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当医生的木匠 如今带领九典制药成功上市

  1976年,夏秋交替。在湖南南县的一家乡镇手工艺联社里,一个叫朱志宏的不满14岁的男孩,操着沉重的木工工具,开始了木匠的学徒生涯。

  埋头于刀锯斧凿油漆的木匠活中,一天下来,男孩累得有点吃不消,内心深处的积郁也无处排解。与斧头和锯子为伴的日子,与他的梦想相距太远了。

  这个心气很高的男孩将目光投向远方,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40年后回到家乡,朱志宏的身份变成了湖南九典制药(300705)的董事长。

  湖南九典制药外观

  近两年,朱志宏带领着九典制药在资本市场快速发展:2015年7月登陆新三板,6个月后启动IPO辅导工作,334天成功过会,一举打破当时新三板IPO转板最短的时间纪录。

  但显然,科研出身的朱志宏对这组被市场热议的数字并不特别在意。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对这些东西我没什么感受。”

  从辍学木匠到化学研究生

  朱志宏是个执着的梦想家。不管命运如何将他引向岔路,他总能重新找回梦想的跑道。

  1962年,朱志宏出生在湖南益阳南县一个并不富裕的工薪家庭,父母亲都是乡镇医生,家里共有兄妹三人。朱志宏从小好学上进,却在初中因为家庭经济拮据而辍学,父母商量着给他找了一名木匠师傅,希望他学一门手艺谋生。

  朱志宏实在不喜欢一眼就看到尽头的木匠生涯,但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坚持做了近两年。恢复高考后,在父母的鼓励和支持下,朱志宏又重新回到了校园。木匠没有当成,但近两年的学徒生活让年轻的他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与不易,再次回归校园,朱志宏迸发出了强烈的求知欲望,他用了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和精力来追赶荒废的功课。那时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考上一所医学院,日后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医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0年夏天,朱志宏如愿收到了湖南师范大学化学系的录取通知书,然而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与喜悦,因为这个专业与他想当医生的志向相去甚远。

  “我根本就没填,我所有填的都是医学院,但最后来了这样一份录取通知书,当时很吃惊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拼尽全力才赢得的高等教育机会,朱志宏不敢轻言放弃,因为他没有条件重来,他在大学期间继续保持勤奋的学习状态和钻研精神,不知不觉中竟发现自己爱上了化学。

  “进大学以后,我发现我还是喜欢化学的,特别是有机化学,并且我的思维也适合学化学。”

  1984年,大学毕业时,他被分到南县一中任教。现实的困顿浇不灭朱志宏追梦的决心。在南县一中,他除了完成繁忙的教学工作,每天还抽出时间自学。1986年,朱志宏顺利通过研究生考试,进入兰州大学化学系。

  1989年,朱志宏的研究生毕业照

  “人,就是要有梦想和追求。如果没有梦想,我可能只是一名手艺普通的木匠,如果没有追求,我可能就是一名默默授业的老师。当然,木匠可以服务乡邻,老师可以为学生解惑,但那都不是我追求的人生。”

  初次创业只为更好做研发

  1989年,朱志宏硕士毕业,进入湖南医药工业研究所,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从此与药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国家的新药研究刚刚开始,从政策法规到技术指南几乎是一片空白。加之科研体系限制,基本是按人头拨款,经费非常有限,很多科研人员都难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

  朱志宏不允许自己在按部就班中消磨锐气。他开始反思,为什么中国的新药研发及申报总处在世界的后面?为什么新药大都是欧美人的专利?为什么中国不能自己研制新药?按照当时国家的法律法规,国外已上市而国内没有的药品也属于新药,昂贵的进口药和仅在国外上市的药品如果在国内能仿制,不也是利国利民吗?想到这些,他一头埋下去,将时间和精力全部献给了新药实验课题。

  “那个时候没有钱搞科研,政府也没有课题,都是自己找项目来做。下班后我仍然在实验室,节假日我也绝大部分时间在实验室里度过,连同学聚会也很少参加。”

  2000年左右的朱志宏

  勤奋刻苦终结硕果。朱志宏与同事合作成功研发出多款新药,填补了国内空白,并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然而,要将科研成果变成可上市销售的药品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这也是当时科研领域的通病。事业单位体制方面的局限让朱志宏的很多想法和成果难以付诸实施,也使他的满腔热情降到了冰点。他开始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是继续拿一份安稳的工资,捧着铁饭碗图个安逸?还是放弃铁饭碗,迎接挑战,自己出来创业?

