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海王集团张思民:创业30年 逐梦不停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40年里,中国是令人瞩目的成功典范:一个贫穷的国家遵循量身定制的的现代化蓝图,跻身于世界经济的强国之林。

  在中国的崛起之路上,无数企业家不懈奋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和行动,谱写了国家及世界产业发展的历史篇章。在最需要创新和勇气的年代里,即使饱受质疑、举步维艰,他们依然不改初心,为理想所驱动、并感召志同道合者向前奋进。

  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无疑是其中一员。

  1962年出生于吉林长春一个教师家庭,1979年考进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航天部,1989年放弃了舒适安逸的铁饭碗,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蛇口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以一个海洋科技成果转化项目为开端,张思民迈出了商海生涯的第一步。

  1990年6月,张思民带领团队成功开发首个创业产品—新型海洋药物“金牡蛎”,创新的产品和先进的营销理念,使“金牡蛎”迅速赢得了消费者信赖,1991年销售额达到3000万,1992年快速上升至一个亿,张思民由此迈出了创业创新的第一步。

  “金牡蛎”的成功让张思民对健康产业信心大增,开始全面布局医药健康产业。1992年,张思民创办海王生物,进军生物医药行业。1995年,张思民创办中国第一家连锁药店——海王星辰,并成为美国连锁药店协会唯一的中国会员。1998年,海王集团的新药研发技术中心,被认定为“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

  张思民创业九年后,海王集团下属各个产业相继登陆资本市场,从一个个创业项目孵化为公众公司,1998年海王生物在深交所敲钟上市、2005年海王英特龙赴港上市、2007年海王星辰登陆纽交所。一个全产业链医药健康企业集团雏形初现。

  今天的海王集团,主要业务涵盖医药健康产品研发、制造、商业流通、连锁零售、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等完整产业链条。他们的目标是打造具有持续创新能力的医药健康企业,迈向世界500强。

  人生起伏,商海激荡。不同的阶段,有人缔造辉煌,也有人失意离去。张思民是幸存者里的成功者,创业近三十年,完成了一轮囊括个人财富、商业成就、社会荣誉的积累。张思民现在已经不太介入海王集团的具体经营事务,经常思考的是顶层设计、主动把握的是政策动向、更愿意畅谈的是宏观叙事。

  遥想当年,不到27岁的张思民跟45岁的任正非在同一栋大楼创业,虽处不同行业,但创业的艰辛与努力都感同身受。如今,华为屹立行业浪潮之巅,张思民称任正非是自己心中的商界偶像。他对任正非充满敬意,自言在人生阅历、苦难经历、哲学素养等方面任正非都值得自己学习。

  这位在自己的领域颇负盛名的企业家说,他还有梦要追,“中国梦”也是他的“企业梦”,“中国健康产业前景光明,给像我们这样30年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历史机会。机会摆在面前,有过去30年持续的坚持,有对未来更加清醒的判断和更加美好的愿景,我相信我们未来一定会走得更好。”

  2018年8月,全景网《大湾区的光荣与梦想》大型报道栏目专访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听他讲述创业30年来的心路历程和海王集团的商业发展史。

  

  全景网记者对话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

  访谈实录:

  记者:您以前是在中国国际信托工作的。当时那个年代,从国企到民营同时又从金融行业跨界到医药产业,做出这么大的一个抉择,是什么样一个原因或者机遇让您做出这么大的人生抉择?

  张思民:那是30年前了,当时我比较年轻,是因为要做一个项目。当时看了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在科技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向海洋要资源、要财富,中国会走向海洋大国等等,当时觉得是很好的产业机遇。在中信时,正好研究一个海产品开发的项目,是从日本引进的一个牡蛎深度开发技术,这个项目后来不做了,他们就推着我说你做。我想,做就做,就做了。

  记者:怎么有那么大的魄力,毕竟是跨界。

  张思民:其实在大学里读什么都不重要,一业精百业通。可能年轻人选择很多,选择之后坚持更重要,努力坚持住,持续地坚持。有句话说伟大是熬出来的。我创业时很巧,跟我心中的偶像任正非在一个楼里。当时我很年轻,任总的人生经历、苦难经历和对哲学特别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和融会贯通,是我们年轻人不能比的。我们小时候也会背毛主席的《老三篇》,但深刻的领悟是不够的。任总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的精神是伟大的,他的创新是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

