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叫板苹果?手中的遗传密码是华大基因最大的底气【文末老汪送福利】

  成立于十五世纪的剑桥老鹰酒吧,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科学家喝酒聊天的去处。

  1953年,一个叫Watson的年轻人在这里宣称发现了生命的秘码。随后,Nature杂志上发表了Watson和Crick讲述DNA双螺旋结构的论文,由此揭开了人类生命繁衍的秘密。今天用于临床的无创产检和正在发轫的精准医疗,其根本原理也基于这种神秘的双螺旋结构。

  剑桥老鹰酒吧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著名科学家弗朗西?克里克和詹姆斯?沃森,曾于1953年2月28日,在这里宣布他们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图片来源:蚂蜂窝)

  华大基因CEO尹烨习惯性地用他远超每分钟300字的语速,科普无创产检和精准医疗的发展与应用。“通过基因测序的方法,可以在基因病上,如出生缺陷、肿瘤防控、心脑血管病、感染,感染就是被外来的基因侵入,有一个很好的指导效果。”

  1990年,人类基因组计划启动,解开人体约2.5万个基因、30亿个碱基对的序列,耗资30亿美元,耗时13年;2007年,地产大亨王石参与华大基因第一例亚洲人基因分析科研项目,耗资999万元。而今天在深圳,人体全基因测序只需花费4000元和两天的时间。

  数据显示,人类基因组测序成本以“超摩尔定律”速度下降(数据来源:华大基因)

  “您觉得未来测自己的基因会普及吗?”

  “一定会普及,我们提出了一个2020计划。2020年前,我们的机器做,从样本到数据,24小时,2000元人民币做完,相当于300美金。今天美国要900美金,中国600美金,中国已领先美国了。” 对于华大和基因测序的未来,尹烨有着满满的自信。

  2017年7月14日,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华大基因正式登陆中国资本市场。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在敲钟仪式上讲话

  敲钟仪式上,汪建、尹烨以及华大基因的高管团队都站在一旁,让六位亟需基因技术关怀的特殊人士举起了敲钟锤。他们之中有肿瘤患者、有唐氏综合症患者、有地贫患者,还有瓷娃娃患者。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担心其中一位嘉宾够不着敲钟台,汪建二话不说就回到台下,搬起自己的凳子,又快速跑回台上,想给他垫脚。

  华大基因请六位特殊人士上市敲钟。现场汪建担心其中一位嘉宾敲不到钟,把自己的凳子搬给他

  尹烨说,上市可以吸引更多人来关注生命经济,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我们将致力给资本市场带来一股清风。炒壳是怎么做的,市值是怎么管理的,我们不想这么做。我们踏踏实实地去做好产业,我们想做一个真正有中长期价值的公司。这么去看华大,更符合我个人或者华大人的追求。”

  而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的目标远不止于此。他在上市仪式上说,华大基因的发展早已远远超出原定的目标。“我们从来不是之一,老大就是老大,华大就是老大。”

  他给华大基因的定位,是在未来的某一天,经济总量和社会贡献上都超过享誉世界的美国苹果公司。

  公司上市,自己却不上台敲钟的董事长。上一个是马云,这一次是汪建!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赌注 

  玉米地、蹦蹦车、地图上毫无存在感的北京郊区,是华大基因给尹烨最初的印象。

  “华大是在一片玉米地里建起来的,在北京,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问这个公司在哪儿,说你把这个地图翻过来,变成郊县图了,沿着这个线往上找,就这儿,记住了,下车以后打一个蹦蹦,给两块钱,就这样子找到华大的。”

  2002年,尹烨大学毕业。四年前放弃保送北大、在大连理工大学64个专业中一眼相中了生物工程专业,全凭那句“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却没想到一毕业就几近失业。

  尹烨(左一)在大连理工大学98级保送生开班典礼上 

  “我是毕业生工作组组长,看到我们班同学签的约都很差,都是酱油厂、醋厂、酒厂、传统药厂,还有些人干脆就改行了。我当时就问,我说21世纪不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吗?为什么毕业就这样了?21世纪有一百年啊,现在是2002年,太早。”

