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会富仕刘天明:曾在日本洗碗讨生活 今欲成就国际一流企业|约见·资本人

  他对中药和西药熟稔于心,却闯入了PCB行业;

  在国际金融危机波及行业之时,他选择逆势而动,出来创业。

  他总会向员工传达他对金钱不一样的理解——为了钱去努力是一个很好的品德。

  从洗碗留学、到跨行就业、再到成为老板、带领公司走向资本市场……一步步走来,他的身上一直闪耀着“奋斗者“的光芒,他就是四会富仕董事长刘天明。

  日本洗碗讨生活

  中国有句古训:“百善孝为先”。刘天明,1966 年出生,1984年,由于母亲身体不好,刘天明决定报考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药,以便日后更好的照顾父母。凭借着在大学期间的优异表现,毕业后,刘天明被分配到了中国国家中药管理局。

  “毕业以后就找到了国家中药管理局,当时分配算最好的一个去处了,那个时候完全是哪儿好就想去哪儿,并不一定是自己所喜欢的,或者适合自己的。”

  20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脚步的加速,我国迎来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出国潮"。1991年,在体制中待了不到三年的刘天明也决定走当时的精英之路——出国留学,他选择了日本。

  “我们60年代的这一代人大多争强好胜,什么最好去争什么。那个时候,出国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就选择,想办法去出国。”

  在出国前,刘天明就对于自己的留学生涯有个规划,先进入日本语言学校学习两年日语,然后再考取日本东京大学。虽然对出国留学的艰难做足了心里准备,但在日本洗碗讨生活的经历,还是让刘天明觉得不堪回首。

  “为了钱去生活的日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真的不堪回首。当时,日本打一天工能赚到800块钱,相当于我们在中国国家机关一年的钱。那个时候就好像没有见过钱,拼命努力去挣钱。学习之外,工作接近10个小时,每天都是凌晨1点后才能回到休息的地方,非常的辛苦。而且日本人对洗碗很苛刻,在餐厅打工的时候,把客户的衣服打湿了,我就跪在那里把它擦干净。”

  虽然洗碗打工很辛苦,但刘天明依然刻苦地学习。到日本的第三年,他就顺利考取了日本东京大学。东京大学,在世界排名30位以内,是世界上最难考取的大学之一。谈及为何会选择东京大学,刘天明笑称被生活所迫。

  “因为东京大学不用交学费,是国立学校,并且还能拿奖学金,所以选择了考东京大学,这个也是被生活所迫。”

  东京大学西药系研究生毕业以后,刘天明加入了一家在日本排名前三的药企。按照当时刘天明对未来的设想,他向公司提出了回到中国子公司上班的请求,但对方却要求刘天明拿中国当地的工资。

  “我觉得我只有在中国才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当然前提条件是要拿日本工资。他们负责中国业务的董事长,专门在日本见了我,说回到中国后只能拿中国的工资,那个时候,中国员工工资是300块,他说给我8000块,但是我在日本是拿3万的,就拒绝了。”

  一怒之下,刘天明去了一家做PCB的公司,并随后被派回中国。而这一看似有些冲动地选择,却最终成就了刘天明未来的大事业。

  意外闯入PCB行业

  “最偶然的意外,似乎也都是有必然性的。”——爱因斯坦

  刘天明踏入PCB行业的1997年,正是欧美发达国家调整产业结构的时候,当时,外资PCB企业纷纷入驻中国,中国PCB产业出现爆发式增长。善于观察的刘天明很快就意识到这个行业蕴含着大机会,他努力地在这个行业中站稳脚跟。

  “刚开始,到东莞山本电子工作,我是做翻译的,签了两年的合同。在这两年中,我非常的努力,把这家公司当作自己的公司在做。”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合同期满的时候,刘天明顺利的留了下来,并晋升为工厂长。当时工厂长除了品质外,工作还要涉及生产技术、现场管理和市场开拓等。

  “当时,这家日资企业还是亏损的状态。我当上工厂长后,立马制定了生产和市场计划,给员工下任务,谁完成不了谁走人,到第三个月就盈利了。”

  初战告捷的刘天明越战越勇,很快就将这家日资企业带上了正轨。在这个过程中,刘天明对日企制作电路板的精益工艺技术、客户的高标准高要求以及公司流程管理,都有了深刻的认识和把握。

  “从这里让我得到一个收获就是人必须要有一种‘奋斗者的环境’,要么就是奖励,要么就是压力,最后让大家成为奋斗者。”