  记者:当时创业时,任总是对您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张思民:我比较尊敬和佩服任正非,因为他的创业成功和创业经历,真正帮助到了很多人。我记得当时安装一部座机要2万块钱,买一个大哥大要3、4万块钱。是任总带领华为让中国的通讯从学习、追赶变成领先、超越,现在要进入无人区了,这才是中国有梦想的企业家需要追求和学习的地方。

  记者:海王现在旗下有两家公司分别在A股和港股上市,海王生物和海王英特龙,如果让您给它们排个序,您觉得哪个更重要?

  张思民:海王生物和海王英特龙两个定位不太一样,海王英特龙专注于医药研发和制造,海王生物本身主业也有这部分。今年海王生物的业务高增长,未来要拓展的方向,重点还是持续强化自主创新、研发,通过效率来提升制造的质量规模。比如国家的一致性评价,把国际好的品种引进来,让中国的创新型新药得到国际国内的双认证,这都是海王生物未来巨大的成长空间。海王生物选择行业选对了,因为“健康中国2030”谋划出非常美好的愿景,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2030年十多万亿健康产业的市场,在这样一个宏伟蓝图之下,对医药企业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生物医药是一个好的风口,好的赛道。我们用20多年持续地坚持和积累,形成了这样好的一个团队,对海王生物、海王英特龙以及海王集团从事健康产业,我是非常有信心的,有这样的团队我感到骄傲。

  记者:我看到海王有很多新的业务,比如互联网+大健康、互联网+医药、健康小镇等等。在这些新的业态中,近期有没有打算考虑整合一块优质资源,再打造一个上市平台呢?

  张思民:术业有专攻,医药健康产业链的链条很长,研发、制造、商业流通、健康管理、健康服务,链条非常长。一个企业必须抓住自身优势,围绕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地方,寻找重大的产业机会。比如海王全药网,是一个创新的商业模式,通过集中采购,把过去中国医药产业错配的资源重新正确配置过来,把灰色的变成阳光的,通过改变供应渠道,通过规模化的集约采购,把虚高的药价降下来,让老百姓吃到高质量的、便宜的药。用道家的语言叫“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是改革开放这个大时代,特别是十九大之后深化改革,让这个模式能够在深圳这片沃土上成功落地。我后来也想,如果换个地方,兴许就不太可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深圳真的是一个开放的城市,是改革的城市,是一个诞生奇迹的地方。

  记者:您曾经说过一句话,优秀的企业家必须要拥有看到产业终极形态的能力。能不能再给我们介绍一下什么叫产业终极形态的能力?

  张思民:新时代科技文明带来的很多改变,这一定是有的,是不断进步的。但今天西方的领先国家,已有的产业形态必将影响到我们。他们的今天可能就是我们的未来,或者必定有雷同和相似的地方。比如医药健康产业,目前讲到中国的情况是多、小、散、乱。我们有10000多家医药商业公司,5000多家医药工业企业。百强连锁占的份额非常小,有几十万家药店,但实际上在成熟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产业格局。中国经过改革开放这40年,我们已经是医药消费大国,目前市场规模仅次于美国,但还不是医药强国。

  记者:海王的产业终极形态是什么?

  张思民:我们是一个全产业链公司,在各个板块上积累了相应的时间和历史,也有一些我们对这个领域独特的思考。海王从创新研发到生产制造、医药商业、零售终端,未来包括健康服务、健康管理,都有布局。但这个过程中,它们既要有机地统一和关联,也要相互协同,更重要的是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里,靠什么赢得未来,最重要的是创新。有句俗话说,一流企业是定标准的。中国企业今天在医药行业,制定标准的太少了。例如一个世界级的一类新药,就是一个制定标准的过程。这个标准,中国的一类创新型新药不是多了,是太少了。但随着继续深化改革和国家目前出台的一系列引导政策,沉下心来20年,中国会成为医药创新大国。对此,我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走过30年我知道,过去的创新举步维艰,各种各样的诱惑,包括过去的不良规则,引导企业不做真创新,做伪创新。改个剂型就可以加价10倍、20倍往外卖。伪创新能够在市场上流行,谁还做真创新。但这都是阶段性的,我们不要被这些诱惑所迷惑。有句话说得好:不畏浮云遮望眼。中国医药企业必须坚持创新,真刀真枪地、扎扎实实地向世界一流的新药去挑战,这是企业家必须坚定的事。

  

  张思民在海王星辰门店

  记者:您是怎么看待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国家政策?

