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鸿:手机市场年轻的“搅局者”

  编者按: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40年里,中国是令人瞩目的成功典范:一个贫穷的国家遵循量身定制的现代化蓝图,跻身于世界经济的强国之林。

  在中国的崛起之路上,无数企业家不懈奋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和行动,谱写了国家及世界产业发展的历史篇章。在最需要创新和勇气的年代里,即使饱受质疑、举步维艰,他们依然不改初心,为理想所驱动、并感召志同道合者向前奋进。

  2018年10月31日,深圳市柔宇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全球首款消费级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 柔派,吸睛无数。35岁的刘自鸿是这家手机厂商的掌舵人,他自美国硅谷归来、创业不过6年,又达到人生的另一个高光时刻。

  2018年12月,柔宇科技创始人兼CEO刘自鸿被一道试卷考题送上了微博热搜。该考题引用了柔宇科技的发展历程和最新产品柔性屏手机“FlexPai”的相关信息,其中创始人刘自鸿的学霸履历更成为了网友关注的焦点。

  

  17岁以市理科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入学斯坦福大学不到3年便获得博士学位,从少年时期起,刘自鸿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优秀”、“顺遂”是常人惯用来评价他的标签。

  29岁那一年,刘自鸿选择离开了位于纽约的IBM研发总部,回国创立柔宇科技,一头扎进柔性显示电子技术领域。如今,“创新”、“黑科技”、“独角兽”等标签集中在柔宇科技身上,创始人刘自鸿随之也成为了科技界的新贵,所获荣誉纷至沓来:第20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福布斯“中美十大创新人物”、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35位35岁以下创新者”、财富2018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

  短短6年时间,刘自鸿第一次创业的成绩可谓丰富,他带领柔宇科技坐上一条快车道,从3个人小团队发展到如今2000多人的规模,成为一家E轮估值已高达50亿美元的科技独角兽公司。

  2018年11月,我们在位于深圳科技园的柔宇科技采访了刘自鸿,我们好奇刘自鸿和柔宇科技的成功有何秘诀?这位年轻的创始人怎么看待公司一路高速发展,对市场存疑作何回应?他冷静自持地掌控驾驶盘的同时,对公司的长久发展又是如何思考?

  

  全景网记者对话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

  曾被当成一群疯子

  早在斯坦福读博的时候,刘自鸿就萌发了创业想法,那时候他的研究课题正是柔性显示。

  

  刘自鸿斯坦福大学毕业照

  但是当时全世界范围对柔性屏研究的团队都很少,不用说产业界,就连学术界对这个方向的研究都很少,显示面板行业的专家认为柔性屏至少得等30-50年才能做出来。

  刘自鸿不信,他坚定地相信柔性显示将会是下一代信息技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2年,刘自鸿拉上两名清华兼斯坦福校友一起,在深圳和硅谷、香港同步成立了柔宇科技。

  创业初期,刘自鸿每月都要频繁往返深圳和硅谷之间。那时柔宇科技在硅谷还没有办公室,刘自鸿就借住在斯坦福同学的宿舍里,晚上睡在10多平米的宿舍客厅,加州昼夜温差大,夜间风从门底的缝隙中呼呼地灌进来。

  刘自鸿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舍弃安逸去创业,但一转念他又变得乐观起来,“这种睡地铺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应该特别珍惜,也许以后再不会有这种特别的体验了。”

  与创业初期的艰苦条件相比,攻克柔性显示屏的技术屏障更为重要也更为艰难。与液晶屏不同,柔性显示屏要在一个极薄的薄膜上做出千万个的晶体管,再把发光的材料做上去,这对技术和工艺的要求都非常高。用刘自鸿的话说,这就像在豆腐上盖一栋大楼。

  为此,刘自鸿和同事们成天泡在实验室里,从非常基础的问题开始,一路摸着石头过河,解决材料、工艺、器件、电路,到最后产品设计的问题。“每天做无数次的实验,有时候累了在实验室里躺一会儿,或者有时候去打个乒乓球,生活非常简单,现在想想其实也是挺美好的一段时光。”刘自鸿回忆道。

