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第三支柱元年: 养老目标基金陆续发行, 公募探路养老蓝海

  蒋琰

  [对比美国和OECD(经合组织)的情况,美国养老金替代率达到71%,经合组织平均为59%,而我国仅有45%。]

  近年来,我国已逐渐形成了以国家为主体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以企业为主体的年金体系,分别成为养老的第一和第二支柱。今年以来,随着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和养老目标基金的问世,以个人为主体的自愿性商业养老体系初见规模,2018年成为养老第三支柱的元年。

  随着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的获批,以及本周第二批十余只基金获得批文,公募以养老目标基金的形式,成为养老第三支柱的主力军,开启对个人养老这片蓝海的探索。

  首批基金发行户数可观

  在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拿到批文两个多月后,各家基金陆续进入募集和准备发行阶段。其中,华夏、中欧和泰达宏利的三只基金已经率先完成募集:8月28日,首只发行的华夏养老目标日期2040成功募集2.11亿元,有效认购户数为37585户;中欧预见养老目标日期2035首发规模3.22亿元,共有40445户投资者认购;原定于11月16日募集截止的泰达宏利泰和平衡养老目标三年持有期FOF(基金中的基金)也提前募集完成。

  当前,处于发行期的还有工银瑞信、南方和鹏华的三只养老目标基金,其余多只基金发行时间也陆续敲定,首批14只发行有条不紊陆续铺开。

  此外,10月23日第二批养老目标基金也获得批文,十余只获批新基金的正式名单将于近期公布,消息称有基金公司同时拿到3只养老目标基金的批文。

  从首批发行的情况来看,短期内面临较为波动的市场,养老目标基金销售总体来说较为困难,不过首家两只基金的募集户数较为可观,也为之后作为定投产品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东方财富金融机构部总经理黄妮娟日前在深圳参加天天基金养老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首批成功发行的养老目标基金募资总额不大,但募集户数非常可观,其中有很多80后、90后的人群,尽管他们的资金量不如60后、70后,但有更成熟的长期投资理念。

  鹏华基金资产配置与基金投资部副总监焦文龙认为,当前面对的是3000点以下的市场,A股进入低胜率时代,经济增长有一定下行压力,A股的估值整体受到压制。不过从历史长期来看,只要是在3000点以下入场,持有至今盈利的概率达到75%,无论滚动持有1年、3年还是5年,平均都取得6%以上年化收益,并且随着持有期的延长,盈利的概率提升。

  与会的富国基金副总经理陆文佳也表示,当前面临比较波动的市场,但在现在的市场点位,公募基金未来给投资者的回报可能更好,这也是渐进的、良性的发展方向。

  他山之石

  当前,中国面临的养老形势日益严峻,随着人口出生率越来越低,未来的养老势必要靠个人。养老第三支柱在我国刚刚起步,但对比其他走在前面的发达国家,个人养老已是其最重要的养老支柱之一。

  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认为,我国老龄化的现实情况一是“未富先老”。对比各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时的人均GDP水平,英国在1930年达到老龄化时人均GDP达到了惊人的22429美元,美国在1940年达到8832美元,我国的近邻日本和韩国也分别超过12000美元。我国则是在2000年左右进入老龄化,当时人均GDP仅有1128美元。

  二是替代率较低,即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较低,该指标主要用于衡量退休前后生活水平的变化。对比美国和OECD(经合组织)的情况,美国养老金替代率达到71%,经合组织平均为59%,而我国仅有45%。“一般来说退休后的收入达到退休前70%以上,生活水准不会明显下降,如果按这个目标来看,靠第一支柱是肯定达不到的,第一支柱现在只有40%多。”窦玉明如是说。

  同时,中美两国在养老资产总量方面差距悬殊,根据中欧基金整理的数据,美国为28.5万亿美元,我国仅为1万亿美元,人均养老金规模不足美国的1%。三支柱比例的对比也差异非常大,截至2017年底美国三支柱分别占比10%、59%和31%,我国是79%、21%和0,因此未来个人养老大有可为。

  在养老蓝海中竞合

  尽管当前养老目标基金刚刚起步,养老第三支柱体量还非常有限,但对比发达国家的经验,养老目标基金今后将面对广阔的蓝海。

  鹏华基金总裁邓召明在前述论坛上称,当前我国人口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的快速发展阶段,发展养老金服务,加强养老金的专业投资管理,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然而,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体系目前水平还是有限,企业年金等补充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也比较窄,且无法惠及越来越多新的就业人口的需求,社保和养老保障这种不足客观上也制约了消费水平的提升。

  从公募基金的角色来看,未来随着养老目标基金不断发展壮大,公募基金将会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邓召明认为,服务养老金这个领域也是公募基金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公募传统业务和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有效满足迅速增长的养老金投资管理服务需求,是增加资本市场中长期资金供给、促进金融市场发展和金融结构优化的重要手段,也是运作规范、主动管理能力较强的基金的领域。

  展望养老目标基金以及第三支柱的未来,陆文佳认为第三支柱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一点可以预判。公募基金过去20年积累的专业投资能力、权益投资经验,能够很好地提升产品收益率。尽管当前养老第三支柱的步伐还不够大,未来前景仍然广阔。

  工银瑞信副总经理郝炜认为,从长期来看做养老目标基金是非常有意义的,尽管从现在的市场情况看,发行“需要勇气”,但这是“正确的事”。养老目标基金不仅是一个基金产品,开辟的是新的业务领域,要从长期的、全局的视角去看待,尽管现在的发行情况不够好,但还是要想办法尽快把基金成立,现在的客户数就是种子,未来通过行业的努力,这个产品未来会具有很好的发展。

  14只养老目标基金中,有8只目标日期产品、6只目标风险产品。随着第二批养老目标基金到来,对投资者来说选择也越来越多。郝炜提出,公募基金之间当前不是竞争而是竞合的关系:“未来养老目标基金的市场是很大的,不是在一个既有的盘子里去做存量的争夺,而是在蓝海竞合。在初期我们还是希望更多的客户来了解认知这个产品,不是说立即要把规模做得多大,而是希望后续能够通过定投的方式,让投资者逐步实现长期养老的目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