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是资本市场的尺度

  本文为北拓资本副总裁常亮为饶叫兽新书《饶胖说新三板》所做序言。

  以下为序言正文:

  初识饶兄,是在某某软件公司一间没有窗的办公室里。

  他热情地拉住我,对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滔滔不绝地为我一个人,做了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的专场路演。

  骇人听闻的勤奋。

  自此以后,涉世未深的我逢人便讲:“某某软件真是个适合上市的好苗子,我要是有钱,肯定买。”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一年光是正式场合的路演,饶兄就讲了将近40场,是整个新三板当之无愧的“路演狂人”。对我一个人的路演,并非一见钟情,乃是惯性使然:一开口就收不住了。

  也许正是因为饶兄的专业和热情,让某某软件成为新三板第一家通过做市转让实现“千人千股”的公司。当然,公司基本面才是第一位的,一切荣耀归于领导。

  饶兄的勤奋,仅仅是表象,其底色是对哲学,特别是对认识论的思考和实践。虚实相生,物我两忘,直抵要害:

  什么才是企业的真相?饶兄认为“在资本市场运作中,真相并不重要,因为这个真相实不可得!”

  “我们判断的唯一依据就是企业发出的信号,而不是企业本身,企业的资本动作是信号,财务报表也是信号,企业外的人仅仅可以接触到信号,以此判断企业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时要牢记,那仅仅是信号,不是企业本身。”

  监管层控制是过去和现在的信号,而投融资则是一种依据信号预测未来的活动。饶兄的这本力作,首先是一本关于企业进入资本市场以后,如何认识过去、管理现在以及预测未来的哲学书。

  《1984》中有这样一句话,颇为拗口,却精确描述了过去、现在、未来的关系: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转换为资本市场的语言便是:企业在合规的前提下客观评价现状并把握好稍纵即逝的时机,才能管理好资本市场对企业的预期,而预期本身是可以自我实现的。

  饶兄大作围绕着近年来新三板市场发生的一个又一个经典案例,将自己是如何分析和利用彼时市场莫衷一是的新情况、新问题,原原本本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将拗口的监管语言还原到最原初的动因,拨云见日,纲举目张。

  但这远远不是本书最精华的部分。

  泰勒斯认为:“人是万物的尺度”,资本市场是万物之一,所以人亦是资本市场的尺度。

  因此,饶兄将投融资工作的本质总结为“说服别人”,即关于“人”的工作;哲学是关于人类内心的学问,不可不察。

  凯撒曾在《高卢战记》中愤世嫉俗地写道:

  “人们只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事实。”

  作为高度抽象化的总结,李善友如下这段话成为凯撒名言的现代版:

  “成年人学习的目的,应该是追求更好的思维模型,而不是更多的知识。在一个落后的思维模型里,即使增加再多的信息量,也只是低水平的重复。”

  人如此,书如此,道理如此而已:当越来越多的资本市场读物成为对政策法规的阐释、注解和扩写时,其实不过是在落后思维模型中低水平地重复。这本小书却反其道而行之,畅快淋漓地庖丁解牛,直接在思维方式上授人以渔。

  而在“道”的层面,企业经营和金融投资,本质都是押注未来的活动。对于预测未来,人类的理性还远远不够牢靠,亟需信仰的强力加持,一段著名的祷文是这样写的:

  “愿上帝赐予我平静,能接纳我无法改变的事;愿上帝赐予我勇气,能改变我可以改变的事;并赐予我智慧,让我能分辨这两者的不同。”

  平静和勇气因人而异,饶兄这本小书,有智慧。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