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采购、研发、销售三条“命脉” 谁是操控创耀科技命运的神秘“公司A”

  1947年,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威廉.肖克利和他的两位助手布拉顿、巴丁,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只晶体管,为集成电路产业打开时代大门,也造就了现代信息社会的根基——“芯片”。

  但是现代信息社会并不能避不开国与国之间的问题。

  “芯片强则产业强,芯片兴则经济兴,没有高端芯片就没有真正的产业安全和国家安全。”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对芯片如是概括到。

  2018年,中兴封杀事件仿佛一记重拳打在国人脸上,也让所有人心中共同燃起一个词——“中国芯”。

  在明白中国芯之路只能靠自己走出来之后,中国的芯片行业被“激活”了,人人豪情万丈之下是热钱疯狂涌入,催生出一场资产浪潮,所有行业参与者都在摩拳擦掌。

  然而,浪潮之中有破局的冲锋人,但也掺和了跟风的裸泳者。

  12月1日,创耀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这家专注于通信核心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业务的企业,不仅面临强势上下游及同业三重压力,其中兼任供应商以及研发伙伴的最大客户,更为公司经营带来重大不稳定性。

  而此时,公司还在削减研发占比,只寄希望于上市融资才继续加大投入研发,这样的企业真能担当中国芯路上的冲锋人?

  最大客户/供应商/研发伙伴“三位一体”的“公司A”

  创耀科技上下游问题不仅限于过度集中,更引人瞩目的是,在其客户和供应商名单中有一家被刻意隐去信息的神秘“公司A”,这家公司不仅是创耀科技最大的供应商、最大的客户,还是最大的研发伙伴,曾经甚至和创耀科技是关联方。

  

  图/招股说明书

  兼任大供应商、研发伙伴的最大客户A公司,与创耀科技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关联关系。

  资料显示,在创耀大客户名单中,曾有过关联的两家企业分别为公司A和东软载波,其中作为曾直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股东的东软载波,关联关系失去后,从2019年贡献11.33%的第二大客户名单,到2020年上半年失去了踪影。

  而作为曾间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控制企业,公司A关联关系失去后还一直活跃在创耀大客户名单榜首的位置。公司表示,向公司A销售业务收入主要来自芯片版图设计服务及接入网领域的技术开发服务,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其贡献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5.83%、52.34%、53.94%及44.45%。

  同时,创耀还向公司A采购芯片成品,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的采购金额,分别占到总比重的26.30%、79.78%、34.58%及11.17%。

  更重要的是,创耀科技还与公司A构建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接入网网络终端芯片的研发进行合作研发,其中创耀主要开展计划、设计和开发的阶段工作,参与小批量试制之后,量产阶段则由公司A来负责。

  也就是说,创耀科技从“公司A”采购芯片成品,然后进行小批量试制之后,由“公司A”帮助创耀科技解决量产阶段的技术问题,最后再把产品销售给“公司A”。

  感觉“公司A”与创耀科技已经共荣共生,难分难舍。这种“无微不至”的商业模式,真的是让人好想高呼:“哪里还有这样的A爸爸,请给我来一打!”

  但这个对创耀科技来说极其重要的“公司A”,在其信息披露中却“讳莫如深”,甚至动用了“信息披露豁免”这个法宝。

  日前,有媒体记者向创耀表达过疑问,得到公司的回复是:“公司客户相关内容已在招股书中进行了合规披露。公司按照证监会要求,本着对公司业务,投资者利益与客户负责的态度,对招股书中部分信息按照豁免披露原则办理。”

  而据资深专业人事透露,实操中申报企业如对重要客户进行豁免披露,大数是出于商业机密考虑。

  要知道,根据上交所《科创板规则适用指引第1号》,可以申请信披豁免的需要是“商业秘密”或“国家机密”。而如果不符合豁免披露条件的信息豁免,将被交易所信采取监管措施或者予以纪律处分。

  但创耀科技在招股书自己也承认,公司A不仅会对公司正常经营和业绩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如果公司A因战略调整等因素终止与创耀在接入网领域的合作,创耀接入网业务将受到重创。

  根据招股书,创耀科技本次募集资金3.35亿元,电力物联网芯片的研发及系统应用项目、接入SV传输芯片、转发芯片的研发及系统应用项目以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从目前的态势看,未来项目能否成功,“公司A”必将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但创耀科技却明摆着对投资者们说:你们不必要知道“公司A”是谁。

  抛却依赖 上下游压力令人心惊

  创耀是一家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共有三大主业: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接入网网络芯片、芯片版图设计服务及其他。以毛利贡献50%以上,增速最快的电力线载波通信芯片业务看,创耀市场地位优势并不大。

