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企业不环保 产能过剩扩产能 “污点”牛散操盘富淼科技IPO “韭菜”割到五年后?

  很多时候,投资股票其实就是在投资公司的管理层。

  管理层不仅凭决策影响公司走向,其品质更塑造企业文化。“股神”巴菲特选择股票的核心评定因素之一就是对公司管理层的考察,这一点在其投资可口可乐、华盛顿邮报、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等经典案例中都有所体现。

  在全面注册制时代推升价值投资属性的当下,管理层的经营能力和道德水平,是判断公司价值基本面的重要标准之一,更应受到市场的关注。

  一家名为富淼科技的水处理环保企业近期开启招股,进入投资人的视野。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施建刚曾以“牛散”知名,也曾因短线交易被交易所公开谴责并记入诚信档案。在他的掌控下,富淼科技出现了“环保企业不环保、产能过剩扩产能”的独特景象。

  富淼科技作为环保企业,曾戏剧性地因环保不达标而被处罚。如今公司业绩增长已基本停滞,产能利用率不足80%,但曾经的“牛散”施建刚给公司开出的“药方”却是继续扩大产能。至于扩充产能的钱从哪里来?自然是冲击资本市场,请各位投资者帮忙“买单”。

  图/来源Wind资讯

  富淼科技的“污点牛散”实控人

  富淼科技的实控人,是位曾因处分被计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的“污点”牛散。

  施建刚直接持有飞翔股份79.6%的股份,并通过华安投资间接持有飞翔化工5.07%的股份,是飞翔化工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施建刚又通过飞翔股份控制富淼科技64.89%的股份,因此也是富淼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1961年出生的施建刚,1996年开始便一直担任飞翔股份、飞翔研究院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董事长。他曾入围《A股顶尖个人投资者实力榜》,是市场里小有名气的“牛散”。擅长搏并购、重组、定增等事件驱动型投资,典型案例是在2015年龙生股份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时加仓,赚取了超10倍的收益。

  之后违法操作曝光,让施建刚的“牛”从此有了污点。

  2012年12月,施建刚认购东华能源的非公开发行股票1506.02万股,占到东华能源发行后总股本的5.14%。2014年6月9日,施建刚将2.1亿元委托给施某,用于股票投资。当月16-18日,施建刚就通过施某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买入东华能源股票,并在23日以施某名义再次参与东华能源的非公开发行。

  至此,施建刚本人账户持股比例被摊薄至4.35%,降到了需要公开披露股份变动的5%以下。但其实加上通过施某名义持有的股份,施建刚所持东华能源股份高达7.96%。随后,施建刚多次买卖东华能源股票且并未公开。

  2016年8月,广东证监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施建刚未按规定披露信息,同时存在短线交易违法行为,决定对施建刚信息披露义务违法行为责令改正、处以警告、并处罚款38万元;对其短线交易违法行为处以警告、并处罚款6万元。

  被违规处罚后的9月份,施建刚一系列违规操作才正式公布出来。同年10月,施建刚也辞去了富淼科技董事的职务,之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2017年2月深交所决定,对施建刚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该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布。

  环保企业因环保违规被处罚

  施建刚手上的富淼科技,也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环保企业因环保问题被处罚”。

  富淼科技主要从事公司主要从事功能性单体、水溶性高分子(包括水处理化学品、工业水过程化学品)、水处理膜及膜应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由于属于环保行业的水处理领域,公司才满足科创板上市的行业要求。

  富淼科技主营业务财务情况 图/富淼科技招股书

  但在2017年9月,张家港市环境监测站对富淼科技单体一车间、单体二车间废气排放口进行采样监测,结果显示单体一车间排放的非甲烷总烃、臭气浓度超过相关排放标准,凤凰镇政府便开始对上述情况进行调查。经调查后,凤凰镇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的相关规定,对富淼科技作出责令改正及罚款10万元的处罚决定。

  身处环保行业并以此冲击科创板的富淼科技,自己却未能遵守环保规定,听起来有些讽刺。而且,在富淼及其实控人一系列违规背后,公司的业绩增长其实也早已停滞。

  竞争全面加剧 净利率一降再降

  拉长时间周期看,富淼科技净利率下降趋势明显。

  富淼科技业务类别按照产品类型分为功能性单体、水溶性高分子、水处理膜及膜应用和能源外供,其中前两者占据绝对比重。2017年曾在华创证券的辅导下向主板IPO发起冲刺,最后于2018年10月终止审查。结合当时公布的资料,富淼可知的财务数据达六年多。

  富淼科技主营业务财务情况 图/富淼科技招股书

  2014-2019年,富淼科技营收分别实现6.86亿元、7.28亿元、7.72亿元、9.94亿元、11.16亿元和11.3亿元,在2014-2017年营收增长停滞后扩产能使得公司营收攀升到11亿元的水平,但2019年开始营收增长再度暂停。期间毛利率水平从2014-2017年期间的30%左右,一路跌至25%以下。

  而在归母净利润方面,公司于2014-2019年分别实现7737万元、7748万元、7071万元、7693万元、6667万元和8515万元,净利率水平也从2014年最初的11.3%,下滑三分之一至2019年的7.5%。

  净利润水平持续下滑背后,是富淼科技所处市场的竞争在全面加剧。

  公司招股资料中表示,在功能性单体领域,产品性能主要体现在纯度和反应控制水平上,公司与竞争对手的产品在这些指标上处于是同一水平,没有领先优势,因此面临明显的竞争压力。

  在水处理化学品及工业水过程化学品领域,爱森、索理思、凯米拉等跨国化工企业在产品、技术、规模、品牌等方面都具备显著优势,富淼与之差距巨大。再加上公司还在新开发的水处理膜及膜应用领域,目前众多国外大型膜技术企业凭借资本和技术优势,在涌进国内膜技术处理应用市场,竞争激烈加上初进该领域,富淼新业务前景更加堪忧。因此,公司市占率不得不面临下滑风险。

  此背景下,富淼企图借助募资扩充产能来改变现状,但问题是,即便经历数年爬坡,公司现有产能距离满产仍有较长距离。

  产能过剩仍坚持扩产 募资回报又要等多久?

  经历多年爬坡,富淼产能利用率仍不足80%。

  资料显示,富淼旗下张家港和南通两家工厂,其中张家港工厂产能利用率基本稳定在80%以下,南通工厂则在2015年投产后经历数年爬坡,终于在2019年达到了77.95%的峰值,目前同样稳定在80%以下。

  富淼科技工厂历年产能利用率 图/富淼科技招股书

  但即便如此,公司筹资主要目的,还是继续扩充产能。

  数据显示,公司此次共计筹集资金6亿元,其中1.36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最主要的项目是水处理相关扩建项目,计划使用资金为2.87亿元。

  富淼科技募投项目一览 图/富淼科技招股书

  据公司介绍,该项目是在富淼科技现有土地上,投资建设中高端水溶性高分子和功能性单体生产项目,通过配置自动化程度更高的生产设备与信息化系统,扩充产能,提升公司生产自动化与智能化水平。而规模之外的技术追赶方面,公司仅计划投入6900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目前来看,产能利用率明显不高的富淼,一心投入产能扩张的决策实在让人难以理解。而且即便扩产成功,等待富淼将是又一个漫长的爬坡期,以及对净利润水平的进一步压制。

  用如此不“走心”的募资规划,富淼科技究竟是作何打算是打算再一次挑战市场的底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