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博拉网络率先从三类股东问题中突围 ,IPO上会不远了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博拉网络等一部分IPO公司排队名次止步不前、上会遥遥无期,而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问题:携带三类股东。

  2016年4月博拉网络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18名股东中的“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为两只契约型基金,合计持有2.73%股权,均是2016年3月通过定增进入。

  此外博拉网络还有一个间接持股的三类股东,第二大股东重庆西证价值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东之一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招商财富-西证并购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距2016年4月29日创业板上市申请获受理以来,博拉网络IPO排队时长已超过500天,目前最新排名是48/207。而申报晚于博拉网络的新三板公司中,已有13家上会。

  而到了10月9日,博拉网络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成为新三板拥有三类股东问题的企业里,首个预披露更新的公司。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解读君发现博拉网络这次股东名单中,“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和“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不见了。

  解决三类股东问题靠内部转让

  也就是说,博拉网络已经解决了敏感的三类股东,无意外的话将进入最后的审查阶段,而这次股权清理竟然发生在IPO排队期间。

  虽然目前三类股东是否系IPO企业的适格股东尚无定论,但为不影响IPO审核,有三类股东问题的企业多会主动审查、清理。博拉网络对上述两只契约型基金的处理,正是出于“为符合首发上市关于股东资格适格性的监管要求”。

  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我们得以窥得博拉网络本次清理三类股东的运作手法——内部转让。而在博拉网络这两起三类股东股份转让中,公司股东尤启明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处理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的190万股股份中,博拉网络第七大股东重庆龙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是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将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11名合伙人吸收为新股东。然后再用这笔增资款项受让其190万股股份。

  通过内部股东的股权转让,博拉网络顺利将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清出股东名单,同时保障损害到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的后续收益,可谓两全其美。

  而重庆龙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是由尤启明和黄钦芝于2014年7月3日出资设立,设立目的就是为实现间接持股博拉网络。

  而在另一只契约型基金——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的退出中,尤启明更是直接受让了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将所持有的50万股。在此之前,尤启明个人已直接持有博拉网络240万股。

  除了上述清理完毕的两只契约型基金,其实博拉网络的股东里还隐藏着一个间接持股的三类股东,公司第二大股东重庆西证价值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招商财富-西证并购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但博拉网络本次的三类股东清理并没有涉及于此。

  实际上并非所有的三类股东都是洪水猛兽、被IPO拒之门外,如果间接持股的三类股东背后出资人层次简单、人员清晰、无结构化方式、与IPO公司无关联关系,也能够通过审核,此前已有海辰药业、长川科技携带三类股东过会的例子。

  IPO排队期间清理“三类股东”

  三类股东是当下新三板公司IPO的一大障碍,但多数的企业都选择在申报前完成清理,如成功过会的九典制药。申报前夕,九典制药与九鼎新三板1号私募基金协议后,后者将其持有的30万股转让给同样由其管理的苏州惠康。

  因为在排队期间,IPO企业进行股权变动是异常敏感的事件。

  证监会曾明确表示,股份有限公司在IPO申报期间,不宜再发生股权转让。如果发生,中介机构应重新履行尽职调查责任。原则上需要撤回申请文件,办理工商登记和内部决策程序后重新申报。

  可以看到,同为新三板IPO公司的洁昊环保,此前由于拟对部分股东的持股进行调整,于是在排队一年后,主动撤回了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而本次博拉网络对三类股东的清理也是发生在IPO排队期间,股权发生变更的9月18日,正是博拉网络从新三板摘牌的日子。自去年4月IPO申请获证监会受理后,博拉网络便按规定在新三板停牌。但三类股东的清理势必涉及股权变动,为了能够顺利交易,博拉网络只能出“摘牌”一策。

  那么在会期间发生股权变动,到底对IPO进程会有哪些影响?博拉网络会不会顾此失彼,虽然清理了三类股东,但却触到其他政策红线?

  对此,保荐人代表“投行泰山”的观点认为,在不影响实际控制人认定的前提下,老股东内部之间转让股份的案例较多。从一线沟通情况来看,证监会审核人员认为如股转受让人是老股东,因中介机构已对其核查,所以可以接受,不用重新申报。但需要券商项目组将该股东变更事项提前告知预审员,由其或主管的处长判断重要性和影响程度。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