  彼时恰逢“九二南巡”,政府鼓励科研人员下海创业,同时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内许多药厂迅速成长。但由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一些药厂对研发不看重,他们更青睐“短平快”的方式,主要生产销售一些市场常见的老药;而另一些新兴的药厂,目光高远,希望推出更多疗效好、安全性高的新药,但因研发能力不足,工艺水平有限,急需技术引进或委托研发,这时朱志宏发现自己正好可以发挥特长,为药厂研制新药,这也是他的兴趣爱好所在。

  “那个时候愿意投入做研发的企业我进不去。我能够去的,他们没有实力,也没有兴趣投入金钱来进行新药的研发,所以我决定了,那就自己做吧。”1996年,朱志宏成立医药科研公司,开始了自主研发新药仿制药的艰辛之路。

  二次创业,让实验室与车间零距离

  创业之艰难,未曾有过创业经历的人或多或少都能理解;但科研之辛苦,没有科研经历的人却很难体会到。真正的科研来不得半点虚假,实验是枯燥单调的重复。科研公司成立之初,为了研制一种新药或得到一个数据,朱志宏亲自做过的实验难以计数。有时,一个枯燥的实验一遍又一遍重复做,有时通宵达旦,甚至几天几夜都得不到休息。

  “失败时,失落的心情难以言表,成功时,喜悦的心情无以名状,往往一个新药研究课题做下来,人都累瘦了。”

  创业初期既缺资金,又缺渠道,朱志宏既当研究员,又当销售员,经常在实验室、客户和药厂之间连轴转,忙得昏天黑地,全凭当学徒时养成的钻劲和韧性才能够坚持下来。

  1997年,朱志宏着重开展仿制药的研发,仿创结合。慢慢地,有药厂向朱志宏的研发企业预定一些新药品种,他的药品研发事业逐渐步上了正轨。

  “当时我们有原料药、有制剂,但转让的时候有一些制药企业只有制剂生产线,没有原料药,所以这些原料药落不了地。当时我们就考虑,既然原料药他们不能生产,那么我自己来搞个厂,来生产一些原料药。”

  九典制药现代化的生产车间

  更重要的是,朱志宏目睹自己公司研发转让的品种,给一个个药厂带来了可观的经济与社会效益,相比之下,自己的研发企业所获并不多。这让朱志宏萌生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创建一家医药生产企业,实现实验室与车间零距离,同时进一步扩大创业规模,获得更广阔的发展天地。

  “当时很多人都不赞成我办实体企业,认为这风险太大、也太辛苦,每年研究几个新药品种卖出去,不愁没钱用。这时,我反复问自己,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又是什么?是小富即安,还是富而求进,再上台阶?”

  不安分的朱志宏最终决定跳出自己熟悉且相对稳定的科研“地带”,实现了由科研人员向企业家的真正跨越。

  “过亿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浏阳河,湖南母亲河湘江的一级支流,以逶迤秀美闻名于世。一曲优美动听的《浏阳河》,也让很多湘江儿女从小就对浏阳心向往之,朱志宏就是其中的一个。

  有幸的是,2001年,朱志宏带着他创立的湖南九典制药有限公司,正式落户浏阳生物医药园,这是浏阳河以东,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厂房。 从一个小有积累的民营科研所到一个高科技的现代化药厂,光有激情、技术还远远不够。开弓没有回头箭,攻坚克难勇向前,既然选择了改变,再多的困难都要扛下来。