  虽有千难万阻,柔宇团队仍然对柔性屏的前景充满信心,但刘自鸿也坦言,当时柔性技术还没有那么成熟,许多人抱着疑问观望,团队很多时候其实是很孤独的。

  “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群疯子,在做一个不知道要干嘛的事情。你既不能现在马上就证明这件事情可为,也不知道它可为了之后能不能有用。”刘自鸿说,当时公司没有做任何的宣传,甚至有时候同事们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个公司在做什么。

  “当大多数人看不清楚的时候,得到资源支持的机会反而越难。很多人当时会觉得,柔性屏只是一个概念,其实这也很正常,我觉得没有不相信的声音,没有质疑的声音,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够创新。但是这个社会的进步就是要靠不断地去创新,才会不断地发展。”

  突然被推上“赛车道”

  2014年,柔宇科技发布全球最薄、厚度仅0.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不足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引发广泛关注。

  

  柔宇科技发布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

  “当时我们是大概这样用手轻轻一挥,那个屏幕就飘起来了,当时大家都没有见过,还以为视频是假的,好多人跑到公司来看,发现真的做出来了!”刘自鸿说。

  就在这块屏幕发布的20天前,韩国显示面板厂商LG Display刚刚对外展示了一款18寸柔性屏,卷曲半径3厘米,柔宇作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突然一下走在了技术前列,这也让它被认为是三星、LG等巨头的挑战者。

  刘自鸿用“突然被推上赛车道”形容当时柔宇所受到的关注,制造业巨头、投资机构、手机厂商等等纷纷找上门来寻求合作。与此同时,但这些合作方仍然对柔宇科技半信半疑。

  他们的核心疑问是,能不能量产。

  当时有品牌手机供应链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在实验室做出5片柔性屏很容易,如果需要往市场去推百万级产品的时候,就是个问号。”

  置身争议中的柔宇科技,首要任务就是将产品从实验室阶段顺利实现大规模量产。这是一场跟时间的赛跑,也是这家创业公司跟行业巨头之间的实力较量。

  2015年11月,柔宇开始在深圳龙岗区筹建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资料显示,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人民币,设计产能约为5000万片显示模组/年。

  “大规模量产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参考,不是说把现有产线复制放大就可以了,而是从头设计,结合之前的技术路线,去做成大规模的产业化,涉及大量的人,大量的投资,大量的资源整合。”

  柔宇科技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从一片荒草建起来一个4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大规模产线。投产那一晚,刘自鸿坐在园区外面看着产线大楼,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真的把产线建起来了。

    

 

  柔宇科技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点亮投产

  折叠下一个十年

  在柔宇科技柔性显示屏产线点亮投产后四个月,2018年10月31日,柔宇科技推出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 柔派,吸睛无数。

  

  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 柔派发布现场

  “我们推出的柔派,展开是一个将近8英寸、Pad大小的智能设备,折叠之后就变成一个手机,可以放在口袋里,要看电影、打游戏、上网、办公的时候,也可以用大屏。”

  在介绍柔派这款产品的时候,刘自鸿难掩兴奋的心情。他说,自己本质上还是一个对技术、对产品有着一种本能的喜欢的工程师。

  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与全景网主持人吕雪姣

  “过去十几年手机的发展迭代,多数是微创性或者是渐进性用户体验的改变,没有一个像2007年苹果发布iPhone这样有一个革命性的创新,改变了原来功能机的用户体验,改变了人机交互的方式,对应的硬件、软件、操作系统和整个商业模式都产生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刘自鸿认为,柔派手机的出现,改变的绝不仅仅是一个界面的问题,“以后大家上网、办公、看电影、购物的方式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今天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口号是‘折叠下一个十年’,我相信,这样的事情是会发生的。”

  在柔派手机发布的同时,创业公司跑步入场,巨头竞争者们更是动作频频,业内人士早已嗅到硝烟的味道:

  11月8日,三星在SDC 2018上公布了代号Winner的可折叠智能机样机,将于明年面市;

  华为高管余承东此前公开表示,将于2019年推出可折叠屏智能设备且支持5G;

  索尼、微软、苹果、LG、小米早在前几年就已进行可折叠设备专利布局......