  想明白了,尹烨直奔北京。在三元桥老国展的招聘会上,华大基因招聘横幅上的一句“参加国家人类基因组计划”让他久久驻足。

  “华大基因就立了一个小展位,没钱,那个展位大概就只有两米到三米宽,但后面那个横幅很牛,参加国家人类基因组计划,这是我们念书的时候觉得特别牛的一个事。”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 HGP) ,1985年由美国科学家率先提出,并于1990年正式启动,由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和中国科学家共同参与,预算高达30亿美元。

  按照计划设想,2005年要把人体内约2.5万个基因的30亿个碱基对的密码全部解开,同时绘制出人类基因的图谱。简而言之,就是发现所有人类基因在染色体上的位置,破译人类全部遗传信息。该计划在当时与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计划并称为三大科学计划,也被誉为生命科学的“登月计划”。

  华大基因创始团队,左一为汪建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提出让在华盛顿当研究员的汪建怦然心动,毅然决定回国。1997年,汪建与杨焕明、于军和刘斯奇在北京成立了华大基因,瞄准人类基因组计划,然而当时国内业界并不支持参与这一计划。

  1999年,在未获得中国政府授权的情况下,杨焕明在联合国舞台上表示中国愿意承担其中1%,即3号染色体短臂上约3000万个碱基对的测序任务。中国因此成为参加这项研究计划的唯一一个发展中国家。

  “你们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是不是先斩后奏?的?”

  “不是先斩后奏,是先奏不批,不批我们就斩了,因为我知道我那个不犯法。”

  “但是否会政治不正确?”

  “最讲政治了,再晚一个月,台湾就进去了,是我们把台湾挤出去的。”

  汪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擅自代表国家接下如此重大的科研项目,这种常人都不敢孤注一掷赌一把的事情,从汪建的口中说出来,显得那么理直气壮。

  华大基因承担人类基因组计划(1%)时原始简易的工作环境

  几年后,正是因为人类基因组计划,认准了生命工程行业的高材生尹烨,选择了起薪最低的华大基因。一家研究人类基因计划的公司,一个月只给到1266元的工资,强烈的反差在尹烨眼中却毫无违和感。

  “我是天生具有非常强的、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人,喜欢冒险,喜欢挑战。我今年38岁,第一个19年,在这个时间,我拿到了大学保送通知书;这是第二个19年,我拿到了上市批文。大事上,我好像还没输过。”

  难忘SARS经历 不发国难财

  2002年底,非典型性肺炎(SARS)开始在广东的河源、清远一带出现,并逐渐由南往北扩散。“当年大家没有遇到过这种疫情弄得天下大乱,大家都隔离,每个医院都关了很多的发热病人,谁是SARS,谁不是SARS,不知道,你怎么敢放呢?但是再这么关着,不是SARS的人也都变成SARS了,所以我们就去研发这个诊断试剂。”

  当人们纷纷从重灾区的广东撤离时,汪建收拾行装南下广州,获取SARS病原体。当时汪建已经做好打算,如果不能合法获得,即使半夜撬实验室的门也要偷出来,以便测序破译。

  2003年3月,北京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恐慌情绪开始在京城蔓延。当时尹烨是北京华大基因旗下全资子公司的一线研发人员。

  尹烨在SARS检测试剂研发现场

  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偌大的帝都犹如空城一般,西单时速可以开到100公里,商场超市食品已被抢购一空,能逃离的人已纷纷各寻庇护,走不了的也闭户不出了。

  “很多人当时给我打电话。我家有亲戚说我有一个朋友也在北京,说派一个车接回去,老家没有这个嘛,避一避。我说我可能这一辈子终于有一次可以为国家做一点为国捐躯的事,和平年代,你说我们这些人能干什么?这种事情,你很热血,你根本就不想退。”

