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产品和设备就下海创业 他靠一条细线敲开百亿级市场大门

  

点击收看岱勒新材(300700)董事长段志明专访视频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发现了杠杆原理后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整个地球。而岱勒新材的段志明用首条大规模投产的国产金刚石线,成功敲开了国内硬脆材料切割领域百亿级市场的大门。

  如今,在岱勒新材的厂房里,每天生产都马力全开,线缆上一卷卷盘缠着的金刚石线供不应求。

  “我们现在每个月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尽量提升自己的产能多产出。现在客户需求在快速增长,我们只能尽力去满足客户需求。”

  招股说明书上的数据进一步佐证了段志明所描述的生产场景。2016年全年,岱勒新材金刚石线的总生产量为79857.63万米,产能利用率102.33%;仅2017年上半年,岱勒新材金刚石线总产量就达到87194.17万米,产能利用率101.15%。

  今年上半年,岱勒新材实现净利润3694万元,逼近2016年全年净利润3930万元。

  对于岱勒新材来说,上市募资,扩大产能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段志明(右三)在深交所敲响上市宝钟

  从苹果Home键到太阳能电池

  段志明身上有着理科男惯有的思维模式,要求数字表述,严谨而精确。对于金刚石线如头发般粗细的形容,段志明认为并不够精确。

  “实际上现在有的金刚石线比头发还要细。人体的头发丝直径一般是70μm,而我们生产的金刚石线有的才60μm,肉眼是看不清线的结构的,要用200倍的放大镜来看。”

  如同蜗牛小巧的舌头上密布着上万颗牙齿,段志明口中细过发丝的金刚石线上,均匀地附着无数细小的金刚石颗粒。蜗牛利用牙齿碾碎带刺的植物根茎,金刚石颗粒则能轻易地将蓝宝石玻璃和太阳能晶硅等硬脆性材料切割开来。

  蓝宝石玻璃和晶硅材料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从摄像头、Home键等小区域到手表表盘、手机屏幕等大块件,蓝宝石玻璃在消费电子领域不断渗透。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蓝宝石在智能手机镜头的渗透率达25.5%,Home键的渗透率达12.76%,手机屏幕的渗透率达7.5%。

  苹果Home键

  “蓝宝石玻璃在光学领域最开始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苹果的摄像头和HOME键的应用,当时还讲手机要用蓝宝石面板,但有一定不确定性。现在蓝宝石玻璃在光学领域的应用还是在快速增长,但量有限。”

  晶硅则是太阳能光伏电池的主要材料。2014年,国际开始全面启用金刚石线切割单晶硅,2015年在中国正式导入。去年四季度,多晶硅也开始应用这种方式切割。

  “目前金刚线处于一个快速爆发的阶段,整个市场需求还是蛮旺盛的,因为它是对原来加工方式的一种革命性的替代,现在(快速发展阶段)正好才开始。”

  敢吃螃蟹 也敢“吃软饭”

  段志明接受全景商学院专访

  段志明说自己是一个“文科好于理科”的理科生。高考时随大流选择了理科,其实文科成绩一直优于理科。

  “两方面,一个是有大流的问题。我们省重点中学,大家好像都往理科去学,一看大家,我也读理科吧。第二个,确实在我们原来的学校,理科当时在更有竞争力,那个时候首先还是要考上大学。”

  选一行,爱一行。大学毕业后段志明从事的也一直是与材料化学相关的工作。

  “我比较喜欢想,但是动手能力一般。我为什么选化学?想啊想,然后做做实验,做这个东西正好跟自己的专业是完全契合的。”

  2009年前后,随着LED在照明和显示领域应用场景的不断拓展,LED照明的衬底蓝宝石薄片需求急剧上升,蓝宝石的加工量也快速增加。这促使业界开始重新思考,传统砂浆钢线加工方式存在的效率低、污染重、成本高等问题。

  “现在我们一个合伙人,原来从事前面切割方式(砂浆钢线切割)的设备生产。那个时候国外有人提出来这样一种概念,我觉得未来有这种可能,大家就先尝试创业试一试。”

  于是,2009年,两张办公桌,三个人,段志明的金刚石线公司在长沙高新区成立。段志明给这家理科背景浓厚的新材料高科技公司,起了一个相当文雅的名字——岱勒新材(Dialine)。

