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被告,腾讯被骗

  低调赚钱的老干妈,不再低调。

  万万没想到:中国互联网的巨头—腾讯,竟将矛头指向了老干妈;马化腾、陶华碧二人的名字,竟同时出现在一张法院判决书上......

  6月29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执行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该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涉及此服务合同纠纷案的原告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被告则有两家公司,分别是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均为陶华碧,且担任2家公司的总经理、董事长。

  而关于合同纠纷的具体细节,民事裁定书并未详细披露。

  对此,腾讯方面回应,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付款,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

  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有2位股东,分别为李妙行、李贵山。

  

  据公开资料显示,李贵山是陶华碧长子,李妙行则是陶华碧的次子。

  贵阳南明老干妈食品销售公司则是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陶华碧为前者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后者的董事长。

  全景财经(ID:p5w2012)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存在16起法律诉讼。

  

  “赖账”1600万元的广告费、中国辣酱龙头—老干妈、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三者形成的反差太过于鲜明,一经公布,便火速登上热搜,关注度极高。

  播放

  “赖账”1600万?老干妈:腾讯被骗,已报警

  老干妈、腾讯能产生交集的业务,可能只有广告了。

  2019年4月26日,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宣布, 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成为S联赛的年度合作伙伴。

  同时,上线了#老干妈漂移火辣辣# 的话题讨论,知名漫画家麻尾发布了相关的条漫作品,而QGhappy、解说瓶子等电竞领域KOL也加入话题的互动。

  据微博数据显示,最终的该活动话题的阅读量为1.7亿,讨论量为18.1万。

  

  2019年10月23日,QQ飞车中上线了#老干妈# 相关活动,比如登录送老干妈合作专属套装——热辣风暴套装(7天)、完成比赛之后可以获得「老干妈礼盒」等等。

  

  如此看来,老干妈似乎是与腾讯达成了合作,并投放了广告。

  而最终,腾讯却将老干妈告上了法庭,申请冻结老干妈的1600万元资产,老干妈真的“赖账”1600万广告费?

  老干妈曾以“不赊销、不欠账”著称,其创始人陶华碧曾公开表示:“欠别人一分钱都睡不着觉”。

  针对这起诉讼案,6月30日晚间,老干妈发布正式声明称,经核实,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老干妈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值得一提的是,据老干妈对外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销售收入突破50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4.43%,上缴税收高达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

  1600万元的广告费,对于年销售收入超50亿元的老干妈而言,显然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老干妈,"离不开"陶华碧

  老干妈,是陶华碧于1996白手起家创造的品牌。公司官网显示,老干妈如今已拥有分布在贵州省内的三个生产厂区,总面积达750亩,员工近5000人。

  2014年,陶华碧逐渐退居幕后,将股权转让给两个儿子,长子李贵山持股49%;次子李辉(曾用名,现为李妙行)持股51%。

  资料显示,李妙行关联公司5家,均为老干妈系统的公司。而陶华碧大儿子李贵山涉猎则更广,李贵山相关联公司14个,是多家房地产和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东。

  2014年之后,老干妈的运营管理主要是李妙行在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陶华碧时代的老干妈一直坚持“不上市、不宣传、不融资”。然而,老干妈进入“后陶华碧时代”一改低调的姿态,营销宣传的频率越来越高。

  2018年9月,春夏纽约时装周上,以红色为底色、胸口印有陶华碧头像、两只袖子分别印有中文“国民女神”和英文“saucesqueen(辣酱皇后)”字样的卫衣亮相T台,爆红网络。

  

  老干妈的天猫旗舰店趁势乘势推出“99瓶老干妈 OC定制卫衣”套餐售价1288元;满1999元送OC定制卫衣;满999元送OC定制围裙等促销活动。

  虽然,营销活动刺激了短时间内的销量增长,但后劲不足。“后陶华碧时代”的老干妈,市场上同类商品如雨后春笋地出现,2017-2018年,老干妈的销售收入连续下滑,历史罕见。

  

  与此同时,老干妈“跌落神坛”的声音不绝于耳。

  2015年,老干妈更是被曝出,放弃使用口感较好但是成本偏贵的“贵州辣椒”,而是选择了价格更为便宜的“河南辣椒”, 外界直呼“老干妈变味了”。

  2019年5月,老干妈的配方泄露,老干妈公司离职人员贾某带着配方转投他厂,生产同一味道“老干妈”。

  不仅如此,在两儿子执掌老干妈期间,据媒体报道的工厂失火事件就超过三次,失火厂房的产能占老干妈总产能的近三分之一。

  危急关头,已经退休的陶华碧不得不在2019年回归老干妈。

  回归后,陶华碧严格把关原料环节,并把配方中的‘河南辣椒’换回最开始的‘贵州辣椒’,即使‘贵州辣椒’的价格比‘河南辣椒’的价格差不多高出一倍,并将老干妈的制作配方重新调配。

  2019年,老干妈的销售收入终于止住颓势,年销售收入突破50亿元,同比上涨14.43%,创下历史新高。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老干妈重回增长通道,得益于陶华碧的重新回归,但一家企业仅靠一个人,是难以基业长青的,需要建立完善的企业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老干妈遇到危机之际,众多辣酱品牌甚至网红品牌正在崛起,老干妈面临很大挑战。

  老干妈,被"盯上"了

  仅凭一款辣酱,一年收入超50亿,老干妈在辣酱行业尚处于统治地位,但后来者正跃跃欲试,来势汹汹。

  数据显示,全球吃辣人群达到25.24亿人,辣椒全球交易额已经超过2873亿元。辣味调味品一路看涨,辣味调味品占所有调味品比例达30.88%。

  中国消费者的点餐偏好调查数据显示,17.2%的消费者喜好“麻辣”味,仅次于咸鲜味。

  智研咨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辣酱市场规模达320亿元,且每年仍以7%以上的速度持续增长,预计到2020年底,我国辣酱市场规模将达到400亿元。

  

  辣酱行业如今仍处于较为原始的状态,行业集中度较低。老干妈之外,5000多家辣椒酱企业瓜分着近300亿的市场份额。

  

  辣酱产业蓝皮书预测,随着资本进入,2020年前后,辣酱行业将由分散走向集中。未来,再出现一家45亿以上体量的公司也并非绝无可能。

  近两年来,多个网红辣椒酱品牌迅速崛起。2019年“十一”期间,虎邦辣酱联合克明面业推出《辣品潮面》产品,通过百变营销模式,虎邦辣酱迅速蹿红。除此之外,歌星林依轮推出的饭爷、丹爷等众多网红辣酱的崛起,不断瓜分着辣酱市场的份额,对老干妈正在形成正面冲击。

  数据显示,虎邦辣酱在2018年实现了上亿罐的销售量;自带明星光环的饭爷,上线的前2天便卖出30000瓶。

  而反观老干妈,其独特的炒制工艺、以陶华碧为代表的工匠精神,是老干妈的核心“卖点”和护城河,而并非营销宣传。若为了节省成本,试图使用廉价原料,一旦老干妈"变味",失去灵魂,如何应对竞争愈来愈激烈的行业环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