  在日企工作的13年里,刘天明完成了从底层向顶层的升迁,最高做到了副总经理代理。2009年,因为一个机缘,他决定出来创业了。

  “因为制造业是非常辛苦和非常注重现场的,并且需要有一种机制才能把所有的人心放在一起。在日企工作的13年,对我的影响非常大,让我学到了很多的知识,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择邻而居改变职业轨迹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社会法则。百万买房,千万买邻,买房子不单单是寻一处居所,更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对于刘天明来说,择得的一位好邻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择邻而居非常重要。当时我在广州的新塘凤凰城买了一个别墅,认识了我们现在的大股东黄总,在聊天时我提到线路板有25%以上的利润,很赚钱。那时候,我生活很好了,不太想出来,但黄总不断地推动着我,后来我就出来了。”

  2009年,刘天明在广东四会注册了公司,在产品上专注生产小批量板;在应用领域上瞄准工业控制、汽车电子等领域。

  “PCB行业有大批量和小批量。小批量板个性化较强,用户群体庞大,毛利率水平相对较高。未来的中国,随着这种大批量生产的竞争越来越激化之后,我认为唯一能够保持高收益的就是这个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刘天明出来创业的2009年,正值国际金融危机。整个PCB行业也陷入了寒冬,全球总产值下降幅度达14.7%。但眼光独特的刘天明却认为,越是逆势,越有机会。而事后也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这个工厂在盖的时候,线路板这个行业最忙的时候,有点晚了一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一样,我吸取那个时候的经验,只要你看得准,越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订单越少的时候,正好是投资的时机。”

  四会富仕一期工程在建设中

  尽管对这次创业做足了准备,但2010年四会富仕生产线正式投产后,刘天明还是遇到了挫折,原来计划好的客户,都没有来。不过,这一窘境很快得到了化解。

  “在开始的阶段,实际上我计划好的客户,可能会来订单的客户都没有来,结果是因为以前自己在打工的时候帮助过的一些朋友给了我订单,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所以就告诉我,我也告诉我们的员工,平时工作也好,要广结善缘,这个是有因果的。“

  在刘天明的带领下,四会富仕凭借出色的品质控制能力和快速响应客户需求的能力,赢得了客户的认可。世界500强企业日立集团、松下以及日本500强企业欧姆龙、京瓷等日本上市公司都成为了公司的客户。

  “我们的优势就是日本市场,日本市场不是一般的厂家能做的,没有我这样的经历,还有在日本企业这么一个团队,是做不到的。竞争对手做不了的市场是我们的长处,我们的主要的利润来源也是日本这边,我们会继续地扩大它。”

  当然,四会富仕能够得到日本客户的青睐,离不开其过硬的品质和先进的理念。特别是在工业控制和汽车电子领域。资料显示,最近4年,工业控制领域收入占公司主营收入的比例一直保持在60%左右,汽车电子领域收入占比持续增加,从16%跃升至28%。

  “工业控制领域和汽车电子领域对于PCB品质要求异常严苛。例如,汽车的重要安全部品和生命安全息息相关,很多日本企业都不敢做。而由于我们长期的技术沉淀,以及检验设备能力和制造过程中的监控水平的提高,能够把风险控制到最低。”刘天明表示。

  缔造“奋斗者”氛围

  “钱给足了,不是人才也会变成人才。“任正非的这句管理名言,传递出了华为“以奋斗者为本”的真谛,也让华为成为了中国最伟大的公司之一。

  早期留日的艰苦经历,让刘天明对于员工的需求更能感同身受,也形成了独特的“奋斗者”管理文化。

  “为了钱去努力,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品德。创业以来,我一直在努力给我们的员工创造这种奋斗者的氛围,只要他努力,就给他高收入,高待遇,让他更加的向上拼搏。”

  在旺盛的客户需求,以及员工的共同努力下,2016年-2019年,四会富仕的主营收入分别为2.1亿元 、2.99亿元、3.70亿元和 4.79亿元。净利润也稳步攀升。2020年7月13日,刘天明敲响上市宝钟,宣告四会富仕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对于四会富仕的未来,刘天明的规划是,继续朝着高端化方向打磨小批量板,“工控板”和“汽车板”两手抓,最终成就国际一流企业,实现员工幸福。

  “这个企业我会一直经营下去。我们公司的愿景是在偏僻农村,成就一家国际一流的电子电路企业和团队,通过制造高品质产品,实现员工幸福。“

  编导:周丫菜

  撰文:詹丽真

  摄像:付强 李敬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