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达股份申请退市暴跌20%,150多名中小股东怎么办?

  即使是创新层的公司,也不代表没有“地雷”。

  这是新三板创新层公司亨达股份今天的走势,收盘下跌20.11%。就在上周五收盘后,亨达股份宣布准备向股转系统申请终止挂牌,理由是战略调整。

  突如其来的退市决定

  这个决定可以说突如其来——作为一只做市转让股票,今年11月29日还有做市商从二级市场买入亨达股份的股票,加入其做市商团队。

  这家来自山东的皮鞋制造商2011年曾经尝试冲刺A股,但首发申请最终未获通过,2014年申请挂牌新三板。正式挂牌不久后,亨达股份迎来了新三板最美好的时光,2015年5月顺利发行875万股票,共计募集资金7000万元。

  亨达股份这次增发价格为8元/股,仅较其截至2014年年底每股净资产7.75元略高一点,

  共有16家机构和5名自然人投资者参与认购,包括九泰基金旗下2只新三板分级资管计划,以及另外一家新三板公司鼎盛精工(833579)。

  2015年8月亨达股份启动做市转让,初始做市商包括国都证券、联讯证券,以及其主办券商新时代证券,后来又有上海证券、国海证券等8家做市商加入。去年6月份新三板分层正式落地,亨达股份成为首批创新层公司之一,9月23日股东户数突破200户。

  今年1月6日,亨达股份突然宣布申请终止挂牌。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年底亨达股份突然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的传闻,新时代证券针对此事派人到现场检查,结果挂牌公司不予配合。目前亨达股份到底处于什么状况,作为主办券商的新时代证券都无从得知,二级市场的中小投资者更加是蒙在鼓里。

  亨达股份定增时刚好碰上新三板最美好的时光,但启动做市时A股已经进入“股灾”模式两个月有余。亨达股份做市第一天以9.50元/股开盘,8.35元/股收盘,上涨4.38%。

  劳资纠纷传闻、拒不配合主办券商现场检查,再加上突然申请退市,这一切让投资者慌了。元旦假期结束以来,亨达股份累计下跌34%,今天盘中跌幅一度超过30%。

  新三板知名投资人、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认为,从公开资料看,亨达股份主动申请退市的主要背后原因可能在于二级市场价格不理想,目前股价不到去年中报每股净资产和挂牌后定增价的25%,这个价格肯定会影响到企业以后再融资、质押或者其他资本运作,而挂牌前期以及去年定增时机构认购成本远高于目前市场交易价格,可能也对企业施加了一定压力。

  小股东难左右股东大会

  与今天1.85元/股的收盘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中报亨达股份每股净资产达8.36元。

  去年9月份,亨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单存礼、单玉萍、单玉香、王国昌质押亨达股份2264.15万股融资1.2亿元,相当于每股融资5.3元,而当时亨达股份股价已经跌至3元以下,这样的质押率显然并不是参考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格,更可能是参考净资产。

  从公开披露的信息看,除了营业周期、现金流等运营指标略微恶化、盈利能力小幅下降(在经济大环境下可以理解),在曝出劳资纠纷前亨达股份经营情况并未出现明显问题。

  周运南也认为,从公开披露的信息判断,亨达股份应该是一家基本正常的公司,但现在企业突然决定终止挂牌,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对二级市场投资者仍然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亨达股份大股东想退市,那从二级市场买入的150多名中小股东怎么办呢?在申请退市的公告中,亨达股份实际控制人王吉万、单存礼、单玉萍、单玉香、王国昌这样承诺:

  公司终止挂牌后,在本人有能力受让亨达股份股权时,本人将优先受让异议股东所持公司所有股份。如本人不能受让公司股份,本人将会同亨达股份管理层协调其他方受让异议股东所持公司所有股份。

  这显然是一个无法令人满意承诺。有没有能力受让如何界定?以何种方式受让?以什么样的价格受让?具体怎样协调第三方回购?又以什么样的价格回购?

  知情人士透露,亨达股份很可能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就停牌。这意味着还未来得及“逃跑”的中小股东很可能陷入一个既无法主动处置手中股票,又无法干预大股东决定的尴尬处境。 

  2016年中报显示,亨达股份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达78.25%,而其申请退市的议案已经获得董事会全票通过,在1月22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基本没有悬念。

  在周运南看,最关键的问题是小散无法阻挡股东大会通过退市议案,而异议股东股份处置方案不一定会在股东大会上公布。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就会直接被闷杀在里面了,退市已成为定局,小股东不同意也没办法。

  退市投资者保护制度迫需落地

  去年10月份以来,越来越多新三板企业以战略调整为借口主动申请摘牌。解读新三板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达到60多家。

  这种情况一方面与市场状况有关,二级市场低迷影响到一级市场融资环境,原始股东无法减持套现,企业也无法融资,自然心生去意;另一方面可能与退市制度即将落地有关。

  去年10月21日,股转系统发布《新三板公司摘牌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了强制退市的11种情形。部分挂牌公司即使现在不主动申请退市,未来也可能被强制摘牌,而主动摘牌在异议股东股份处理方案可能具有更大回旋空间。

  《新三板公司摘牌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规定,无论是主动退市还是强制摘牌,都必须妥善处置异议股东,被强制摘牌的公司,控股股东和主办券商可设立专门基金对股东进行补偿。

  在这一征求意见稿出炉之后,新三板主动申请退市的公司基本上不会披露异议股东处理方案;这一意见稿出炉之后,大部分公司会在申请退市的公告中提及异议股东安排,但几乎全像亨达股份一样只有笼统的三言两语。

  问题在于,这只是一个原则性的指导意见,至于具体的处理方案,似乎取决于大股东和异议股东博弈的结果,甚至取决于大股东的良心。

  作为投资者,周运南表示并不反对企业为自身发展目的主动退市,但反对“恶意退市”,而界定“恶意退市”的标准之一便是退市时如何处置异议股东。新三板私有化相对简单,一些企业极有可能在行情好的时候利用各种利好完成融资,融资后在股价低迷时随意退市。

  周运南担忧,随着新三板二级市场流动性不断的枯竭,会不会有很多企业像海外的企业一样进行一些私有化?海外私有化有一整套的流程,成本非常高,也非常注重投资者保护,而新三板投资者保护这一块迟迟不出台,挂牌企业恶意退市,或者说随意退市的成本非常低,可能导致越来越多的企业向这种不良的现象看齐。

  周运南认为,不能把新三板当成一个菜园子,企业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太随意了。挂牌或者退市的选择权应该交给企业自己,但监管方面不阻拦退市必须满足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了合理合法保护这一前提,在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合法保护还没得到有效得到解决之前,不能允许挂牌公司先行退市摘牌。

  不过,也有新三板公司在申请退市之前就主动先解决中小股东问题。

  周运南今天接到江苏一家协议转让公司的电话,对方表示公司准备退市,希望提前在二级市场进行回购,价格就按照最近市场交易价格,他今天下午就直接把股票让对方回购回去了。周运南觉得这是对资者的尊重,也是公司在退市前妥善解决投资者权益一个好的探索。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