  张思民: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战略,还例如东京大湾区、纽约大湾区。我觉得粤港澳大湾区更具魅力。在这片沃土上,聚集了7000万人,目前人均GDP已经达到2万美金。粤港澳大湾区既是国家战略,同时也应该是健康产业的高地。这里面未来会通过充分的开放,引进吸收,会成为在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大健康产业集群地。海王本身就在粤港澳大湾区里,海王集团、海王生物、海王英特龙、全药网都在这个湾区里,这个湾区里有创新的基因,有各种资源要素的有效配置。海王在未来会有很多机遇,大湾区也会演绎出非常多的创新创业、大健康方面的故事。这个行业未来的集中度会高度提高,创新能力会进一步加强,规模会进一步放大。我是对海王很有信心的。南山的党代会已经把海王写进世界500强的种子梯队,我希望经过两年、三年的努力,我们能进入世界500强,代表中国的企业参与全球竞争。

  记者:您觉得现在的创业环境和您当年相比较,是优势多一些还是挑战更多一些?

  张思民:我觉得创业的软环境越来越好,这是肯定的。但当年物资短缺,是短缺时代背景下的创业,今天物资充分发达,当然也有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这两个背景不一样。改革开放40年的成果积累到现在,是从短缺经济走向繁荣经济或者富裕经济的过程。从软环境上,放、管、服务等,这些都比过去有进步,而且进步的幅度很大。理论上说,从创业环境说,一定比过去好。从服务型政府的心态来看,全国各地都是这样。深圳就不用说了,一定是这种情况,只是创业的大背景不一样。

  

  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

  记者:以您个人的经历,您觉得作为现在的年轻人,在创业过程中,最应该注意什么?

  张思民:我觉得一定是要心中有爱,勇于坚持,百折不挠才行。不能一碰到困难就退缩、回头了,当然对自己要有一个客观正确的认识,判断好自己的能力和你所处的环境,要有机融合。创业成功是多要素的结合,要结合好。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年轻就有试错的机会,而且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年轻人勇于奋斗,勇于尝试,不试,老了再想试就犹豫了。年轻,创新能力又好,无私无畏,善于学习,勇于挑战。但我相信80后、90后甚至00后这帮年轻人一定比我们强,因为他们获取的知识结构、视野、经历,都比我们好。我们的未来会更好,年轻人比我们强。

  记者:我记得您在有一次讲话中提到,企业家精神的第一要素是渴望成功的本能和天性。怎么理解这句话?

  张思民:内心深处一定要有一个梦想。心中那份梦和心中那份追求,是支持你成功的最大原动力。任何企业家,他应是一个创新的引领者,会讲故事,会带领团队往前走,行军打仗。在这过程中,会有很多爬雪山过草地、艰难困苦的时候。如果你心中没有信念,你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带领团队?怎么能走过艰难曲折,走向胜利的彼岸。企业家对理想的坚持,对梦想的执着。这是核心要素,必须要有,没有这个是不行的。还有一点是情怀,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更是企业家内心一种最坚实的力量。

  记者:现在海王包括您,都已经是功成名就了,您还有梦想。

  张思民:我觉得功成名就不能这么说,它永远在路上。

  记者:您今天一直在强调,一直在路上。

  张思民:永远在路上,因为创新永远在路上,创业永远在路上。我们讲没有永恒的企业,甚至百年老字号都不一定敢当,它是时代的企业。但在这个过程中,在激烈竞争充分的情况下,任何松懈,都会前功尽弃。

  记者:下一步您的梦想是什么?

  张思民:确确实实还是有梦想要追求的。中国健康产业前景光明,从事这个行业,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坚持30年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历史机会。机会摆在面前,有过去30年持续的坚持,有对未来更加清醒的判断和更加美好的愿景,我相信我们未来一定会走得更好。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