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达克前副主席大卫·威尔德:科创板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需要给予足够的耐心 | 科创能见度

   

  编者按:从去年11月首次“官宣”到确定今年7月22日首批科创板新股上市,仅仅八个月的时间,承担支持科技创新,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历史使命的科创板以火箭般的速度破茧而出。蕴含着改革者的魄力与努力,饱含着市场各方的盼望与期待,更折射着资本市场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重任在肩。

  全景网特别推出的《科创能见度》栏目,通过监管机构负责人、资深投资人、行业专家等专业人士的讲述,用前沿的思维、发展的眼光、辩证的态度,带您穿透迷雾,直击科创板本质。

  科创板的出炉令市场对这个服务于国家科技创新战略的全新板块寄予厚望,不仅牵动着国内投资者的目光,国际上的机构投资者也在密切注视着动向,被认为是“中国的纳斯达克”。纳斯达克从1971年成立到现在已走过近50年,曾担任过纳斯达克副主席的大卫·威尔德(David Weild)表示,科创板符合中国长远利益,但需要给予足够的耐心。

  近日,全景网《科创能见度》栏目整理了威尔德日前在“2019全球新经济年会”上的演讲精华,他分享了其对包括科创板在内的海内外资本市场的深刻观察,认为中美两国在技术和市场方面合作存在巨大空间,应在人类共同面临问题上加强合作。

   

  大卫·威尔德

  大卫·威尔德,曾任纳斯达克副主席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在任期间,监管过包括英伟达,赛尔基因,脸书,贝莱德在内的多家公司的募股程序;创办纳斯达克市场情报台,第一时间为上市公司提供市场和股票信息。

  此外,威尔德还被誉为“JOBS法案之父”。该法案旨在放宽美国法律对中小企业的融资限制,减少中小企业融资程序及融资成本;完善美国中小型企业与资本市场的对接方式,以鼓励及支持其发展。

  科创板符合中国长远利益

  但需要给予足够的耐心

  威尔德:上交所正专注科技创新,许多科技创新公司也正在筹集大量资本。这会覆盖到中国经济的各个方面,覆盖所有生态系统的参与者,不仅仅是股票市场,还有很多其他研究型机构。所以,整个科创板的生态系统需要更多的资本支持,需要更长期的发展过程,我们须给予它足够的耐心。

  1971年是纳斯达克创建的第一年,当时没有电子交易,只能在柜台上和电话中进行交易。那时有家没有盈利的小公司,在进行一次900万美金的公开募股后,错过了第一批产品的交付,结果导致它在股票市场损失惨重,但后面这家公司进行了自我矫正,并成功交付产品。这家公司就是英特尔。

  英特尔后来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改变了整个市场,坦率地说,没有它,我们今天在生命科学、人工智能以及其他行业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实现。这些东西多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民和科创板的工作人员非常聪明。像我之前说到的,纳斯达克是成立于1971年,过去的时间线非常长,而科创板的创立被浓缩到了非常短的时间内。从长远来看,科创板确实非常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它有很大的潜力,但其成长仍需要时间。我的猜测是,考虑到中国市场的资本财富,科创板会更快地成熟,所以我很乐观。

  全球的投资银行都希望能将股价定低

  威尔德:根据我在大型资本市场集团的经验,当你上市时,如果世界上某个地区发生了什么事情(影响你的股价),可能世界上另一个地区的投资者会支持这个价格,因为他们对地球另一边发生的事情有相对冷静的看法。危机是非常本地化的,有时这会带来优势。

  现在的情况是,许多华尔街的公司有一种动机,或者说全球的投资银行都在(刻意)低估股票的价格,原因是如果他们能够为最大的客户带来阿尔法策略(编者注:阿尔法策略即通过选取品质良好、处于业绩成长期间的优秀企业,寻找内在价值被市场低估的潜力企业,以此来战胜和超越市场),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发生风险,这些客户将以更高的佣金来回报(投资银行)。

  全球投资银行的动机是将证券价格定低,问题是这样做可能会导致长期低于市场的表现。这是因为他们将低估的证券给了一个非常小的机构投资者群体,也就是他们最大的客户。他们可能会集中介绍给你(企业)大概60个机构投资者,而你需要走出去接触另外250个机构投资者。

  企业需要考虑的是定价策略是什么,来改善IPO的定价,扩大销售给合适的合格投资者,然后通过执行这些策略,以得到更好的后市表现。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股价较高的公司,会产生竞争优势和收购竞争优势,会在资本方面获得竞争优势,而且对股东股权的稀释较小,这样就可以(将募资)投资于工程、新产品开发、分销等。

  美国深厚的金融科技生态

  与中国高增长市场可以很好结合

  威尔德:我认为,中国企业有着非常高的成长空间与潜力,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中国企业的高增长性无疑带动了美国股本市场,这对许多美国投资人来说很有好处。最近在媒体上有一些关于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存在敌意的声音。让我告诉你,如果美国改变其欢迎任何外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政策,我将感到非常震惊。

  美国在软件、半导体等高科技领、在股票市场都有非常多的专家,他们花数十年的时间研究相关的东西。我们也有很多投资人,尤其在生命科学领域。美国在这方面形成了很深厚的生态系统。中国为这个市场带来了增长,这也是美国人乐于看到的。如果有更多中国公司来美国上市,这对美国市场来说将是一大好处。我的观点是,中国带来了经济增长,而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喜欢经济增长,二者的结合顺乎自然。企业家们要抓住这样的机会。

  中美应在人类共同面临问题上加强合作

  威尔德:我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科学家,但对于公开资本市场我非常有经验。在职业生涯中,我监督了一千多次公开募股,帮助了许多公司上市,包括很多世界500强企业。我爱中国人民,也非常欢迎与中国企业合作,这也是我对未来工作的期许。

  我们有共同的梦想和抱负,希望下一代比我们做得更好,希望能够更好地照顾家庭。家庭对于美国人而言很重要,这方面在中国也是一样的。每个美国人、中国人都在寻找关于癌症、阿尔兹海默症的解决方案,两国政府、企业以及科学家们希望寻找到这些严重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可以将这些棘手的长期疾病治愈,人类会有更美好的未来。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人类共同问题,比如全球变暖,都需要两国齐心协力寻求解决方案。

  在任何经济体中,创业型成长型的公司创造了大部分就业机会,这一点得到正确认识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资本注入那些小的创业公司,就不会创造就业机会。纳斯达克是一项科技成果。我们的科创板规模巨大,纽约证券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大的股权资本市场。

  上海和深圳的经济飞速增长,坦率地说,我认为,中国政府在其经济发展中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祝贺的。中国这些年的长期经济表现足以让我印象深刻,尤其体现在提升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方面。

  穿透迷雾,直击科创板本质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全景财经)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