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创期他们工资不及员工一半,深耕20年搭上智慧城市发展快车

  小商每年都会进行多次港澳通行证的签注。从一开始用蓝色小本走人工通道到现在用卡式证件自助通关,从最初的出入境政务大厅排队续签到后来的网上预约快递上门,再到现在24小时自助服务厅3分钟完成办理,小商明显感觉到政务系统发展给生活带来的便利。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研究报告,2015年中国电子政务总体投资规模达2245.3亿元,未来电子政务市场仍将保持较快增速。预计到2018年总体投资规模将超过3400亿元。

  

中国政府行业信息化的发展历程

  电子政务是智慧政务的重要内容,也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2007年,当智慧政务还停留在概念阶段的时候,一家名为科创信息的企业就已经开始布局智慧政务系统建设,成为湖南省内最早从事电子政务软件研制的公司之一。

  如今10年过去,科创信息已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互联网+政务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智慧政务领域客户覆盖湖南、湖北、云南、河南等省的党政机关及其下属国土、公安、财政、税务、环保、卫生、教育等部门。

  “城市是一个综合体,智慧政务解决方案考验的是供应商的综合能力。而我们的优势在于对具体个案的理解上。”在全景网的演播厅,科创信息董事长费耀平将拇指和食指捏紧,比划着向我们介绍公司从初涉到深耕城市智慧体系的全过程。

  费耀平接受全景商学院的专访 付强/摄

  老总工资不到员工一半

  起源于改革开放时期的高校校办企业,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大特色,也是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试验田和产学研结合的载体。校办企业的出现,有效促进了高校的教育改革,也为改善办学条件提供了物质基础。

  科创信息的前身,是成立于1998年的长沙科创集成系统集成有限公司(下称“科创集成”),也是长沙铁道学院(现合并成为“中南大学”)的一家校办企业。

  “改革开放,学校很多人下海,因为学校鼓励这件事情。当时我研究生毕业了,那一年教授也当了。我们属于喜欢动手的,办公司无非就是把这些人合起来,做了一个公司,但是在学校的框架下面。”费耀平回忆说。

  科创集成成立之初有五个创始人。除了费耀平,李杰、李建华、刘星沙和刘应龙也是长沙铁道学院的教授或者高级工程师。

  科创信息的另外四位创始人:李建华(左上)、刘星沙(右上)、刘应龙(左下)、李杰(右下)

  企业创办水到渠成,经营起来却比费耀平想象的要难得多。科创集成起步做的是IT集成业务。一开始,写程序、跑市场,甚至布线拉光缆等具体活儿,都需要这些曾经的大学教授亲力亲为。

  在高校内做研究、争取课题,费耀平早已习惯用科学思维来工作生活。一下子进入市场解决实际应用问题,费耀平还没完全建立起市场思维,市场压力就已经迎面而来。

  “公司一个最大的任务就是解决用户的问题,要拿出乙方的姿态去适应。另外一个问题招聘了一些员工,怎么来发工资,这个压力比较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过几次到时间发不出工资的经历。用户的钱没有收回来,可能就差几天,月底到了却发不出工资。”费耀平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

  费耀平心里清楚,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优秀的人才有多么重要。但工资发放不稳定,凭什么留住人才?他和其他几位创始人收紧了自己的钱袋子,给员工开出了九十年代末期相较于同行甚至大部分行业,都有竞争力的工资待遇。

  “企业要发展,要聘请高手过来一起合作,首先要让员工过得比较好。当时我们的员工大概月薪1500元,我们几个老总的工资只有600元。”费耀平说。

  从高校网到政府网

  一家优秀的企业总能准确把脉国家的产业发展动向,并从中寻找自己擅长的领域提前布局。科创集成就是这样的企业。

  如果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从高校开始,那么科创集成的发展就是从高校网络开始的。

  1995年,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建设全面启动。全国各地的高校陆续开始规划建设自己的计算机校园网络。

  “我们作为专家,到铁道部去参加铁道部所有高校网络建设的规划,当然也包括我们学校的规划。当时唯独我们学校买了设备之后可以自己做校园网。在区域市场上,人家都还没有这个能力,如果已经具备这个能力,自然就发展了。” 费耀平说。

  科创集成首先获得了来自长沙铁道学院以及当时的中南大学校园网建设订单,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很快,更多高校慕名而来,希望科创集成参与规划自己的校园网络,科创集成的校园网集成业务越做越大。据不完全统计,其时湖南省超过60%的本科院校一期校园网的规划建设都来自科创集成。

  随后,国家网络建设规划开始走进各大政府部门及国企。早已在业界崭露头角的科创集成也自然而然将网络集成业务的触角伸向了新领域。

  “我们是从教育到政府。第一期湖南省政府的内网、外网是我们公司做的,湖南移动的CDN网络总集成也是我们公司做的。”

  凭借高校的理论积累和稳定的人才队伍,科创集成的IT集成业务在教育和政府领域推进得顺风顺水,不仅获得工信部计算机系统集成一级资质,还在2007年首次实现省内IT集成业务破亿元。