  4月份北京的风很大,没有P3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确保工作人员不受实验对象侵染),也没有生物安全柜,华大一线研究员直接戴个口罩,穿着白大褂,就在华大北京总部楼顶,灭活提取从广州带来的SARS病毒。

  “你站在上风口,往下风口操作,用空气无限稀释,感染它就往下吹,以这个方式来确保。我们要去灭活这些病毒,要去提取,要去测序,拿蛋白,做成诊断试剂盒。我是用了一宿的时间,写完了大概这么多的材料(手势大约10厘米厚),把一个公司几个月的事情一夜之间做完,这个过程今天的我已经重复不了。”

  奋战在一线的尹烨对当时的很多细节依旧记忆犹新。汪建甚至像日本电影《感染列岛》里最后的抢救一样,为一线员工准备了抗血清。

  “要用恢复期病人的血清,他感染过,治好了,血清给你打过去。那个里面会有中和抗体,他(汪建)真的都给我们备好了,就怕当时的药一顶不住,就上这个,这就是最符合科学的‘土方法’,虽然可能会有免疫排斥,但是会救你的命。”

  2003年4月,华大基因SARS鉴定及诊断试剂研制工作场景

  经过全体华大研究人员地无缝接力,四株非典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很快就被成功破译。国难当头,原本一个科研团队几年才能干完活,在华大团队神奇地缩短到了72小时。

  非典检验试剂盒,国药试字S20030003/0004,从材料上报到下批文只用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成为中国历史上获批最快的药品。

  一个有趣的细节发生在尹烨去药监局拿批件的时候。“我非常清楚,知道我是做SARS,他都没敢直接给我。把那个材料给我放到收发室门口,他回去再让我去拿,估计怕传染吧。”

  华大基因一口气生产了30万人份的试剂盒。拿到批文当天,华大门外聚集了很多等着买试剂盒的人,试剂盒也因此最高被炒到了一万元/人份。

  “我们开了个会,汪老师就说了一句,这是国难财,任何人不能卖,就得捐国家,所以当时卖了就几十个亿收入,最少也是几亿收入,可我们一年就卖几千万。你可以想象,华大想发财,那时候就发了,但正是因为两年没发那个财,今天才能如此兴高采烈,满怀自豪地跟你在讲,你说当时要是挣了这个钱,今天看一看,是不是超级没出息?”

  尹烨手持30万人份的非典检测试剂盒

  在深圳,你能不能第一个干?

  2003年在非典中的出色表现,让华大一跃成了北京中科院基因组研究所。然而在2007年,由于学术上的争议,率性的汪建径直南下深圳,创办了华大基因研究所。

  “北京国企牛,上海外企牛,深圳民企牛。这个地方还是非常包容,非常鼓励创新,喜欢看见怪物。北京可能大家更习惯问‘这事谁干过?’,而深圳则习惯问‘你能不能第一个干?’这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思维。”

  正是在深圳,华大基因完成绘制国际人类单体型图计划(10%)、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图谱(“炎黄一号”)以及水稻基因组计划等多项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基因组研究工作,彰显了领先的测序能力和生物信息分析能力,奠定中国在基因组学研究领域中的国际领先地位。

  华大基因同时成为深圳历史上第一家在Nature上发表文章的科研机构。截至2017年5月4日,华大基因累计发表论文两千余篇,其中八成被SCI收录。

  注: 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简称,1957 年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在美国费城创办,是世界著名的三大科技文献检索系统之一,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

  (左)2008-11-06 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图谱学术论文在《自然》上发表

  (右)2001年2月,人类基因组计划学术论文在《自然》上发表(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由华大基因与国家基因组南方、北方中心共同承担和完成)

  “我们来到深圳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做了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和白种人比了一下,差别还是很大的。这就让我们觉得国人基因组差异可能会带来非常多的产业化历史机遇,这是深圳市,我们来科研上做很大的贡献,然后就开始慢慢做产业,这就是我们商业模式的开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010年,华大基因斥巨资购建全球最大基因组平台,测序业务进入大扩张时期,当年营收过10亿。华大基因同时与盖茨基金会、自闭症之声等公益机构开展科研合作,关注环境及弱势群体的健康问题。