  “岱是泰山的别称,勒是切割,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在切割这个行业,在新的切割技术这块,能够成为行业的领导者。第二个我们的商标Dialine。就是金刚石线的英文,有一定谐音。”

  当时在金刚石线切割技术方面,欧美日本等国尚处于实验室技术研发阶段,国内市场更是一片空白。“其实我们的研究跟国外差不多同步。他是有这个实验室的产品,有概念,但是我们最开始起步的时候是没有产品。”

  创业前,段志明是长沙力元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离职涉足这个除了概念就一无所有的新领域,段志明坦言并无后顾之忧,因为爱人的支持是他最坚强的后盾。这位曾经的上市公司高管还打趣地说,那时还做好了不成功就“吃几年软饭”的准备。

  段志明一家三口

  “当时33、34岁。我给我爱人开玩笑,我说我先去试一试,试了不行,40岁出来还是继续可以找份工作。我们那时候房子也买了,长沙这个地方便宜。她是在大学里当老师,两个人过日子,反正有她的工资也差不多了。”

  接住“天上掉下来”的订单

  段志明一开始瞄准的是蓝宝石切割领域的“蓝海”。但创业后,他面临的第一道难题是:没有现成的生产设备。

  幸好,对于材料学出身的他来说,技术研发正好是强项。

  “从我们来说是两个大方面的技术。一个是生产金刚石的设备,因为这个东西原来大家都没有,我要怎么把这个线生产出来,怎么成卷的,这个成套的设备是没有的,包括检测系统,这个要摸索。第二个,我设备生产完以后,我怎么能满足客户使用的要求,客户使用还有很多技术指标,等于是两方面的技术问题。”

  不到一年的时间,岱勒新材就自主研发出了机器设备,并生产出了基本成型的金刚石线产品。2010年6月,段志明开始将初期的产品送到蓝宝石客户中做试切。但比起晶硅,蓝宝石在精细度等方面对金刚石线有更高的技术要求。经过屡次试错和再调试,岱勒新材的产品都无法满足质量要求。

  一次偶然的机会,保定一家光伏企业正好准备尝试金刚石线切割方式。

  “那个时候,因为国内也没有人生产,找到我们,我们正好有这个东西,拿过去切。”

  硅片切割现场

  按照蓝宝石切割标准设计生产的金刚石线,能否运用在标准较低的晶硅切割上?段志明坦言,当时对于产品的性能,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当时是很忐忑的,我觉得那么大一个多晶硅,怎么用这个小的线能够切呢?那天切下来了,就好开心。”

  押注蓝宝石,却意外收获了来自晶硅的第一笔订单。上天眷顾岱勒新材,除了行业先行者的优势,还有他们对技术孜孜不倦地追求。

  “我倒不认为好像改了某一个地方,突然就成了。也没有,就每次进步一点点,在客户试一次,改一个方向;再试一次,又往前走了一步。”

  信仰行业 信任老板

  保定企业的光伏订单有如天降甘霖,缓解了岱勒新材资金方面的燃眉之急,也让公司的生产逐渐步入正轨。段志明的规划是,用光伏补贴蓝宝石线,将赚来的钱继续投入研发,改进针对蓝宝石切割的金刚石线。但这种好日子持续不到八九个月,“金主”的突然变脸就打乱了段志明所有的节奏。

  由于产能过剩等原因,全球光伏行业在2011年突然急速下滑,2011年下半年基本上没了光伏订单,岱勒新材也一下子从上半年最多一个月净利润300多万,陷入了每月亏损的困顿。

  2011年4月,段志明在工厂接待来访客人

  “2009年到2010年没有销售,心里有预期,那个时候人员其实并不多,整个开支这些方面还是有限的。但是到了光伏起来以后,我们增加了人,增加了设备,这个时候成本增加了,光伏直线往下掉的时候是比较难受的,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蓝宝石什么时候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差不多又熬了一年的时间。”

  从“光伏断粮到蓝宝石上位”一年多的时间里,岱勒新材的高管、研发甚至销售团队却保持着高度的稳定。段志明说,困难时期最重要的是对行业的信仰。

  “客户对我们不停的提出,‘你们赶紧拿出个成品出来。’大家有这个方向,虽然说现在满足不了客户需求,但我们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有一天能够做出来。”

