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姝威审视乐视的眼光还停留在蓝田时代?
来源: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4日 18:13 作者:金柱

  “落失期待的刘姝威质疑报告”,这是知名科技自媒体人信海光最近一则专栏文章的标题。他说:“当年刘姝威捅破蓝田神话只用了600字,那篇文章并没有太多的专业知识,这意味着蓝田神话之所以长期不被人揭露,是因为良知和勇气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成为一种稀有资源。”

  他还写到,“所以当刘姝威说要捅破乐视神话的时候,听众还是蛮期待的,但今晚刘姝威的文章终于发布出来,却完全不是预料中的样子,内容平平,只能用‘没有什么’来形容--至少我周围的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有朋友评论说,读了刘姝威的报告,乐视哭的心都有了,躲在地洞里等轰炸,结果等来三张二……”

  “报告”引发科技圈集体吐槽

  其实,和信海光持有类似观点的科技圈人士真的不少。以为明证的是,作为极富盛名的科技新媒体平台,虎嗅网在摘发刘姝威“分析报告”的同时,为它编了一个巨长的标题——《卖什么电视?乐视应该去做“爸爸去哪儿”!天了噜……这就是刘姝威“事前张扬”的乐视分析报告》;不仅如此,它还在编者按中写到:“本来以为分析报告会对乐视的经营状况或者财务操作有什么猛料爆出,没想到全篇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个相对肤浅的质疑:给硬件终端砸钱烧钱的日子何时休?乐视这样下去能赚钱吗?最后得出的结论(或者建议是):乐视还不如以同样的投入去做内容产品呢!如果内容产业真的如刘姝威女士所说的那么靠钱就能砸出高利润来,我想全球的内容产业、媒体产业不必像今天一样苦哈哈找不到出路,也会取得相对较高的估值了。”

  所以,一位“专注于互联网价值评估”的作家尹生才会挺身而出,发表了一篇《评刘姝威之评:如何质疑互联网公司》的文章。在他看来,能够看懂蓝田造假的刘姝威,并没有看明白乐视在做什么。“到底应该如何质疑一家像乐视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关键看其六种能力:用户力,资本力,生态力,变现力,人才力,愿景力。”刘老师的出发点是对的,但她质疑的姿势却过于传统,甚至不能配合当下市场上主流互联网分析师的一般逻辑。

  刘老师的思维“过时”了?

  另一位互联网作家杨君君更是毫不客气的认定刘姝威的“过时”,因为她“所质疑的是这个已经被资本证明过并且获得认可的体系,而并非是乐视的‘故事’和‘概念’是否是刻意营造。”杨君君认为从“乐视的概念是否有收获的价值”以及“乐视的财务手法”上入手,远比简单揪着“烧钱”不放更能让人看清楚乐视。

  也有深表遗憾的,譬如IT评论员Eastland。在他看来,刘姝威的这篇“分析报告”简直“大失水准”。最令他失望的是,“刘姝威作为财务专家,对乐视财报的分析只停留在营收结构层面,对营收确认、成本、费用、摊销方面的问题没有深挖。”他认为乐视财务中存在硬伤,“其中最严重的是营收确认:乐视每销售一台超级电视绑定了24个月的会员费,按理说2014年1月份销的超级电视到年末只能确认490元营收,另外490元要到2015年末才能全部确认。按照这个原理,结合中报、年报提供的数据(上半年平均每月销12万台、下半年为13万台),可以近似地计算出2014年应确认的会费收入为3.78亿。乐视却将150万台超级电视绑定的15.3亿会员费一股脑确认为收入,当期营收被夸大11.5亿(占全年营收的16.9%)。”

  乐视网股价不降反升

  亦有TMT行业的券商分析师发声,对刘姝威的“分析报告”做了对应的分析。虽然作者不愿透露姓名,这篇《乐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分析文章目前也只是在“有道云笔记”中通过移动互联网传播,但显然新一代的行业分析师对于刘老师的基本观点是持保留意见的。“网络视频属于互联网视频行业,是一种基于网络协议的流媒体传输技术,并不在传统的传媒领域范畴,所以我们更倾向于认为,乐视是同时具备传媒内容基因和互联网基金的综合媒体公司。”而刘老师的“分析报告”似乎根本就没有认识到一点,审视乐视的眼光还停留在蓝田时代。

  而今日的资本市场,则更像是在拿刘姝威和乐视网的争拗开起了玩笑,乐视早盘股价一度逼近涨停。于是,有网编忍不住了,“刘姝威以已之短隔山打牛,乐视几近涨停”。一度剑拔弩张气势汹汹的对阵,竟然演绎成了一场几乎一边倒的吐槽大戏,谁是最后的赢家呢?(全景网/金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