  市场份额仅6%水平的创耀,与行业大龙头差距近10倍。

  资料显示,公司是通过HPLC芯片方案核心IP设计开发与授权的方式,支持中宸泓昌、中创电测、溢美四方及杰思微等企业产品通过国家电网测试认证,并由公司为其提供量产服务。

  所以在统计市场占有率的时候,公司合并计算了中宸泓昌、中创电测、溢美四方及杰思微四家企业数据。尽管如此,公司2018年和2019年也分别只占据了6.27%和6.58%的市场份额,较之第二名海思半导体10%的市场份额就有一定差距,与第一名智芯微近68%市占率更有天壤之别。

  

  图/招股说明书

  同时,公司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业务占比均逼近9成,面临着强势上下游的两头围堵。

  在客户收入端,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65%、84.62%、87.88%和92.56%。

  而在生产端,由于公司采用Fabless经营模式,即公司只负责设计部分,晶圆制造、芯片封装测试等生产环节都要委托晶圆厂商、封测厂商来完成。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占比分别高达89.45%、97.10%、80.61%及70.12%。

  过高的大客户与供应商集中度,不仅意味着公司产品利润率空间会被极度压缩,而且一旦大客户、供应商出现经营变化或者合作分歧等问题,公司正常经常和业绩将会大受影响。

  而财务数据中,已经透露创耀的一些无奈。

  毛利率跟不上队伍 净利率也面临拖累

  多方掣肘下的创耀,毛利率水平难以跟上行业队伍。

  由于创耀主营业务结构、产品、服务价格等因素影响,公司综合毛利率一直在波动,2017-2019年创耀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55%、37.22%、42.60%,呈现上升趋势,但是2020上半年则快速跌至了33.72%。

  横向对比同类企业,除了2019年度刚刚赶上行业均值外,创耀其他时间距离行业毛利率均值均有一定差距。对比单一企业来看,创耀除比中兴通讯、烽火通信这类综合性企业毛利率稍高之外,距离东软载波、力合微这类企业常年50%以上毛利率而言,落差更大。

  图/招股说明书

  并且,销售、管理费率问题,还是公司净利率面前的两座大山。

  2017-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62%、2.37%、1.15%和0.97%,远低于9%左右的行业均值,且呈现下降趋势。公司表示主要由于客户结构稳定,销售部门人员精简、用于业务拓展及客户维护的费用支出规模偏低。

  销售投入的减少,只会加深创耀对现有客户依赖程度;如果出现意外需要重新开发新客户,创耀销售费率飙升又将大幅拖累净利率水平。

  图/招股说明书

  同期,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6.39%、5.93%、3.77%和3.95%,2019年开始明显低于6%的行业均值,公司表示与营收增速不同,近年来管理团队并未加速扩张,因此管理费用占收入比重有所下降。

  但随着企业增长,管理团队扩张在所难免,届时又将进一步拖累利润水平。

  图/招股说明书

  面对如此一系列的问题,创耀似乎并没有增强自身实力的意思,其研发投入反而在减少。

  加大研发投入?那得等融到钱再说

  一边研发实力是竞争劣势,一边却在减少研发投入。

  创耀所处行业是个绝对技术驱动型领域,技术持续积累就是核心竞争力。在创耀招股书中竞争劣势一栏中,公司第一个就提及研发团队有待进一步扩充。

  公司表示,现有研发团队尚无法完全支撑公司未来业务的持续发展,需要进一步引入具有扎实功底和行业经验的专业人才或成熟的技术团队,以进一步扩充公司的研发队伍,提高公司的研发实力。

  但是2017-2019年和2020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380万元、2315万元、1782万元和714万元,占各期营收分别为33.52%、21.25%、10.78%、8.54%。

  在2018年开始盈利之后,创耀研发投入规模和占收入比均呈现明显下滑态势,已经远低于行业均值水平。而公司给出的回答是,当前研发费水平已满足公司研发项目需要。

  

  图/招股说明书

  自身研发投入减少的同时,却又在寻求上市融资投入研发。

  创耀此次计划募集资金3.35亿元。是将计划用于电力物联网芯片的研发及系统应用项目、接入SV传输芯片、转发芯片的研发及系统应用项目以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均是研发投入。

  

  图/招股说明书

  虽然不知道创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记起一位风投大佬说过的话:“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而要看他怎么做,自己的利益都不舍得压上,这种项目就不要指望。”

  确实,谁都知道中国芯是中国必经之路,但是谁也都知道,没有破釜沉舟的毅力,很难成为那个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