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上市AB面:继续掉队还是逆风翻盘?

  9月26日,山东卓创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卓创资讯”)更新招股书,即将进入新股申购阶段。

  事实上,在大宗商品信息服务这一小众行业厮杀多年,卓创资讯并未探索出一条稳定、成熟的商业道路,其变现模式依然是通过收集加工信息,再将数据转手卖出获利。但在这简单的利益链条背后,数据获取存在隐性成本、陷入不正当竞争诉讼、对赌失败却全身而退等等匪夷所思的细节不免让投资者对公司发展前景产生担忧。

  数据获取违背“商业原则”?

  作为一家大宗商品信息服务企业,只有源源不断地输入精准的数据信息才能保证对下游客户服务的持续性,但卓创资讯跑出的商业模式离不开“免费的午餐”。

  据了解,卓创资讯在招股书中阐述,公司数据主要来自信息授权、信息交流。前者相对规范,即卓创资讯与授权方签订《信息授权使用协议》,通过信息授权获取数据,在此过程中卓创无需向信息授权方支付授权使用费,也不存在免费或低价向授权方提供付费产品、数据或报告。

  不过,上游供应商为何会免费把数据送给公司?经手加工之后为何还要“高风亮节”的付费买回?

  众所周知,在商业规则中,很重要的一条原则是权利和义务一定是对等出现的。那么授权方把数据“免费”送给卓创资讯,还要保证数据的及时、准确、真实,又没有任何收益,这明显违背了基本的商业原则。所以,基于这个世界上最基本的商业规律,卓创资讯获取授权数据是一定要付出成本的,只不过这个成本没有体现在财务报表对应的科目里。全小景根据自己的理解提出了猜测:

  首先,公司是否通过其他费用的方式把本应该买数据的钱“掉包”支付了呢?据卓创资讯招股说明书,2019至2021年期间的管理费用率分别是9.13%、12.13%、13.21%,占比逐年上升;销售费用率分别是22.49%、23.21%、24.54%,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2c8c377c9a8499f2b5a3369efb71f6a.jpg

  事实上,在人工成本的优势加持下,卓创资讯的管理费用率常年低于可比竞品上海钢联。但是根据卓创资讯披露的上海钢联销售费用率数据,前者的销售费用率要高出后者6%左右,作为行业龙头的卓创资讯一向以数据全、成本低著称,如此高的销售费用花给了谁?

  第二种可能,卓创资讯并不是所有数据都是“免费”而来,公司也会主动购买一些数据资源,但是吊诡的是很多卓创资讯的供应商都颇为神秘。

  例如,上海桂宇科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桂宇科技)为卓创资讯2019年、2020年第四大数据供应商,采购内容为进出口数据报告,采购金额分别为9.09万元、5.98万元,占同类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6.99%、9.36%。2021年,桂宇科技便不在卓创资讯前五大数据供应商之列。仅仅一年之后,已初具发展规模的桂宇科技便决议解散。

  5186c16ec995b16916f36813f67159e.png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另一家数据供应商身上。上海瓴策市场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瓴策咨询)是卓创资讯2020年度第五大数据供应商,采购内容为产品及市场调研报告,采购金额为5.45万元,占同类采购金额的比重为8.52%。同样,2021年瓴策咨询已不在卓创资讯前五大数据供应商之列。更为蹊跷的是,此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14日,2021年10月13日决议解散。由此可见此公司成立当年,便与卓创资讯进行合作,合作次年便“匆匆”注销,存续时间仅一年零三个月,仿似为卓创资讯而生。

  再看一个例子,2019至2020年间,卓创资讯向深圳智合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智合润)购买了C2、C3、LNG、LPG的数据报告,采购金额合计57.54万元。智合润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小企业,注册资本10万元,参保员工仅1人。智合润的实际控制人是马天明,根据卓创资讯披露的信息,马天明曾任职中石化、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负责化工产品的市场调研和项目评估,可以接触到产业数据信息。2016年,马天明辞职创办了智合润开始与卓创资讯进行合作。

