济的主线恐怕是“波动中复苏”。其中,我会更强调波动,要谨慎乐观。

  我相信明年的情况一定会比今年好,但也不代表投资者可以大举满仓,还是需要有相当的选择性,未来投机性的机会会越来越少。对于某一些行业,比如跟国家战略相关的,跟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相关的,包括安全和发展并重的产业,包括一些国防军工产业等等,我们都能够看到增长性的机会。

  而对于没有经验的投资者来说,仍然要相信金融机构或金融专家的意见,在波动的市场中,一定要有耐心找到自己懂的行业,一定要找到趋势性,而不是进行短期的投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