  然而,熟悉岱勒新材的人都知道,在那段充满不确定性的时间里,段志明才是企业稳定的“定海神针”。

  岱勒新材现有中高层员工中,有70%、80%都是段志明过去工作十几年的下属。有些追随他至今,已经有十八九年的时间了。

  “像我们这些同事很多都是离开了原来的公司,到别的地方去,听说我创业了又跑过来,大部分是没有谈工资待遇的,大家觉得我过来能够做事就行了。”

  材料学科班出身的段志明可以是一个科研人员,常到厂里和员工切磋技术。

  “技术最开始是我一手带着他们弄的,到现在像电化学这些基础课程,我还是能够拿笔跟他们,来跟他们探讨的,讲解的。”

  2016年9月,岱勒新材员工在新工厂及商标启用仪式上的合照

  在企业困难时,段志明会给员工“画大饼”,讲行业机会;在企业高速发展时,则喜欢给员工“泼冷水”,让他们不至于盲目自信。

  有过管理经验的段志明还可以是一个职业规划师。他喜欢和员工聊天,也总能根据员工特点,给出合理的发展规划和建议。

  段志明闲暇时间非常喜欢看书,各类书籍一网打尽,出差也基本上书不离手。他甚至会在自己买书时多买几本,送给中高层团队充电。

  “像出差或者在家里,我基本上就是看书。住酒店,我基本上电视不打开的,我没别的爱好,就是看书。但我一般三四本书会同时看,有经济类的,有文学类的,也有一些科学类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都看。我看书确实看得很杂,很多。”

  金刚石线降价是行业的自我调整

  金刚石线,最早由日、美等国少数几家企业垄断。以岱勒新材为代表的国产金刚石线横空出世,打破了日美企业的技术垄断,也带来了一场硬脆材料切割领域全新的技术革命。

  以加工太阳能硅片为例,企业如能使用金刚石线切割,效率将比传统切割提升至少2.5倍,成本降低至少30%。原来由日本人掌握核心技术,金刚石线价格曾高达1欧元/米。2010年,岱勒新材的研发突破其价格降到了2-3元/米。

  金刚石线切割市场辽阔的“蓝海”吸引大批资本和企业进场。随着企业和技术渗透率的陆续提升,金刚石线产品形成批量供应,国内金刚石线产品的市场价格下降至 1.2 元/米。

  金刚石切割应用场景

  过去一段时间,下游蓝宝石和光伏行业不断降成本的压力向上游传导,让金刚石线价格继续下降。在段志明看来,这是行业向前发展的正常现象。产品价格下降,行业企业应积极应对,通过规范各方面流程,减少下游降价带来的影响。

  “从趋势上来讲,下游不管是蓝宝石,还是多晶硅,整个行业在快速地发展,它需要也能够容纳更多的企业生存下来。第二个从我们公司整个价格、成本、毛利率关系来讲,公司还是在不断的做技术进步。随着量的增加,本身一些成本、固定消耗也会降低,所以价格有下降,但是毛利率也不一定有很大的降幅。”

  确如段志明所讲,2014-2016 年,岱勒新材硅切割用金刚石线销售收入增长依旧迅猛,从3240.92万元增长到11889.81万元,三年复合增长率为91.54%。

  段志明认为,光伏过去靠政府补贴来引导和推动,现在各方努力已接近平衡点。如能从政府驱动过渡到市场驱动,未来市场仍然会非常大。

  “我们希望光伏整个产业链能够突破平价上网(的问题),能够跟煤电、火电竞争。现在为什么用金刚线切,其实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要降低成本,大家希望通过这块把成本降下来。如果这一步做到了,实际上我们对于未来的光伏非常乐观。”

  2014年12月,岱勒新材新工业园区奠基仪式现场

  而段志明对岱勒新材未来的规划是立足晶硅和蓝宝石细分行业,定位硬脆材料大市场。

  “放大到整个硬脆材料来讲,比如未来我们看好新能源汽车,也包括磁性材料,因此新能源汽车一旦启动,整个磁性材料的需求会非常的大,一定也会往这个方向去。也会像(之前的)蓝宝石(一样),大家从原来的加工方式慢慢过渡到这种加工方式。”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