  “测序仪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最上游,只要有这个东西,你才能真正的实现全产业链的突破,所以2010年,我们直接采购Illumina,全世界最大的测序仪公司,当时买了一百台最新型号的测序仪。”

  2013年3月,华大基因趁热打铁,成功收购全美第三大测序公司、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打通基因测序上下游产业链。

  “其实只有掌握了上游,才能把后面所有的梦想实现。基因最基本的因素其根本是在于这个数据多少钱你能拿到,这个价格如果便宜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可以把市场做到无限大。”

  2016年9月,由华大基因承担运营的深圳国家基因库将正式投入运行。这是继美国的NCBI、日本DDBJ和欧洲EBI后全球第四个建成的国家级基因库,也是目前为止世界最大的基因库。 

  2016年,中国首个国家基因库投入运行,由华大基因负责运营管理

  美国前总统戈尔在其著作《未来:改变全球的六大驱动力》中更是六次提到华大基因,预言其基因数据产出量将超过全美的总和,赞誉其为中国崛起的代表。

  用精准医疗扼住出生缺陷和癌症的咽喉

  从华大基因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出,近几年主营业务收入中,生育健康类服务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逐年上升。生育健康类服务就包括无创胎儿染色体异常检测、新生儿耳聋基因检测、新生儿遗传代谢病筛查和单基因病检测等产前基因检测项目。

  招股书显示,从2014至2016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3.57亿元、5.68亿元和9.29亿元,占华大总营收比例从31.71%增长到了54.62%。

  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大基因近几年生育健康类服务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逐年上升

  “中国一年有1700万新生儿,出生缺陷率5.6%,各种各样的出生缺陷相当大的比例是遗传基因造成的。 我们在深圳已经做了第六个年头了。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出,类似唐氏综合征之类的染色体非整倍体疾病正在迅速告别深圳。目前全国无创产检的覆盖率不足20%,即不足300万人。”

  尹烨透露,这组数据非常值得关注。一方面是对生育市场对无创产检需求的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却是无创产检在全国范围内,较低的市场覆盖率。

  “这个需求天然存在,但这个市场天然不存在。它是有一个认知的过程。我就在守着,出来那个时间点就一定是我的。”

  自2015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精准医学计划”后,精准医疗成为覆盖全球的热门话题。随后,精准医疗将被纳入中国“十三五”重大科技专项,并规划在2030年前,在精准医疗领域投入600亿元。

  目前大部分药物都是为一般病人设计的,治疗方案都是“一刀切”。所有的病人都用同一种药物,其结果就是治疗方案对一些人有效而对另一些人无效。

  精准医疗以基因测序为基础,通过大数据样本库的建立和生物信息学方法,预防、诊断疾病,实现“同病异治”和“异病同治”,大幅度提高医疗有效性。

  精准医疗倡导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目前,在海外,临床医学正在向“精准医疗”方向发展,一个患者往往由多个学科的医生共同诊治,在这种理念下他们相信“没有任何两个癌症病人的治疗方案是相同的”。

  “这些技术的普及,其实就是把临床目前已有的诊疗方式给你进行一个很好的组合和指导,就能够大幅度提高今天的比如说肿瘤病人的生存周期和生存质量。而在华大人的眼里,其实防比治要重要,防大于治,防投一分,治省十分。”

  汪建在上市仪式上指出,目前华大累计完成了200多万例无创产前检测,检出了1.5万多“唐氏胎儿”,准确率在99%以上,还完成了上百万例耳聋相关基因筛查,几十万例的遗传性基因病排查,200多万例妇女宫颈癌HPV病毒分型检测,600多万例的肿瘤标志物筛查。这些数字后面都是巨大社会和经济效益。

