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事特:与狼共舞|大湾区的光荣与梦想

  如果不是道路两旁树荫中,清晰可见的企业logo,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进入了松山湖(生态园)。环松山湖而建,地辖东莞大岭山、寮步、大朗三镇,松山湖(生态园)被外界称为“东莞的几何中心”、“穗深港黄金走廊腹地”。

  沿途舒适恬淡的环境很难让人将这里与高新区联系在一起。然而眼前这个看着十分宜居生态园,实则是个名副其实的科技创新高地。这里聚焦机器人、新能源、生物技术以及高端电子信息产业。在此落户的不乏华为、中集等国内外行业龙头。

  松山湖(生态园)北部的易事特,是中国UPS行业的龙头,新能源企业500强。这里诞生过首批进入美国无人地铁系统的中国制造UPS,产品成功应用于G20峰会、神舟飞船I-XI、青藏铁路、港珠澳大桥等国内外重大项目。门口醒目的EAST标识和开荒牛石雕向我们宣告着易事特一跃而起的决心。

  今年6月,何思模将易事特董事长一职让与1985年出生的长子何佳,自己则保留扬州东方集团主席一职

  “明年就是易事特成立三十周年年了,三十而立。上市公司换董事长,是很严谨的事情,我不能说我马上退,所以我给市场一个信号,我60岁之前退,那就是说到合适的时机我退出来。因为他(何佳)一直(在易事特)工作了11年。他从学通讯到公司每一个部门,基本上都熟悉了,今年交班是比较好的时间。”何思模说。

  创业卖血,做国礼UPS

  1989年创业的何思模,赶上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的尾巴。而当年24岁的他,年龄应该与第二代企业家更加相仿。部队出身,保送大学,从传统制造业开端,进而抓住全球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机遇,参与全球产业分工,何思模的成长轨迹,有着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中国企业家鲜明的时代印记。而在他身上,也不乏第二代企业家更精于把脉市场变化,更敢于融入全球化竞争,审时度势进行企业重大战略抉择的定力和勇气。

  “那时候我很年轻,刚刚24岁,一种热情,为什么选择UPS?因为我是学通讯,当时最早我看的UPS电源是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送给周恩来总理的礼物就是UPS电源。作为国礼送的产品,如果有朝一日,我能把它做出来,那种荣誉感,对国家的贡献是多大啊。”

  “当时您懂UPS吗?”

  “说实在话,在部队的时候,我还不懂UPS,是出来以后,在大学的档案馆、图书馆里看资料,也请教电子方面的专家,才清楚什么叫UPS。”

  何思模创业之初,最大的电源用户是位于老东北工业基地的沈阳飞机制造公司。当时的火车交通并不像现在这么便利。从南京到沈阳,经常买不到火车票。为了赶交通,何思模干脆扒起货运的火车。

  “26个小时,爬上运煤的车箱里面,跟煤在一起。如果你当时看到我,就像非洲人,全身都是黑的只露出两个眼睛出来。”

  一直到1993年,初创的易事特才稍有起色。艰辛创业的五年时间,何思模因为欠银行贷款,卖过两次血。

  “借信用社2000元,到期了,必须要还,临近春节了,所以还差几百块钱。”

  “没有其他求助的方式?”

  “没有,那个年代大家经济都不是太好,两三百块钱在那时候就是很多钱了.”

  “怎么想到去卖血?”

  “也是很偶然的机会,有一次我生病了,到苏北人民医院去看病,不小心走着走着,人有点晕,就快要倒了,一个大姐把我的手托住。她说你是不是也是卖血的,我说我哪里像?她说你是不是晕了?我说我不是,她说我以为你是卖血的呢,我说什么卖血?她说我刚卖过啊,针眼还在这里,今天卖了120元,回去可以吃一顿好的了,带着孩子。我说卖血,在哪里卖啊?她就指给我医院的血站。”

  “当时您没有犹豫吗?”

  “是没有办法,还是偷偷的,为什么?一,你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第二,你不能让公司同事知道,因为你当时是厂长,你要对你的员工负责,他看到你,公司有希望,如果说你现在已经破产了,连什么钱都没有了,还卖血去了,你说谁还愿意跟你干呢?”

  迁址东莞 “引狼入室”

  2001年的东莞是个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处处可见粗放型、前店后厂的加工形态。然而,这却是当时世界产业转移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发展机遇。就在当年,何思模将工厂从扬州迁址到了东莞。

  “易事特要进入国际化,我要给国际品牌代工。ODM、OEM,因为这些国际品牌的亚洲区总部都在香港,我便于对接;东莞的配套能力、熟练的技工,跟香港的交通是其他城市不能比拟的。”何思模说。

  与公司一起迁址东莞的,还有何思模一家人的户口。

  “1999年我就准备过来了,但转了一个月又回去了,感觉不适应,广东天气太热,生活也不习惯;2000年又来了,蹲了一个月又回去了。所以2001年,我给自己下了一个死的命令,连户口全部迁过来,给自己不要有任何回头的理由。”

  在东莞,易事特很快融入了中国制造业的OEM大潮,最高峰的时候给过70个品牌做代工。施耐德是当时易事特最大的客户。

  “是怎么结识上这个客户的?”