  办厂期间,从前期的厂区规划到实际建设,朱志宏都身体力行,有时就吃住在工地。六月的夜晚,蚊子很多,工棚里热得像蒸笼,朱志宏挥汗如雨,与工友们一起讨论图纸,修改方案。在朱志宏的努力下,新建的药厂终于通过了国家GMP认证,开始了正常的生产销售。

  也就是以浏阳河为起点,九典制药逐步建立起从药品制剂到原料药,从药用辅料到植物提取物的有机产业链。目前,九典制药研发生产的药品涵盖抗感染药、抗过敏药、消化系统药、呼吸系统药、心脑血管药、妇科药、补益类、贴剂等领域。其中,主导产品盐酸左西替利嗪、奥硝唑、地红霉素等原料药及口服制剂的市场份额位居行业前列。

  九典制药厂奠基仪式现场

  “公司营收过亿是哪一年?”

  “我没有特别的感觉,这真不是我考虑的。过亿又怎么样,我觉得这是小目标。过亿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对于营收数据并不特别在意,这是典型的朱志宏风格。但这并不影响九典制药在过去的几年中的持续增长,交出的是令人满意的业绩答卷。

  2014-2016年,九典制药实现营业收入2.66亿元、2.90亿元、3.76亿元,净利润3778.67万元、4464.28万元、5452.73万元。

  做不成最好的医生,就研制最好的药

  “九转中西、典诺健康”,是九典制药的企业理念,也是朱志宏的人生抱负。

  “九转”来自于道家。道家炼制金丹,分一转至九转,丹以九转为贵。转数越高,药效就越好,后来也寓意为通过艰苦的努力达到比较高的目标。

  “中西”,代表九典制药的两大主业,化学药和中药。“典”,则为药典,是一个国家记载药品标准、规格的法典。

  朱志宏希望通过传承中医文化,再引进西方先进的科学方法,将两者结合,研发生产出更高品质的药,改善世人的健康水平。

  “其实无论是谁,当自己生病了,或者是家里人生病了,到医院以后,第一句话就会说,给我请最好的医生,给我用最好的药,即便是平时对医疗费用有一些抱怨,但是真正进了医院,头脑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所以我就希望能够生产出最好的药,让生病、住院的人用到最好的药。”

  九典制药始终恪守“九转中西 典诺健康”的理念

  朱志宏说,中药在疗效方面得到越来越多国内外患者的认同。特别对于慢性病,当化学药疗效不佳、甚至弊大于利的时候,中药就显示出了它的独特作用。九典制药现在有一些中药已经出口到国外,也通过了国外的药品监管部门的认证,今后还会加大中成药的研发和生产力度。

  但现阶段,朱志宏会把主要精力会放在化学药品上,以尽快适应国家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政策。根据政策要求,已批准上市的仿制药品,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品必须一致,临床上与原研药品可以相互替代。目前,九典制药正在对重点类别产品,综合市场覆盖范围、市场占有率等因素,确定不同品种所处的位置,分类分批次完成一致性评价工作。

  “一致性评价有助于规范国内仿制药市场,对于具有研发优势、规模优势的制药企业属于政策利好和市场机遇。”

  招股书显示,除了“一致性评价”,九典制药近期还根据国务院去年发布的“两票制”政策,调整客户结构和销售模式。“两票制”,简而言之,就是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目前常见的多票,减少流通环节以降低药价。对此,眼光一向长远的朱志宏表示,“两票制”在长期来看将在流通层面给药企更多主动权。

  “我们前面一直采取的都是招商代理。招商代理产品上市后推进比较快,销售费用会低得多;实行两票制以后,我们就是选择资金实力比较雄厚,配送范围比较广,还有终端开发能力比较强的配送商来进行合作。推广方面,我们更多的与专业推广机构合作。”

  接受全景商学院专访时的朱志宏略显拘谨,但一走出录影棚,状态放松的朱志宏就开始迈开大步,径直向前,一如他一路走来的人生姿态。

  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要一路风雨兼程。

  对于朱志宏来说,企业和人生都没有终点线。

  “我还谈不上成功,总感觉企业发展得太慢。做企业的人,没有谁会说达到了自己的理想状态,或者说就保持在那个状态吧。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止境。”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