  华大天生的超级IP

  中国企业家往往低调内敛,带领市值过亿的企业,个人却鲜少在公众场合露脸。在IP盛行的当下,优质的企业家IP往往会让品牌变得更有温度和亲和力。

  在华大基因,汪建和尹烨绝对是当仁不让的超级IP。活跃在各类观众所熟知的电视访谈、科普节目和专业论坛上,他们是生命科学的超级演说家。

  汪建在中央电视台《开讲啦》节目现场

  汪建在节目中经常轻松反客为主,在主持和嘉宾的角色中自由切换,谈笑风生中自然灌输生命科学认知。练过贯口相声的尹烨演讲时自称“人越多越兴奋”,口如刀快、思路敏捷。扎实的功力、系统的知识、加上幽默风趣的谈吐,看了几期节目,此前对生命科学一知半解的小商也被迅速圈粉。

  汪建和尹烨同时管理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老汪”和“尹哥聊基因”。善于运用新兴的互联网手段引导大众认知,进而形成传播的形式和潮流,个人IP的提升对华大基因的整体形象无疑起着加成的作用。

  尹烨则带领华大基因团队利用业余时间在喜马拉雅FM上打造了一档生命健康科普语音类节目《天方烨谈》。“《天方烨谈》当时说一千零一夜,至少先做个一千期,完成一个小目标。”

  尹烨在《天方烨谈》节目录制中

  汪建在2016年出版了《老汪的小米餐桌》(就是文末的福利哦!)。知名主持人郎永淳评价道,知道他是个科学家,还是个登山者。本以为出书会讲科学、讲登山,没想到竟然是个菜谱。汪老师果然是研究科学的人中最会登山的美食家。

  “要让生命科学变得流行起来,这就是我的一个梦想,让大家都喜欢去研究生命科学,你觉得生命科学没意思,只能说明一点,你对这个学科理解得太少了。”尹烨说。

  比尔盖茨和乔布斯都在不同的场合表示过,接下来将会是生命经济的时代。

  汪建也曾经在演讲中指出,茹毛饮血,遵从丛林法则的时代过去了。缺吃少喝、柴米油盐的农业时代过去了。天天关注衣食住行的工业时代过去了。信息爆炸的信息时代也将过去。最终,我们都会回到生命时代,因为它是人类的终极追求。

  汪建56岁时带领“最年长团队”登顶珠穆朗玛顶峰,顺带完成首个高原适应性基因研究

  对于生命经济时代的红利,我们今天才开始渐渐感受到,而汪建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规划华大基因的今天。

  “老汪同志,他是一个不世出的人才。他今天讲的故事,给你们看见了这个东西是他二十年前写好的,你怎么可以相信这个人在二十年前就能把这些事都想明白了?但是他真的想到了,问题是他还做到了,所以我们更多是把他的这些战略去落地,华大人正在实现着老汪早已看到的未来。”

  全景商学院联合老汪送书啦!

  看完老汪和尹哥的创业经历,你是否开始思考生命科学离我们有多远?又是否想知道人类未来能活多长? 

  老汪说,自己要活到120岁。这可是有科学依据的哦!

  哺乳动物的寿命极限是生长期的5到7倍。按照生长期20-25年来算,人类的生命极限在120岁左右。

  但!老汪也说了,要想活到120岁。要管好基因,还要建立精准营养的观念。

  老汪极爱小米,去年他将小米做成了81种不一样的美味,并推出了第一本书——《老汪的小米餐桌》。

  华大基因今天上市了!为了分享这份喜悦,他给全景商学院的粉丝们准备了3本亲笔签名的新书。欢迎关注全景商学院公众号,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精彩文字,最受欢迎的前3名留言将获得这份礼轻,但情意重的心意。快到碗里来吧!

  老汪签名很笔芯哦!原来老汪认真的时候爱抿嘴

  来个大特写,小商觉得签名特别滴帅呀!

  活动截止时间:2017年7月14日-7月17日 中午12:00

  最终解释权归小商所有^_^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