  26fd8e4bcc07f6df9b487f15271be76.png

数据来源自天眼查

  这其实也是行业内的常见现象。有一种做法是,某人在老东家与下游服务商开展合作,提供行业数据。如果合作顺利,那么自然可以辞职创业,以出卖报告的形式将之前的数据合作业务“做大做强”。

  作为一家“1人公司”的实控人,马天明和卓创资讯或许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渊源。只是不知道卓创历年的数据采购信息,其中还有多少“智合润公司”存在。

  诉讼和解付出高昂代价

  卓创资讯的另一个“雷”,埋在不规范收集信息所引发的法律诉讼里。

  2020年8月,上海有色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卓创资讯及卓创资讯上海分公司,诉讼请求主要有,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立即停止抄袭原告有色金属1#电解铜、1#铅锭、1#电解镍/1#金川镍/1#进口镍、A00铝、0#锌锭/1#锌锭、1#锡、铝合金ADC12/A356铝合金、氧化锌≥99.7%、1#银/2#银/3#银价格数据;立即停止对外提供上述价格数据;立即永久性删除上述价格数据。此外,判令两被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判令被告一赔偿原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00万元。

  2021年11月26日,上海有色网撤诉。一个月后,上海有色网重新提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并将赔偿的金额提高至3000万元。

  冲刺IPO的过程中“身陷囹圄”?卓创资讯权衡过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息事宁人。2022年5月,卓创资讯与上海有色网达成调解协议。根据调解协议,原被告双方针对涉诉数据的处理进行了相应约定,同时约定由卓创资讯及其上海分公司向上海有色网支付人民币400万元。法院在调解协议中未确认卓创资讯及其上海分公司存在对上海有色网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行为,且双方对此诉讼案件已再无争议。

  “通过上述信息收集渠道收集信息系其正常的经营手段,属于行业惯例或任何主体均可实施的收集措施。”虽然卓创资讯并不承认该业务模式对其经营存在不利影响,但是公司却为此付出了400万元代价,占到当年净利润的近十分之一,如果计提了这部分损失,卓创资讯的利润就要打九折。有业内人士对此指出,和解或将使公司陷入“后患无穷”的处境,意味着公司再通过公开收集信息的方式获取数据,也很容易被其他数据提供方诉讼并要求赔偿。

  对赌失败却能全身而退

  事实上,对于卓创资讯背后的大股东来说,经营层面的“小插曲”并不会直接影响到借公司之手获利。

  在赴创业板IPO前,卓创资讯在2016至2019年三年间进行了4次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600万元、975万元、975万元、2898万元,累计分红达5448万元。其中2019年在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26%的情况下,仍然继续进行分红,约占当期净利润的五成。根据公开数据计算,公司实控人姜虎林所持股权比例为45.62%,已累计套现近2500万元。

  同时,2016至2019年间该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3132.36万元、2631.22万元、2554.49万元、1239.93万元,呈直线下滑态势,下降幅度高达60%,公司持续运营的基本面并不稳固。

  全小景还发现,卓创资讯在2015年进行股权转让时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约定公司三年至少完成扣非净利润累计5600万元或者在2019年前完成上市,否则差额部分需要公司给与现金补偿。最终,公司既没有完成业绩承诺,也没有如期完成上市计划,但对赌方却豁免了公司现金补偿的义务。这背后,究竟是对赌方不想因对赌协议耽误公司上市套现,还是卓创资讯私下与对赌方有过其他承诺,我们不得而知。

  c0503c9d8b6745e68859f496d7dee75.png

  但面对近几年公司货币资金相对充足、没有有息负债且大额分红的情况下,募投计划中十分看好的项目却完全停滞不动,原本可以提前建设完成的项目却迟迟被搁置。

  近几年随着我国大宗商品交易量的持续提升,外资巨头也盯上了国内市场这块大蛋糕,诸如上海钢联和华瑞信息等本土公司也在拼命追赶,卓创资讯面临的外部形势可谓双面夹击。上市能否成为卓创资讯纾解经营困局的“解药”,时间终究会给出答案。(全景网)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