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大会堂、故宫、颐和园里搞装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张汉清,维业股份(300621)董事长,来自“装饰之乡”汕尾陆河,从木工水电做起,做成全国知名的建筑装饰公司董事长。无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建筑装饰工人,都给过他“好评”。他曾说:“我这一辈子都在做服务工作。”

维业股份董事长、总经理张汉清接受全景商学院专访

  就让我们来听他讲一讲,在人民大会堂、故宫、颐和园里搞装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影响深远的小目标

  1994年创立维业股份时,国内建筑装饰行业的民企很少,拥有一级资质的企业也很少,基本都是国企。在深圳,由于经济蓬勃发展,订单很多,民企并不把一级资质当做必需品。但张汉清知道,如果日后要进入一些大型项目,一级资质是必须要过的门槛。

  于是张汉清的“小目标”和当时的同行们都不同,同行们忙于接订单排工期,他憋足了劲要冲刺一级资质。到1997年,经过三年的努力和项目经验的积累,维业股份拿到了当时民企中还比较稀少的建筑装饰行业一级资质。

张汉清在施工现场

  “那时候一个民营企业拿到一级资质,说实话,比今天IPO上市还轰动。”张汉清没有说大话,今天沪深两市有上市公司3000多家,新三板更是有一万多家挂牌企业。但在上世纪90年代,全国有一级资质的建筑装饰公司也不过百家左右。

  张汉清的决定在今天看来,绝对称得上“目光长远”,甚至奠定了维业股份今后的道路。

  布局祖国的“心脏”

  拿到一级资质,维业股份的平台也随之打开。深圳当时的建筑装饰行业如火如荼,一方面本土很多民营企业兴起,另一方面香港的公司跨过深圳河,承接各种大工程。对于很多大型项目,如深圳香格里拉酒店等,甲方更青睐香港的建筑装饰公司。张汉清决定,不在这片“红海”里挣扎,维业股份北上北京,去布局祖国的心脏。

  1997年,维业股份拿到了在北京的第一个项目:深圳大厦。深圳大厦的成功施工,奠定了维业股份在北京的基础。当时深圳特区名声在外,很多北京的职能部门、企业到深圳大厦来办事的时候,都对深圳大厦印象深刻。张汉清不管是和人谈合作,还是招投标,都不忘记借机宣传自己:“我们公司是维业装饰,这个大厦的装修就是我们做的。”借此在北京打响了一定的品牌。

公司最新参与装修的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

  但是维业股份并没有因此止步,他们希望能有一个更具备品牌效应和社会影响力的工程。为此,他们瞄准了一个“大工程”——人民大会堂,并开始热火朝天地投入到竞标筹备中去,本来信心不足的维业股份却意外地中标了人民大会堂国家接待厅。

  说是大项目,其实项目的造价金额并不高,但只要是中国人,就明白人民大会堂的意义。国家接待厅功能显赫,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国政要和各国大使递交国书的重要场所,被誉为共和国“第一客厅”。

  国家接待厅的工程持续了两三个月,装修改造后的国家接待厅,既保持了历史风格,又展示了祖国的丰功伟绩,实现了民族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的有机结合。竣工仪式上,印有维业名字的横幅挂在国家接待厅上,张汉清带着他的公司也在首都北京彻底站稳了脚跟。

  “交给民企没有错”

  让维业股份真正打响品牌,享誉国内的,则要属人民大会堂的金色大厅改造项目和常委厅项目。金色大厅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举行我国最高规格新闻发布会的大厅。这个项目主持设计的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光是对设计的理解,就是对施工单位极大的考验。除此之外,进出人民大会堂的施工人员的安全培训规格极高,要求施工单位对施工人员非常了解并且有很强的管理能力。

  张汉清带着团队对进场的所有工作人员“过筛子”,包括背景调查、保密意识教育、安全意识培训,同时在培训的基础上,加大现场巡查的力度,对每一个环节都进行严控。

  在人民大会堂施工,管理好自己是第一步,而更难的,是怎样流畅的和各方交流。这其中要打交道的,除了大会堂的管理方,还有安保单位、监理单位、机电等其他部分的施工单位、消防部门、美术部门。

  “现场画国画的都是有名的国画大师,你的装饰效果怎么和他的作品配合,都要和他一再的沟通、协调。”张汉清说,在这样重要的项目中,维业能做的,就是“主动一点”。

  张汉清确实做得很主动。施工时,维业从来不等别的单位来找自己协调,只要涉及到其他部门,一定会主动找上门去询问意见,并积极配合。

  在现场,除了维业股份,基本上其他单位和部门都是机关单位或者国有企业,决策周期长。而维业股份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周末国营的施工单位和学校的设计人员休息,维业的人继续现场施工。有领导午休时到现场视察,总能看到维业的人在轮班施工。遇到问题,只要不违反设计精神和规定,维业绝不拖延,工程进度突飞猛进。后来金色大厅竣工时,前来视察的领导感慨:“中国装饰看广东,广东装饰看深圳,这句话有道理啊!”

