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大涨逾9% 难救联合石化等多头巨额浮亏窘境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在一片做空声里,原油价格突然上演了绝地大反弹。

  截至12月27日20时,NYMEX 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报价徘徊在45.54美元/桶附近,较两天前创下的去年7月以来最低点42.36美元/桶大幅反弹逾7%。

  其中,隔夜NYMEX原油期货价格涨幅一度超过9%,创下2016年11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在Emirates NBD银行大宗商品分析师Edward Bell看来,隔夜油价之所以意外出现大幅反弹,主要受多种因素驱动,一是隔夜美股大幅反弹逾1000点,极大地提振了投资机构风险投资偏好,因此他们大举抄底原油期货等风险资产套利;二是圣诞节假期美国金融市场成交量较平时骤降逾6%,令原油价格在买盘驱动下,容易放大涨幅;三是市场预期明年起OPEC减产执行力度将高于市场预期,无形间给油价带来新的反弹动能。“这也引发隔夜原油期货市场上演空头回补潮涌。”

  不过,这能否挽救此前买涨油价遭遇巨亏的投资机构,仍是未知数。

  12月27日,中石化集团证实旗下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联合石化”)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

  究其原因,市场传闻这两位联合石化高层在70美元/桶上方买入了3000万-7000万桶原油期货多头头寸,但因过去两个月油价大幅跌逾45%而遭遇数十亿美元浮亏。

  “目前上述说法还无法得到证实。”一家国际原油贸易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但他表示,受伊朗被制裁与OPEC减产预期影响,此前买涨油价的机构投资者为数不少。包括全球两大以原油投资为主的对冲基金——Andurand Capital与BBL Commodities——曾遭遇单月净值大跌15.2%与14.2%,甚至不少能源投资类对冲基金因油价大跌正面临清盘风波。

  27日晚,中国石化发布公告称,公司了解到联合石化在某些原油交易过程中因油价下跌产生部分损失,公司正在评估具体情况。

  记者向多位中石化人士求证,对方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当前联合石化在原油期货操作策略的盈亏状况,但在通常情况下,中石化内部有严格的风控制度,对原油期货套期保值等交易策略进行风险评估,并采取相应的风险防范措施。

  对冲基金空头回补

  经多方了解,在隔夜原油期货上演绝地大反弹前,整个华尔街投资机构几乎都站在原油空头阵营。究其原因,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压力骤增、美国页岩油增产导致原油市场供应过剩局面依旧、OPEC减产执行力度存疑等因素令他们更愿押注油价下跌获利。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2月18日当周,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原油期货净空头头寸较前一周大增18943手(1手等于1000桶)。

  显然,隔夜原油期货价格突然暴涨逾9%。

  上述原油贸易商坦言,尤其在美股大涨引发市场风险投资偏好升温的情况下,很多新资金涌入抄底买涨NYMEX 原油期货,令对冲基金彻底陷入被动空头回补与止损离场困境。尤其是对冲基金必须迅速出清执行价格低于40美元/桶的NYMEX原油期货看跌期货头寸,否则整个基金净值将遭遇亏损最大化。

  Edward Bell对此指出,尽管对冲基金被迫空头回补,但他们的原油空头投资占比并没有大幅降低,不少对冲基金依然维持原油多空头寸1:2.5的投资比重,因为他们更倾向认为隔夜原油价格大涨9%,更像是此前大幅下跌后的一次技术性反弹,原油市场供应过剩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基本面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组合式期权惹的祸?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27日油价出现大幅反弹,但此前两个月油价大跌45%的输家正浮出水面,其中包括联合石化。

  前述国际原油交易员透露,9月份很多国际投资机构认为明年原油价格可能会突破100美元/桶,这可能是触发联合石化在70美元/桶上方建立大量原油期货多头进行套利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9月24日举行的年度亚太石油会议(APPEC)期间,陈波也表示,鉴于全球市场当前的供需态势,原油价格在60-80美元/桶是正常的。

  不过,相比很多原油投资型对冲基金一见过去两个月油价大跌、可以迅速结清多头头寸止损离场,联合石化由于买错“衍生品”,只能深陷浮亏泥潭。

  具体而言,针对中国石油国企受财务管理约束、不大愿为买入原油期权支付期权费的特点,不少国际投行专门独身定制了一整套组合式期权产品。即这些国企一面买入原油看涨期权(需支付期权费),一面卖出原油看跌期权(收到期权费),由此期权费收支相抵,让国企通过这种做法实现在70美元/桶上方看涨原油获利的目的。

  “不过,这类组合式期权的最大风险,就是一旦油价突然不涨反跌,导致其卖出的原油看跌期权就会面临巨额亏损问题。”一位熟悉这类组合式期权的投行人士透露,市场传闻联合石化浮亏数十亿美元,很可能是因为过去两个月油价大跌45%,导致其卖出的看跌期权出现了巨额亏损,因为它不得不以更高价格买回看跌期权对上述头寸进行平仓。

  “它某种程度反映出当前原油多头(因伊朗被制裁与OPEC减产而看涨原油的机构投资者)正面临的经营困境,绝不是油价短期反弹所能化解的。” Edward Bell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