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新三板最落魄的男人:婚离了家产分了,就要套现的29亿也飞了

  对于墨麟股份(835067)的实际控制人陈默来说,2016年的记忆会比其他年份来的深刻一些,他在这一年先后结束了自己的婚姻和墨麟股份44亿元的收购计划,“情场职场双失意”或许是陈默今年最大的体会。

  今年6月份,陈默收到来自卧龙地产联姻的橄榄枝,后者拟作价44.09亿元收购墨麟股份97.71%的股权,若收购顺利进行,陈默将成功套现 29亿元。

  因此,2015年主营业务亏损7574万元的墨麟股份敢于许下一份堪称“神增长”的业绩承诺,公司业绩补偿义务人(陈默、深圳墨非、国墨天下)承诺墨麟股份2016年、2017年、2018年实现净利润不低于3.6亿元、4.5亿元、5.63亿元,若无法实现承诺,则按约定进行补偿。

  职场得意,情场失意。在收购的关键时刻,陈默与妻子虞燕因离婚纠纷闹上法庭,墨麟股份20.49%的股权遭到司法冻结。巧合的是,虞燕发起股权冻结的时间是6月22日,正是墨麟股份披露重大事项停牌的前一天。

  或许是为了不影响收购的进行,两个星期后,夫妻二人火速签订了离婚协议。陈默向虞燕支付股权赔偿款7000万元,当然这7000万元只是“二人婚姻存续期间包括房产、车辆、对外股权投资等在内的夫妻共同财产协商达成的一揽子财产分割方案的组成部分”,并不是赔偿的全部。

  婚也离了,高额的对赌协议也签了,陈默没有想到这项板上钉钉、声势浩大的并购案最终会以“终止”的姿态黯然收场。

  没有为游戏哭过的人无法走向巅峰

  陈默是中国网游圈的80后“新贵”,被业内誉为“金牌制作人”,曾凭借傲剑、秦美人、大闹天宫等爆款游戏创下“10天破百万,30天破千万,100天破亿”的流水奇迹。

  中国网络游戏大范围普及要追溯到千禧年,当时端游非常火爆,诞生了很多重量级企业,例如盛大、九城、完美世界、网易等等,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是陈天桥的盛大。

  同时期的陈默只是浙江师范大学历史学的一名学生,他沉迷盛大的传奇游戏,经常为此逃课,毕业也没能拿到毕业证书。陈默称游戏让他体验到战友感情,知道了憎恨,还收获了爱情。

  虽然出身历史学,但陈默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他在创办墨麟前有过三次失败的创业经历,做过IDG(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开过美容院,2009年自己创业做游戏。陈默认为这些失败的经验对他把握用户心理帮助很大。

  2008年,盛大增长不再, PC端游已经开始走向衰落,这也标志着另一种游戏形式的兴起——网页游戏。次年,陈默跟团队合伙开发了一款页游,职责是游戏策划。这是陈默的第三次创业,他将失败原因归结为项目过于先进而技术不成熟。

  页游是端游以外的另一个产业红利,它比端游的开发成本要少很多,还能借助流量快速变现。陈默曾说 “端游时代,一款游戏两千万以上基本上是十有九成,两千万以下九死一生。页游时代这个数字被降了十倍,两百万以上就是都成,两百万以下九死一生。”

  骨灰级网游玩家陈默对于游戏策划这一职业,也有自己的见解:“玩家知道游戏如何好玩、怎么好玩,而策划知道如何做出来。制作游戏更多是要有游戏感,没有沉迷过,没有为游戏哭过的人是无法走向巅峰的。”

  不改本色是墨,仰天怒吼为麟

  陈默在端游到页游这一转变的大潮流中走得游刃有余。《傲剑》是陈默第一款为人所熟知的产品,于2010年年底上线,在国内市场最高月收入是五千万元,全球市场最高月收入过亿元,这款游戏为他赢得了“金牌制作人”的称号。

  2011年,陈默顶着“金牌制作人”的头衔创办了墨麟股份的前身深圳墨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墨麟科技”),主攻页游业务。

  墨麟科技创始团队只有34人,成员大多是陈默业内的老朋友,在股权分配方面,陈默占60%,团队占40%。陈默敬仰王石和万科,曾表示在不丧失对墨麟控制力的前提下,可以做到不要股份。现在墨麟股份旗下有两个员工持股平台:深圳墨非和国墨天下,合计持股比例为12.45%。

  墨麟和陈默的表现没有让市场失望,2012年至2014年,墨麟共推出12款游戏,其中第一款《秦美人》月收入突破5000万元,第二款《战龙三国》月收入突破2500万元。得益于页游行业的增长,2013年至2014年,墨麟股份年收入从2.46亿元跃升至4.64亿元,同比增长88.55%。

  不改本色还能仰天怒吼吗?