  实现城市智慧N次方

  “有了网络,政府就要有应用,所以说跟着应用就有需求了。”费耀平对市场的动向看得很清楚。早在集成业务蓬勃发展的时候,他就开始悄然酝酿企业的下一场变革。

  2007年,科创集成完成股份制改革,同时更名为湖南科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创信息”),正式吹响向应用软件定制与开发方向转型的号角。

  2007年科创集成改制时,董事长费耀平、总经理李杰为公司揭牌

  “市场基本上很多公司都能做硬件,标准化程度已经相当高。应用软件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它带有半定制的特点,需要做一些个性化的定制改造。”费耀平介绍。

  费耀平口中的应用软件“半定制化”,就是现在市场上颇受欢迎的科创模式。科创模式主打“网格化+平台”和“互联网+服务”。

  费耀平说,“网格化+”是智慧城市的基础性管理平台,“互联网+”是智慧城市的便捷服务平台。建设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智慧城市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趋势,而利用“网格化+”、“互联网+”等新手段、新技术,打造新型智慧城市的基础平台,能有效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增强信息惠民能力。

  “网格化实际上就是把一个城市划分成一个一个区域,我们强调多网融合。例如民政部搞了一个便民服务的网格化,现在消防、计生、食品安全,所有都叠加在这个网格里面。”

  具体到智慧政务上,传统城市和政府按业务、管理职责分别设定,各部门各司其职,城市基本运行数据孤立存在于不同的“烟囱”中。科创信息的智慧政务构建思路就是先运用大数据、云平台、物联网等技术完成基础管理平台框架设计,再在后续产品培训、便捷服务功能上进行个性化完善。整个过程既综合城市总体,又关注各部门的具体特点,让各政府部门间的应用和数据做到相互独立又紧密关联,继而实现城市智慧化无限延展的N次方。

  2015年12月,科创信息承建的湖南省住建厅城镇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上线启动仪式现场

  “目前整个软件开发行业正在从单一产品竞争向综合能力竞争转变。而我们在综合解决方案的理解上,要比竞争对手好一些。”费耀平对科创模式有着充分的自信。

  科创信息同时将智慧政务的服务模式延伸到智慧企业领域。如今对于制造业客户,科创信息做的服务已经不是简单的生产加工环节智慧化,而是一个设计、工艺、采购、制造、包装、运输、销售、服务全方位的综合智慧体系。

  2014年到2016年,科创信息分别实现营收1.89亿元、2.49亿元和2.71亿元。其中,2016年,智慧政务实现营收2.17亿元,占比80.21%;智慧企业实现营收5354万元,占比19.79%。

  浮法玻璃检测龙头的转型

  在科创信息的业务板块上,还有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细分行业——机器视觉。机器视觉是电子渠道和企业管理以外,科创信息在智慧企业服务上深耕的又一领域,也是公司最有市场竞争力的业务领域。科创信息的机器视觉技术目前主要运用于浮法玻璃的生产检测。

  费耀平介绍:“工业上五六米宽生产线上的玻璃还在生产成型过程中,我们就对它进行实时监测,找出里面含有什么石子、什么气泡之类的缺陷。可能就零点几毫米,但是做实时检测和处理。”

  机器视觉化设备现场运行

  在浮法玻璃生产检测领域,科创信息自主研发的片带材在线检测解决方案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产品性能均处于国内市场领先地位,已获得多项专利与核心技术,并在国内近30%的浮法玻璃生产线上应用。

  “几乎所有大的玻璃生产商,包括福耀玻璃,都是我们的客户。玻璃缺陷的检测,这个领域我们在国内是很强的,没有竞争对手,基本上是跟德国企业在竞争。”

  招股书的数据显示,科创信息的机器视觉业务在2016年实现收入金额1332万元,相比2015年增长率达456.3%。其主要原因是受国家产能调控政策影响,国内浮法玻璃原片生产市场在2015年出现萎靡,导致科创信息机器视觉业务收入2015年较之2014年出现较大下滑。2016年,受益于下半年房地产市场的回暖及收购威斯理获得的高性能机器视觉处理平台,科创信息的机器视觉业务收入显著回升。

  费耀平坦言,由于国内玻璃行业产能过剩,加之浮法玻璃初加工检测市场容量有限,该领域未来市场空间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目前,科创信息正积极将技术向手机屏、平板电脑屏等玻璃深加工及铁路、烟草、钢铁等其他行业的视觉检测领域进行应用拓展。机器视觉仍将是科创信息上市后会着重关注的领域。

  费耀平及科创信息其他高管在深交所敲响上市宝钟

  在科创信息的招股书上,我们还看到了这样一组信息和数据: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即由费耀平、李杰、李建华、刘星沙、刘应龙五人共同管理,本次发行前五人合计持有公司49.78%股份,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同时,五位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比例非常接近。

  费耀平非常喜欢公司管理层以及上下级这样的合作状态。“这就说明这个公司不是造出来的,是很自然形成的。要做一个公司大家入股,我们每个人拿出来都一样。在早期如果要增资扩股,要么就是利转股,要么就是每人给一个额度,必须交。其他员工也是,有多少工龄的骨干,认缴一个额度,如果不愿意认缴就算了。那时候也没想到会上市,只是想把这件事情做好做大,一直往前走,就这样。” (撰文:小琼)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