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IPO 我想放弃却又不敢 谁来帮我?

  Pre-IPO仍旧是新三板2018年最重要的投资概念之一,但挂牌企业IPO已不再容易。愈发严格的审核理念、整体走低的过会率正在逼退一些“心虚”的IPO项目。

  2018年发审委共完成51家企业的IPO审核(已剔除4家取消审核及3家暂缓表决的企业),其中23家过会,通过率仅45%。

  与去年全年81%的过会率相比,今年IPO发审可谓是“严字当头”。今年新三板已有8个IPO项目主动撤回申报材料,放弃IPO排队。延续去年12月以来IPO企业终止审核的密集频次。

  2017年12月份,在证监会发行部“严打”中止审查等拖延症情形下,包括10家新三板公司在内当月共有45家回撤材料。

  终止审查节奏不停 新三板撤回8单材料

  截至2月13日,来自新三板的8家申报企业宣布终止审核。“调整上市计划”这样的笼统理由为多数企业所用,包括排队时间长达两年的湘佳牧业、携带“三类股东”的奥迪威、业绩连续下滑的天堰科技等7家公司。

  今年第一家撤回材料、排队时间超过1年的曙光电缆,则将半途而退的锅甩给了保荐机构—金元证券。

  1月8日,曙光电缆董事会通过终止审查议案,“由于保荐机构的原因,现经公司管理层认真研究和审慎思考,拟调整上市计划,终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

  网游公司绿岸网络于1月31日决定终止IPO,现在看来涉及信息披露质量的问题或许是公司挥别IPO的重要原因。因为游戏不是实体产品,游戏类公司在IPO财务核查方面存在天然的劣势,各项数据的真实性难以核查。一直以来监管层对于游戏企业IPO的态度都比较谨慎。

  去年12月20月,绿岸网络收到证监会关于《首发申请文件落实有关情况的告知函》,该告知函要求公司及中介机构就提高网络游戏类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信息披露质量的相关要求,开展相关核查验证工作,并在规定的时间内按要求回复。

  业绩不佳是共同的悲剧

  在各种书面原因的掩盖下,其实业绩下滑才是企业打退堂鼓的重要原因。据解读君统计,2018年至今终止审查的8家公司中,4家业绩出现持续下滑,其中4家出现负增长。

  2月9日同日撤单的天堰科技、湘佳牧业,均自2016年开始出现业绩负增长,当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5%、45%;奥迪威2014年实现扣非净利润3443万元,此后盈利水平受到持续挑战,去年上半年业绩大幅滑坡(-71%),扣非净利润仅实现可怜的665万元。

  而若以3000万元净利润的隐形门槛来看,洁特生物、奇致激光、凯雪冷链均无法达标。洁特生物的业绩虽然在报告期内逐年增长,但规模体量实在过小,2014年-2016年未有一个年度净利达到3000万元。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奇致激光2016年不足3000万元,凯雪冷链勉强满足。但两家公司的业绩增长并不稳定。奇致激光更是出现净利润逐年往下掉的情况,甚至到了2017年1-6月利润增长由正转负(-15%)。

  IPO企业命运: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撤回IPO材料的企业常常被视为A股闯关失败者,而新三板市场对这部分企业实际上非常残酷、毫无情面可言。2017年终止审查的数只新三板股票,均在复牌后遭到投资者抛售,股价一泻千里。

  迈奇化学是新三板第一个IPO集邮地雷引爆。2017年5月9日,迈奇化学复牌首日,3分钟内暴跌超过78%,市值从复牌前11亿元瞬间缩水至2.4亿元。停牌前213名股东,只有差不多20%的人不计代价逃出,而更多的股东当初被IPO美景吸引,如今被深度套牢。

  金丹科技、宏源药业、华灿电讯、海纳生物、圣迪乐村等都在新三板沦为“第二个迈奇化学”。在上市辅导公告后,IPO排队期间,它们是新三板投资者的宠儿,趋之若鹜只谋得一票。但一旦IPO大方向稍有差错,它们旋即被弃。

  如无意外,今年新增终止审查的8家公司复牌后也是命运飘萍。奇致激光正在申请从新三板摘牌,这样一来奇致激光或许可以避免二级市场遭到伤害,但如何解决113名股东的争议更需要博弈。

  而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的曙光电缆,已经在着手寻找沦为“仙股”之外的出路。在终止IPO后曙光电缆公告称将延期复牌,公司近期有收购计划,预计最晚恢复转让日期为2018年4月17日。

  对于股价被IPO预期严重绑架的情况,东北证券股转业务部董事总经理张可亮认为,这归根到底是新三板严重依附于A股的估值体系,没有自己合理的估值定价体系造成。“所有的市场参与主体基本都是以A股的高估值为锚,用传统A股的估值方法对新三板企业进行打折估值。”

  “新三板市场首先必须找到自己的定价之锚,建立起自己的估值体系,只有这样才真正标志着新三板市场由内而外、由表及里地成为一个独立市场,而不是最核心功能都是依附于A股的预备板。”张可亮说。“新三板如果能够完成这步跨越,必将重新为创新型、创业型的中小企业定价,重新定义中国企业的资产价格。”

  如何找到定价之锚,如何打造新三板定价体系?张可亮认为一个良好的锚应该具备稳定性、可观测性以及市场参与者的充分认可性,最好的方法是推出精选层,将精选层建设成新三板的一个定价之锚。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