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闪崩、跌停!10倍大牛股也"栽了",有人浮亏超2亿

  今日(12月4日)开盘,A股的消费明星股:中炬高新(600872)突然闪崩、大跌逾9%,午后更是被封死跌停。

  截至收盘,跌停并未打开,报39.28元/股,总市值蒸发超34亿元。

   

  作为一只消费板块的大牛股,2013年-2019年11月,中炬高新的股价一路慢牛,累计涨幅超1087%。但,12月以来,抱团中炬高新的资金开始出现松动,其总市值已较高点蒸发近70亿元。

从披露的龙虎榜数据来看,机构或是今日砸盘的主力。数据显示,卖出前五中有4家机构,合计卖出金额高达5.13亿元。


 

而,抄底买入中炬高新的主力军或许是外资,今日沪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超1亿元。

  12月3日晚间,一则收购纠纷的公告,直接引发今日的闪崩、跌停。

  300亿大白马闪崩的“导火索”

  12月3日晚间,中炬高新突然发布公告,子公司美味鲜收购广东厨邦20%股权,再次遭遇坎坷。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终局仲裁,该股权转让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美味鲜的全部仲裁反请求被驳回。

  这一消息,也成为中炬高新今日闪崩的“导火索”。

  资料显示,广东厨邦成立于2012年,由美味鲜(中炬高新的子公司)持股80%,另外20%股权由朗天慧德持有。

  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炬高新主营业务合计达到33.36亿元,酱油产品贡献了21.39亿元的收入,占比超过64%。而,以厨邦公司为核心的酱油业务,正是中炬高新的收入重点。

  其中,2016年至2018年,厨邦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43亿元、13.02亿元、15.2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5亿元、2.66亿元、3.22亿元,同期内为中炬高新贡献的净利润占比均超过50%以上。

   

  由此可见,厨邦,堪称中炬高新的“现金奶牛”,中炬高新自然非常想全资控股。自2018年开始,便尝试谋求对厨邦公司的全资控股,但过程却异常坎坷。

  2019年1月30日,持有厨邦公司20%股权的朗天慧德,突然撕毁已经签署的股权转让相关协议,并与中炬高新原总经理陈超强、副总经理张晓虹重新签署了终止合同、另行洽谈的《会谈纪要》。

  然而,这一举动惹恼了中炬高新,以相关员工未经授权无权代表公司为由,明确表示反对,不予认可。

  上述股权纷争,也从侧面验证,中炬高新内部管理并不规范。

  此后,朗天慧德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时隔11个月后,仲裁结果最终水落石出,即中炬高新收购厨邦20%股权的协议无效。

  意味着,中炬高新收购厨邦的计划“落空”,现金奶牛的20%依然掌握在他人手中。

  尽管,中炬高新公告称,本次仲裁结果不会对公司经营业务造成影响。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仍然用脚投票,兑现离场。

  6年暴涨1087%!中炬高新凭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手握厨邦80%股权的中炬高新,一直是A股的消费白马股。2013年至今,其股价一路慢牛,期间累计涨幅超1087%,成为A股少有的十倍股之一。

  

  中炬高新的股价月K线图

  2019年以来,其股价累计涨幅达到了34%,年内最高涨幅更是超过70%。就在11月22日,中炬高新再度刷新历史新高至48.1元/股,总市值也升至383.36亿元。

  股价不断攀升的背后是业绩的高速增长。

  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中炬高新的营收规模从32亿元附近增长至42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更是从3.62亿元暴涨至6.07亿元,三年期间增速均超过25%。 

   

  然而,中炬高新良好的业绩表现主要得益于子公司美味鲜的稳健发展。中炬高新主营业务包括调味食品、房地产开发、工业园区开发管理及汽车配件等。

  其中,子公司美味鲜经营下的调味食品业务占公司总收入中占有较大比重。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味鲜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62亿元,占中炬高新当期收入的94.57%。

  2019年1-9月,中炬高新实现营收35.31亿元,同比增长11.57%;归母净利润5.46亿元,同比增长12.32%。

  与A股“主打酱油”的上市公司相比,其业绩体量已经明显超过千禾味业、加加食品,仅次于海天味业(603288),而海天味业年内股价上涨更是接近60%,总市值约2900亿元。 

   

  海天味业月K线

  A股昔日"野蛮人",入主中炬高新

  中炬高新股价一路飙升,的另一个原因或许在于姚振华的一路“买买买”。

  三年前,姚振华与万科前掌门人王石上演的“万宝之争”,“野蛮人”一度兵临万科门前,在中国资本市场一度成为最大的热点。

  实际上,姚振华不仅仅“盯上”了万科,期间更是连续四次举牌中炬高新,在宝能和姚振华的大举“扫货”之下,中炬高新股价曾4个月飙升超109%。 

   

  中炬高新月K线

  2018年9月7日,中炬高新曾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润田投资以57.09亿元现金收购了前海人寿持有的1.99亿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24.92%。此次股权转让后,润田投资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润田投资同样来自“宝能系”,意味着姚振华基本上已经控制了中炬高新。

  2019年3月,中炬高新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关于中炬高新国有股的情况说明》,经公司审慎判断,并与第一大股东润田投资核实,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姚振华。

  北上资金赚得盆满钵满

  众多券商几乎一致看好中炬高新的发展,甚至有券商将其看成是长牛标的。

  同时,中炬高新还获得诸多机构的青睐。

  截至2019年9月30日,中炬高新股东户数共计2.56万户,其中,机构持股比例达60%。其前十股东名单中,除了林艺玲一名自然人其他均为机构。

   

  另外,其前十大股东中,社保基金便占据了4个位置,分别是第4、5、6和第9大股东,合计持股4980.24万股,占中炬高新总股本比6.2%。今日的闪崩、跌停,社保基基金账面便蒸发超2.1个亿。

 

同时,被称为“聪明资金”的北向资金亦“盯上”了中炬高新。

  实际上,从2019年年初开始北向资金持续在加仓布局,北向资金的持股数量已经从2424.21万股升至7456.62万股。截至12月3日,北向资金持股市值达32.54亿元,在所有A股中位列第39位。

   

参考中炬高新今年以来二级市场的走势,北向资金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而才今日的闪崩、跌停中,外资或许仍在“买买买”。据龙虎榜数据显示,沪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金额超1亿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