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亿巨头“卖股还债”

  10000亿巨头—海航集团,无奈“撤离”资本市场。

  昨日(10月7日)晚间,海越能源(600387)公告,控股股东—海航现代物流集团拟将持有的海越科技100%股份转让给铜川能源,铜川能源将获得上市公司19.06%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而刚刚过去的9月份,海航系连续宣告,“撤离”供销大集(000564)、凯撒旅游(000796) 2 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之位,进入10月份,海航的“撤退”仍在继续。

  据Wind数据统计,海航系在资本市场的布局牵涉18家上市公司,其中A股10家,港股8家。

  截止10月8日收盘,海航系布局的10家A股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合计达1087亿元,牵涉股东人数合计多达106.36万户。

  海航系,正在撤离3家上市公司

  早在2018年7月5日,退居幕后2年多的陈峰重新出山,被选举为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长,并对外界表示:

  海航集团2018年上半年总资产1.11万亿元,总负债6574亿元,尽管规模大,但是流动性堪忧,蕴含着流动性危机。

  一年时间,海航迅速处置了一批以金融、地产等为代表的非主业资产,累计超过3000亿元。

  图片来源:时报财经图库

  虽然2018年以来,海航集团不断大举抛售全球资产,回笼资金,但并未大规模殃及资本市场。

  然而,2019年下半年以来,海航集团的资金链似乎愈发紧张。

  2019年7月29日到期的“16海航02”债券,仅15亿元的规模,海航集团却未能如期偿还,最终构成违约。

  且,未来一段时间,海航系仍有大量债券待偿。单单就海航集团而言,除去到期未偿还的“16海航02”债券,海航集团未到期的债券规模高达164.59亿元。

  这仅仅是以海航集团为主体发行的债券,而海航系的其他平台:海航实业、海航旅游、海航资本、海航集团国际、海航航空、长江租赁等主体,合计债券余额高达300亿元。

  “火烧眉毛”的危机之下,海航集团开始处置流动性最好的上市公司股份。

  9月15日,凯撒旅游公告,控股股东海航旅游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总股本的6%,预计将会导致凯撒旅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9月24日,海航旅游被动减持1245万股,持股比例降至28.73%,正式“撤离”凯撒旅游大股东的位置,未来大概率将继续减持所持股份。

  无独有偶,9月26日晚间,供销大集公告,控股股东海航商控计划向第二大股东新合作集团出售持有的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若交易完成,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新合作集团。

  紧接着是,10月份的第一个交易日前夕,海航系再度宣告,计划“出售”海越能源(600387)的大股东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7年2月21日,海航集团以26.5亿元“天价”收购海越科技,从而成为海越能源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

  收购之时,海越能源股价一度飙升至17.72元/股,此后便一路下跌。截止10月8日收盘,海越能源股价仅剩8.27元,跌幅超87%,总市值仅剩39亿元。

  10000亿海航,一路”蒙眼狂奔”

  海航的成长史,就是一则疯狂加杠杆的故事。

  据Wind数据显示,2016年年中,海航集团的总资产仅5428亿元,而截至到2017年底,其总资产规模飙升至12059亿元。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海航的资产翻了一番。

  如果将时间维度拉大,海航集团的膨胀速度更为惊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创业初期,海航系所有的资产仅有当时海南省政府给的1000万元创办费。从1000万元到1万亿元,25年时间增长了10万倍。

  而海航集团急速膨胀的秘诀却是:疯狂买买买。

  2016年是中国资本在国际并购最为活跃的一年,全年海外投资/并购交易达438笔,累计资金高达2158亿美元(约合1.47万亿人民币),较2015年大涨148%。

  而海航正是当年最大的“金主”。

  其中,最为疯狂的2笔超级收购,分别以60亿美元收购美国科技公司英迈(Ingram Micro);以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约25%希尔顿集团股份,成为后者的最大单一股东……

  经过一系列超级收购,2016年的下半年,海航集团的总资产直接由5428亿元,飙升至10155亿元,增幅高达87%。

  2017年,海航集团并未刹车,仍在全球疯狂买入,包括:

  以22.1亿美元收购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

  增持德意志银行股份,在5月份持股比例升至9.92%,成为德银最大股东;

  以7.75亿美元收购嘉能可石油存储和物流业务51%的股权;

  ……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至今,海航系开展了40宗跨境并购,交易总金额超400亿美元,其并购的领域主要涉及航空、物流、餐饮、酒店、租赁、办公楼等。

  海航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在其总资产当中,境外总资产超过3300亿元,旗下境外企业数量45家,境外员工就多达近29万人。可见其全球并购之疯狂。

  然而,一路蒙眼狂奔,海航的潜在风险越来越大。2015年到2017年,海航集团每年都在新增大量负债,三年时间累计新增带息债务约3668亿元。

  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总负债规模更是高达7500亿元,资产负债率70.55%,资金链已是岌岌可危。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海航狂甩3000亿

  突如其来的一脚“急刹车”,海航系的高杠杆风险开始陆续暴露。

  2017年,银监会突然发出警告,严查国内负债过高,海外投资过于凶猛的民营企业。

  更是点名批评万达、海航、复星和浙江罗森内里四大企业,风险留在国内,利益留在国外,投资过于激进。

  可见事态之严重。海航集团就此进入“壮士断腕”模式:

  2018年4月10日,海航突然宣布,出售希尔顿3448万股普通股,价格为每股25.75美元,累计套现达8.87亿美元以上,用于还债;

  2017年7月,终止收购喜乐航,11月出售西班牙NH酒店股份,12月卖掉瑞士免税店Dufry股份;

  2018年1月,继续出售NH酒店股份,并2.05亿澳元卖掉悉尼写字楼、2月159亿出售香港两个机场地块,3800万美元出售红狮酒店16%股份,减持德银;

  ......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海航已经累计开启了10次以上的“大甩卖”,而且甩卖频率越来越高,累计套现已高达90亿美元。

  2018年7月5日,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长陈峰对外界表示:

  一年时间,海航迅速处置了一批以金融、地产等为代表的非主业资产,累计超过3000亿元。

  7500亿负债,海航仍"岌岌可危"

  然而,在海航集团大规模处置资产后,截至到2018年末,海航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并没有大幅降低,反而仍在上升。

  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资产负债率70.55%,同比上升18%,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412亿,同比减少68%。

  海航集团2018年债券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总资产1.07万亿元,同比减少13%,总负债7553亿元,却增加3%,净资产3152亿元,同比减少36%,净资产大幅减少主要系处置子公司减少少数股东权益以及该年度亏损所致。

  而,负债告急的同时,海航的造血能力却在下降。

  据年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6167.13亿元,同比增长5%,净利润却亏损49亿元,而2017年净利润是81.3亿元,同比下降160%,更是海航集团首次亏损。

  海航集团给出的解释为,运营成本、财务费用增加导致2018年业绩出现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航集团公司2018债券年报中,审计机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意见为“其他审计意见”即带有强调事项,而并不是正常的标准无保留意见。

  审计机构表示:“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公司的流动比率为1.1:1,流动比率比较低,由此表明存在可能导致海航集团公司资金流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2018年末,如今海航集团的掌舵人---陈峰曾在采访时,坦言海航的问题元凶是“欲望太大,速度过快,步伐不稳”。

  撰文/制表:全小景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