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代工产业之殇,曾经市值9亿,如今46万卖身
来源: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08:56 作者:解读新三板

  如果知乎有人提问:归国创业却惨遭失败是种什么体验?ST展唐(430635)前实际控制人曹刚一定有资格回答。

  10年前意气风发地从日本回上海创办展唐科技的时候,曹刚绝对想不到,他会在中国手机代工行业的剧变中,以怎么样的方式离开。

  海归创业10年 到头股份仅值18万

  9月13日,被称为“新三板停产第一股”的ST展唐宣布被从事不良资产管理的浙江福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46.34万元收购。按这个收购价计算,曹刚所持股份仅值18.33万元。

  在去年4月的巅峰时期,展唐科技的市值一度接近10亿元。

  对ST展唐的一百多名股东来说,公司陷入危机几乎毫无征兆。然而从去年至今整个中国手机代工产业链的更迭看,ST展唐的危机却又一点也不意外。

  展唐科技并不是一家手机代工厂,技术出身的曹刚从日本回来二次创业,一开始就没打算介入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的手机代工行业。

  展唐科技的业务模式是首先获取下游智能手机品牌运营商的订单,然后向上游供应商采购相应的零部件,接着委托第三方手机代工厂进行组装加工。从获取订单到交货整个过程中,展唐科技付出的是设计、技术和软件服务。

  2011年至2013年,国产智能手机呈现爆发式增长,展唐科技的年收入从3.4亿元,飙升到超过11亿元。展唐科技最为依赖的客户东莞宇龙(酷派手机),销量一度跻身国产智能手机品牌销售前三名。

  但到2014年年底、2015年年初,市场却剧变了。随着小米、华为和中兴等一线国产手机品牌价格竞争加剧,低端智能手机利润被严重挤压,东莞的一些手机代工厂,每生产一部手机所赚取的利润只剩下1.75元。

  2015年元旦假期还没过去,手机代工行业出了一件轰动整个产业链的大事:东莞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老板高民留下一封绝笔信之后选择自杀。他在这封信中说,我动用了很多资源也害了很多朋友,仍然无法挽救工厂,愿赌服输,我输了。

  把高民逼上绝路的原因很简单:工厂资金链断裂,遭到工人讨薪和供应商围堵追讨货款。其实农历新年结束之后,东莞兆信就会迎来大批订单,距离翻身的希望只有一个月,但眼前的资金链危机却让他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这个坎。

  早在高民自杀之前,座落在松山湖的触屏厂商联胜科技因为台湾母公司破产抽调资金停产,位于望牛墩的奥思睿德老板跑路。这场手机代工厂危机从东莞悄然酝酿,很快波及苏州同行。2015年1月份,苏州闳晖科技传出倒闭风声。

  作为国产手机代工厂产业链上的技术提供者,展唐科技受益于规模效应,2013年至2014年毛利率不降反升,但却无法避免这条产业链上资金链危机大规模爆发所带来的痛楚。

  尽管被供应商追讨货款的诉讼一直到今年年初才集中曝光,但展唐科技从2015年1月份开始就拖欠供应商货款了。

  信披显示,深圳天音电子从2011年开始向展唐科技提供电子原材料,原本约定的结款方式是第二个月结清上一个月的货款,即账期限1个月。展唐科技从2015年1月开始拖欠货款,天音9月份选择起诉至法院。

  天音电子只是展唐科技众多追讨货款的供应商之一。2016年以来,展唐科技披露了16起诉讼,合计涉案金额超过3661万元。蜂拥而来的诉讼导致展唐科技几乎所有银行账户和资产被冻结,经营活动瘫痪。

  所有突如其来的危机 其实都早有伏笔

  高民在他的绝笔信中提到:“以前我基本没有看这种报表但我仔细的审核应付款和应收款后我就知道出问题了,而且是个很大的问题。”

  而在曹刚的危机中,表面的平静一直维持到2015年年底,但早在2013年报表中便出现了危险信号——这一年展唐科技营业收入激增1倍到11亿元,但经营现金流却陷入了负数,净流出8548万元。

  在高速增长的几年,展唐科技一直维持着高存货、高应收账款,与此同时预付款项也成倍增加。2013年一个最大的危险信号,是第一大客户提出延长账期。

  2013年中移动调整对东莞宇龙的付款条件之后,东莞宇龙自然地调整了包括展唐科技在内所有供应商的付款账期,将结算账期政策从2011年度“货到前预付95%货款”调整至“货到前预付40%货款”。

  这直接影响展唐科技按原约定向下游供应商支付货款的能力,展唐科技也开始尝试将资金周转压力转移给上游供应商。

  在整个手机代工产业链中,当资金链出现问题,供应商毫无疑问无法避免受到拖累,但供应商往往小而灵活,嗅到危险气息就停止供货“止损”。例如天音电子,去年9月份开始停止向展唐科技供货,全部欠款101万元。