201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厅改扩建工程签约仪式,第一排右四为张汉清

  后来常委厅施工的时候考验更加艰巨。常委厅的改造既要考虑到开会、采访、接待,也要考虑人大常委会和委员长的日常办公需要,有些部分还涉及到几十年的旧构造的变更。

  高峰期维业股份有680多名工作人员在现场施工,进出的安检都是重中之重。要想提高效率,维业就要在内控上下功夫。张汉清说那时候自己简直睡不着,每天都在操心安保问题。

  常委厅竣工后,张汉清获得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首长说:“刚开始这个项目要不要交给民营企业,我们是犹豫过的。后来他们说你的企业在这里做了几个厅,效果挺不错的,也很有责任感,就选择了你。现在来看,这个工程交给民营企业是没有错的。”

  压力最大的项目

  故宫慈宁宫修缮工程也是张汉清和维业股份的手笔,今天他回忆起来,第一句话却是:“一开始接这个项目我很后悔。”

  如果说人民大会堂的一砖一瓦,都是国家的精神象征,那么故宫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在这样的环境中搞装修,对于张汉清来说,压力真的很大。

  慈宁宫决定修缮时,已经很多年没有开放过了。装饰的要求是基本恢复从前的面貌。所有的材料,甚至一块石头都要定做。对每一个用品的颜色、样貌、规格,图纸上都有严格的要求。对于品质控制来说,要比做人民大会堂项目更加艰难。

  施工的安保要求就更严格了,故宫里原有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砖都有专门的编号和标记,这些无价之宝容不得任何一丁点的损坏,更别提遗失。施工时,灯光、装饰都需要相应的技术。

  当时负责项目的故宫博物院的领导本人就是学者,以严谨著称,经常想到要点立刻就给张汉清打电话。有一次张汉清吃饭时把电话落在办公室,没有接到,三分钟后,接到了政府部门打给现场负责人找他的电话,老院长在电话那头吼道:“你再不接电话我就找你们市长!”

  维业股份部分代表项目(依次为人民大会堂国家接待厅、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故宫博物院慈宁宫、北京颐和安缦酒店)

  这个项目堪称张汉清在企业壮大以后,接手的压力最大的项目。但当项目竣工,故宫博物院慈宁宫开张的时候,站在现场的张汉清,心中曾经的压力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自豪感与荣耀感。

  做过这些项目之后,维业股份的名声在业内也是响当当的了。颐和安缦酒店的负责人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开过会之后,对金色大厅的装潢非常赞赏,打听是哪个企业施工的,很快就找到了维业股份。公司的业务也随之越做越大。

  “我是做服务的”

  张汉清一直强调自己是“做服务的”。“我们的行业是个服务行业,要负责的有方方面面。上有业主,下有工人,旁边有监理,还有配合单位,处处都要照顾好,协调好。”

  曾经有一个项目,甲方突然通知张汉清,董事长两天后要来视察,现场需要增加人手,从两百人增加到四百人。两天时间,不仅是把人聚齐这么简单,还要组织物料进场,人员分组,分配工作,临时增加的成本的核算。这一切,都源于甲方的一句话,而维业股份就要全力满足。

  张汉清常说:“你看得到的,是我做完一个项目,‘哇好漂亮好厉害’;看不到的,是我背后的汗水、委屈和不眠之夜。”

  维业股份在施工时,经常与全球有名的设计师合作,对方的设计往往比较抽象,用装饰材料实现已经很有难度,更别提要转化成建筑装饰工人可以理解的施工图。

  而张汉清认为,做建筑装饰,门槛不像电子科技和互联网信息那样高,无非是把图纸变成实物,最重要的是责任心。企业发展,要循序渐进,稳中求进,通过机械化、标准化,减少人员技术成本,做得扎实了,就再上一个新台阶。

敲响上市宝钟

  2017年3月16日,维业股份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上市。

  提及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的感受,张汉清说:“上市之后,最重要是管理风险。说实话,我们行业相对集中度低,市场很大但是很散,要通过上市进行公司规范治理和提高风险防控意识,把公司做得扎实,让企业抗风险能力增强,持续健康发展,在资本市场上的知名度就会越来越高,对企业的未来扩张也就更为有利。”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