  围绕折叠屏的手机之战一触即发。但是从概念到商用,可折叠屏手机还要跨越一些鸿沟,比如折叠手机的厚度、触感和偏贵的价格。不过,刘自鸿对柔宇的柔派充满信心,他认为,柔性屏手机面对市场的潜在人群还是挺大的,另外,可折叠手机确实给用户带来了创新和价值。

  据了解,截至2018年12月初,柔宇科技已经手握超过40亿的订单,涵盖B端广告、汽车等屏显,以及各类C端电子产品,其中柔派手机预售销量超出预期。

  错过柔宇是投资人最大的痛苦

  作为一位学霸型CEO,刘自鸿的谈吐表达、逻辑思维极其出色,聊技术、聊产品滔滔不绝。但我们也注意到,当我们试图挖掘一些他创业中遇到过的不为人知的失落时,他始终克制流露太多细节和情绪。

  公众得以窥见的刘自鸿创业初期的艰难细节,来自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最近两年,他在公开场合多次表达了错过柔宇科技的遗憾。2012年10月,柔宇科技成立不到5个月,刘自鸿带着项目计划找到徐小平,并给出了3000万美金的估值,最终因双方未能就价格达成一致而折戟。

  2012年10月,在斯坦福的一场演讲开始前,刘自鸿在附近的肯德基看到了正在吃饭的徐小平和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他走过去恭敬地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彼时,他的公司——柔宇科技成立刚刚几个月。

  徐小平非常热情,“你就在这,介绍一下你做的项目。”刘自鸿讲了一下自己做的可折叠弯曲的柔性显示屏,当时徐小平觉得很有意思。

  但最后的结果是,徐小平觉得刘自鸿给出的3000万美金的估值过高,双方并未就价格达成一致,从而错失了早期投资柔宇科技的机会。“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

  如今,2018年已完成E轮融资的柔宇科技,正以100米冲刺的姿态冲向成功的那一端。谈及资本市场的规划,刘自鸿如此回应。

  “很多事情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当初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没有设定说公司会长到多大的体量,一定要多少估值,什么时候上市,我们更希望专注自己的目标,最后很多事情可能会变成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成功需要创业者坚定信念

  第一眼就看中柔宇科技的天使投资人、松禾资本合伙创始人厉伟则如此评价刘自鸿:“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谦君子,很少在口头上显露锋芒,但骨子里却暗藏着锐气和情怀。”

  以攻破柔性屏技术困难为例,当时很多人认为,从0到1的事情投入大,风险高,但是刘自鸿一直坚信柔性技术的价值,一头扎进去,死磕到底。

  当柔宇取得一个接着一个的突破,又引来不少业内人士对这家年轻公司,看起来没有太多产业经验的创业团队的质疑。

  刘自鸿对此回应道,经验是增值的武器,但同时也有可能会束缚自己的想法,而创新往往来自于年轻有活力的团队。

  不光是创新,刘自鸿口中年轻有活力的团队做事也很拼,他们有个公式“6×365×16>18×240×8”,意思是六年365天、一天工作16个小时会比18年每年工作240天、每天工作8小时的成绩更大。

  另外,深圳的产业环境也对柔宇的快速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在深圳这座人均年龄仅32.5岁的年轻城市里,95%以上的人口来自五湖四海,各类人才总量已超过510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42.9%。

  “深圳聚集了大量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创意的一群年轻人,他们能将很多创新的点子迅速地变成一个落地的产品,甚至是一个产业。”刘自鸿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想法,未来香港的教育资源和金融资源可以更好地结合深圳的产业资源,更快地把创新的技术带到全世界,形成一个更加有影响力的创新的市场和应用。

  而对于正在创业道路上的小伙伴,刘自鸿给出的建议是“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每个人能多想一想怎么一步步去真正做到梦想的事情。有些人因为相信而看见,有些人因为看见才相信,人类社会的进步,永远都需要前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