  在陈默深耕页游领域的时候,市场风向再一次发生了变化。2013年,中国网页端游戏市场规模达158.7亿元,同比增长61.8%,;中国移动端游戏营收148.5亿元,同比增长69.3%。手游市场增长率超过页游,网游又一新风口已经形成。

  不过陈默却没能像4年前那样迅速转型,在某次公开场合谈及手游冲击时,陈默表示墨麟本身是一个游戏内容提供商,手游是一种游戏内容,端游也是、页游也是,不存在转不转型之分。

  陈默以“不改本色”的态度看待手游,同时期努力转型手游的蓝港互动(08267)则尝到了改变的甜头。2014年12月底,在网游圈打滚了七年的蓝港互动登陆港股,蓝港互动先后做过端游、页游,始终不温不火,2013年彻底转型做手游。截止2014年10月末,蓝港互动月活跃用户突破5000万,手游用户占比超过90%。现在蓝港互动已经开始跨界影视,与华夏、阿里、万达等巨头合作开发IP。

  手游增长势头已锐不可挡,转型是业内最常被提及的话题。可直到2014年6月,墨麟才在老游戏梦貂蝉的基础上开发出第一款手游,当年页游营收仍然占墨麟营收比重的95.61%,手游仅占4.38%。

  事实上,即便市场风向转向手游,页游也还是一个具有200多亿市场的细分领域。可惜的是,陈默没能把握住手游风口,也没能维持在页游领域的领先地位。根据易观发布的《2015中国网页游戏市场年度综合报告》,墨麟在2014年的页游研发厂商中,以8.6%的竞争力居首位;2015年这个数字却下降至5.9%,墨麟跌出竞争榜前三。

  未能及时转型导致市场上越来越多声音质疑陈默的决策,墨麟衰败的论调不绝于耳,偏偏此时公司还频繁被爆内部不和。

  2015年4月,陈默与上海分公司的纠葛传闻将墨麟内部管理问题推上风口浪尖。有网友曝出陈默和墨麟首席财务官前往上海灵娱分公司,准备罢免灵娱董事长王锐,并接管公司财务,但被灵娱聘请的安保挡在门外。据内部人士透露,此次纠纷源于双方在股份回购的价格上存在分歧。

  陈默随后在朋友圈回应:我们很好,都是谣言。但同年7月4日,陈默却以3.6亿元的价格将墨麟股份持有的上海灵娱 60%股权转让给王锐或其指定的第三方。 “我们很好”的结果是分道扬镳,或许关于墨麟内部不和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

  “内忧外患”之下,墨麟引以为傲的游戏业务陷入了亏损窘境。2015年,公司实现年收入2.93亿元,同比下跌36.88%;净利润为1.55亿元,同比上涨182.29%,但刨除出售子公司股权的收益,墨麟的游戏业务亏损7573.53万元。

  产品是王道

  互联网是一个相对公平的行业,网游更是如此,不管是端游、页游还是手游,遵循的产业链都是:研发-发行-渠道-推广,其中研发是这条产业链的根本,而墨麟近两年在这方面的表现却差强人意。

  陈默不是一个没有危机意识的人,在2015年墨麟陷入窘境之时,陈默开始了多方面的调整,包括出售旗下子公司的股权,以达到结构调整的目的;打造立足“粉丝经济”的商业模式,强调用户参与感以及加大对手游的研发投入。

  截至2015年5月31日,墨麟旗下拥有9家研发子公司,1526名员工,在研项目19个,包括11个手游、5个页游、2个端游和1个微端。公司全年投入研发2.8亿元,研发金额占营收比重高达95.69%。

  虽然在研项目多,但产品的实际上线情况却不容乐观。2015年墨麟页游方面有《古剑奇谭》、《诸神黄昏》、《三国战纪》,手游方面有《龙骑战歌》和《全民无双》。其中较受关注的《古剑奇谭》因种种原因没能在同名电视剧播出的黄金时段内上线;花重金打造的《全民无双》上线时间又是12月下旬,并不能在报告期内给墨麟带来过多收益。

  进入2016年,墨麟的研发问题没有丝毫改善,这也是公司与卧龙地产联姻失败的直接导火索。其实在双方就收购达成协议时,陈默除了许下“神增长”的业绩承诺,还保证2016年下半年将上线9款游戏,最终却只上线2款。

  即便收购失败,这也远远不是墨麟的结局。2016年上半年,墨麟的游戏业务扭亏为盈,并宣布将推出多款新游戏,接下来在风云变幻的游戏领域,陈默和他的团队还得继续趟出一条路。

  新三板大额并购不好做

  根据东财Choice,今年至今共发生122起上市公司并购挂牌公司的案例,其中13起的交易金额超过10亿元,卧龙地产44.09亿元收购墨麟股份位居交易金额榜第三。

  13起大额并购案中,被终止的有5起,实施完成的有3起,剩余5起实施中。其中交易金额最高的是大智慧(601519)斥资82.03亿元收购湘财证券(430399)96.5%的股权,后因大智慧涉嫌违法违规收购落空;其余被终止的并购案还有达意隆(002209)25亿元并购赤子城(Q154655)、三七互娱(002555)12亿元并购中汇影视(836006)、西安旅游(000610)11.04亿元并购三人行(832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