  在东莞兆信的案例中,供应商反应更加灵敏。东莞兆信2014年年初开始不能及时支付供应商深圳伊博克斯的货款,后者在2014年4月就当机立断停止合作。

  这种灵活度,是规模越做越大、对东莞宇龙严重依赖的展唐科技无法做到的。

  化解一个风险 却走入另外一个陷阱

  在2015年之前,展唐科技每年对东莞宇龙的销售额都占到年度销售总额的80%以上,2013年占比甚至达到95.19%。在2013年发布的转让说明书中,展唐科技就明确承认公司过分依赖东莞宇龙。

  曹刚并不是一个没有风险意识的人。为了降低对东莞宇龙的依赖风险,2014年展唐科技确实开始采取行动开发其他客户,并且取得比较明显的成效。2015年东莞宇龙占展唐科技营收比例下降至45%,增加了海信和俄罗斯FLY等客户。

  曹刚料想不到的是,俄罗斯的业务最后却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年年底至2015年,卢布连续呈现阶段性暴跌,莫斯科不时被传开始实施外汇管制。展唐科技对FLY公司的出口销售回款出现困难,2015年6-7月份出口高峰期销售的750万元货值手机,一直到2015年年底无法收回。

  到2015年年底,展唐科技一边堆着将近9千万应收账款,另一边拖欠着1.3亿应付款,资金链危机一触即发。

  国产智能手机行业产能过剩,手低端智能手机市场严重缩水,2014年开始展唐科技的销售规模已经大幅缩水。为了刺激销售,展唐科技增加了很多超低价订单销售。雪上加霜的是,可能出于对看家本领3G的痴迷,曹刚错过了4G。

  就在大家以为3G还能走很远的时候,4G悄无声息地来了。2013年年底,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获得4G牌照,此举标志着我国电信产通信行业正式进入了4G时代。

  直到此时,曹刚才反应过来3G已经失去了市场地位。根据2013年年报,展唐科技当年4G的研发及产品化还处于战略层面,但决定全力推进4G业务。然而事与愿违,因主力芯片供应商4G芯片上市延迟,展唐科技所有4G产品上市延误,2014年4G业务推进仍然缓慢。

  市场是无情的。智能手机产品快速更新换代,展唐科技仓库越来越多产品、半成品和原材料积压,不得不开始计提存货跌价。2014年至2015年,展唐科技连续两年亏损,共计亏损近亿元。

  曾经的意气风发 最后“逃跑”收场

  10年前意气风发地从日本回上海创办展唐科技的时候,曹刚绝对想不到,他会在中国手机代工行业的剧变中,以怎么样的方式离开。

  曹刚出生于1963年,本科毕业于上海东华大学,后前往日本留学,获工学博士学位。完成学业后,曹刚留在OTIS电梯工作,这是一家成立于17世纪的知名电梯企业,在这里,他呆了四年。

  从OTIS辞职后,曹刚第一次创业,在日本成立了一家手机软件公司。2006年,国内3G手机市场在觉醒的边缘,曹刚敏锐地觉察到国内巨大的市场发展潜力。次年,他在上海创立展唐科技,主营3G解决方案、TD—SCDMA终端研发。

  成立仅1个月之后,展唐科技设计推出了第一款TD-SCDMA手机。2009年初,国家正式发放3G牌照,中国移动获得TD-SCDMA牌照,中国联通获得WCDMA牌照,中国电信获得CDMA2000牌照。

  到2009年年底,展唐科技在TD- SCDMA终端市场的占有率已经接近12%。曹刚第二次创业站对了风口。

  小米雷军曾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何况本就熟悉3G手机市场曹刚。2012年,酷派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2000万台,2013年计划翻倍,而展唐科技通过东莞宇龙提供了酷派60%的低端机型。

  据展唐科技财务总监胡晓君之前透露,公司销售额在2010年为100万元,这一数字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飙升至5.4亿元和11.27亿元。

图为2012年曹刚接受媒体采访

  也是在2012年,上海市政府启动旨在引进人才的第一批“千人计划”,曹刚成为这一批“千人计划”160人之一。

  2014年1月,展唐科技正式挂牌新三板。尽管没有做市,但在2015年上半年的疯狂行情中,展唐科技股票并不缺乏成交,当年4月市值一度接近10亿元,到2015年年中股东人数增加到过百人。

  曹刚的“海归创业故事”也似乎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直到供应商集体追讨货款。东莞兆信的高民选择自杀,而曹刚选择了出走。2016年2月份,曹刚宣布辞职,并被指已经躲到了澳洲。

  创业向来不易,不是每个创业者都会笑最后,也不是每个创业者都能直面失败。至少在奋斗过程中的某些阶段,他们是美好和值得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