  “我们2000年在欧洲开展会。他们就跟我们谈起来,他的亚洲区总部就在香港,我去拜访这个亚洲区总裁黎小姐,她刚好也和我一个属相,比我大12岁,非常有缘,我们谈得非常愉快,所以她就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把产品的品质做好,达到要求,就有可能合作。”

  2006年,合作五年的施耐德出资3亿,控股了易事特60%的股份。

  “一个家国情怀这么重的人,当时把我们这么多的股权放给一个外企,当时您心里是怎么想的?”

  “因为它是一个世界500强的企业,当时有一个口号叫‘与狼共舞’,我首先把自己要变成狼,你才有资格跟它共舞。我跟一个世界500强联姻,我可以借它的品牌,借它的技术,借它的管理,我们当时说叫借势、借智、借力把自己做大。”

  “把股权卖给施耐德的时候,有想过有一天要收回来吗?”

  “说实在话,我卖的那一天开始,我认为易事特一定会成为国际品牌,但是股权收不收回来,这时候不是我所决定得了,我是真心跟人家合作。但是老天爷给了这么一次机会,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欧洲股灾,施耐德股票跌掉了75%,再加上美国商务部、欧盟商务部联合反垄断调查,强行拆分施耐德,我在关键的时候是帮助了施耐德购买股份,解决了它的痛点。”

  直至今日,易事特和施耐德依旧是战略合作伙伴。而这场股权回收,也是在友好和谐、相互理解和关心的氛围中实现的。

  “您觉得跟施耐德合作给易事特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第一,易事特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民营代工企业,它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有自己的技术人才,有自己的品牌价值,有自己的管理理念,包括有自己的行业地位。从和施耐德合作开始,我们易事特进入了国际化。”

  视事业如生命 奋斗终生

  “易事特是我坚持了近30年的事业,早已融入我的血液,成为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何思模说自己是个勤奋、务实的实干家,在未来的把握上提倡速度可靠。在当天的采访中只要稍有间隙,何思模和摄制组打过招呼后,就会立刻旁若无人地投入工作中。他提前卸任,却没有真正离开,只是为了给企业更平稳的过渡。他像呵护一个孩子一样,呵护着他一手打造的企业,甚至在美国给易事特买了一份保险。

  “这几年全球经济波动非常大,同时很多企业家、创始人由于特定的情况,身体出现变故,或者交通事故,给投资者、给企业带来很大的一个伤害,所以就想我买一个巨额的保险,金额是2000万美金,由我个人出资,一旦在我120岁之前的任何一天,我出事了,上市公司易事特就会收到2000万美金的赔付,我认为这也是对公司、对员工、对社会的一种回报。”

  30年,开启新征程

  30年,弹指一挥间,见证了易事特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

  如今易事特UPS既代表中国制造走向世界,又成为支撑国家重器的脊梁,正在成为赋能世界的新力量。在“美丽中国”建设的大背景下,易事特立足核心技术,快速加大新能源、充电桩、大数据、轨道交通、智能制造业务等新兴产业的布局。目前,这些业务已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并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与业务布局一起变化的还有易事特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公司新任命陈硕博士为集团总裁,全面主导公司经营管理工作,推进实施新的发展战略、促进技术创新;任命张涛博士为微网储能节能事业部副总裁,全面负责储能业务;任命王进军博士为微网储能事业部总工,负责智能微网业务。

  新一届领导班子以年轻、朝气、活力的全新姿态登上易事特历史的舞台。

  易事特30周年新征程的序幕缓缓拉开,松山湖研发与运营总部开始筹建,占地面积29.36亩,建筑面积9.5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预计5亿元。总部落成后将完善易事特中央研究院、商务中心、云计算大数据中心、新能源车及充电、智慧城市新兴产业技术基地等战略规划。将为集团院士、专家、博士(后)、核心技术人才提供高端研发试验中心,将把公司的研发、管理、发展提升至一个新台阶,为百年企业、百年品牌增添活力。

  为加速科技创新成果转化,易事特将在昆山投建“智能制造科技创新园”,成立易事特新能源(昆山)有限公司。除此之外,还将在合肥、南京等地进行产业布局。

  创立易事特的时候,何思模就提到了百年企业的概念。再次被问起“自己可以想象得到的易事特未来是什么样子?”何思模的想法依旧简单如初,“一个在国内甚至在国际都有创新力与竞争力的公司/一个品牌领袖/中国高端智能装备制造的代表性企业之一。”

  今天,易事特以更加轻盈、矫健的步伐开启新的征程!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