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急避险货基暴增 管理人警惕短期套利

  本报记者 庞华玮 广州报道

  导读

  当市场流动性增加时,机构资金选择了相对高收益的流动性管理工具。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近期货基规模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货基收益跟现在的短端利率有利差。

  曾经“规模赛场”上的“充量王”,在公募基金行业似乎不再是香饽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机构人士表示,7月以来,机构在增加投资货币基金。其中,有数据可查的场内货币基金,一个多月增加了近1000亿份额,增幅超过50%。

  但是这一趋势却引发了基金管理人截然不同的反响,基金公司通过不同手法,一方面通过甄别投资人,另一方面通过申购上限,限制资金的涌入规模。

  但资金的涌入速度仍然不减,本报记者了解到,包括银行、券商、私募等各方的资金,都成为货币基金规模增长的重要推手。

  有业内人士认为, 7月以来的货币较宽松、一二级市场表现不佳资金避险,以及近期货币基金收益率显著高于其他短端收益等原因,导致了近期货基的增长。

  而在资管新规带来的严监管下,这种趋势会如何演变,亦成为市场担忧的一个焦点。

  场内货基暴增1000亿

  三季度A股成交量低迷,8月22日甚至出现“成交地量”,当天沪市成交额跌破千亿,984.6亿元的成交额创出4年新低(扣除2016年1月7日熔断)。

  这被分析人士认为是场内货基暴增的直接诱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踪数据了解,大量股市闲置资金涌入场内货币基金。场内货币基金三季度以来的一个多月暴增近1000亿份额,增幅超五成。

  事实上,场内货基可以T+0回转交易,并且当天买卖次数不限。好处显而易见,就是可以和下一次投资无缝对接,时间间隔为零。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8月23日,场内货币基金规模达到2800.33亿份,比6月30日的1814.77亿份增加985.56亿份,增长幅度达到54%。

  其中份额最大的华宝现金添益A为1531.35亿份,较二季度末增长585.04亿份,增幅62%。

  紧随其后5只场内货币基金分别为银华交易货币A661.55亿份,建信现金添益H269.19亿份,南方理财金H111.39亿份,大成添益E56.33亿份,招商财富宝E44.82亿份,分别较二季度末增长215.67亿份、87.83亿份、42.24亿份、9.20亿份、27.41亿份,增幅分别为48%、48%、61%、20%、157%。

  记者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场内货币基金共30只,其中22只的基金份额数量较第二季度末出现增长。

  对于这种短期内的激增,场内货币基金份额最大的华宝基金的一位人士表示,申购资金多数是基于自身流动性管理需求。近期申购资金不单是机构,场内机构投资者以及个人散户兼有,客户类型很均衡,是一种普遍性的申购行为。

  “权益市场表现羸弱缺乏赚钱效应、市场整体风险偏好依旧处在低位导致投资者流动性管理需求旺盛。出现这一现象,很好地说明了场内货币基金在市场调整期作为资金避风港的明显优势,历史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前述宝华基金人士表示。

  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人士也表示,“我们场内货币基金近期规模确实有一些增长。对于场内货币基金,我们是欢迎机构购买的,因为场内货基本就是希望为投资者提供便捷的现金管理工具,在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同时,在股市出现机会时及时把握机会。”

  未来场内货币基金是否仍将保持这一增长趋势?

  上述华宝基金人士认为,“由于其他大类资产表现依旧乏善可陈,下一阶段投资者的流动性管理需求还将较为旺盛,场内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趋势有望延续;不过由于近期短期申购资金较多,场内货币基金的收益率水平已被明显摊薄,逐渐趋同于交易所回购,随着二者收益差距拉近,场内货基规模增速或将趋缓。”

  限购普通货币基金

  基金公司在货币基金规模上,显然早已不是“规模”为重。

  多家基金公司人士8月23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公司的货币基金近期出现增长。由于场外货币基金缺乏公开数据,暂时无法判断其规模增长的态势。

  来自中国基金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我国共389只货币基金资产,净值达到8.4万亿,占整个公募基金规模的66%。

  在此背景下,许多基金公司对货币基金采取了限购措施,尤其对大规模的、超短期的机构资金很警惕。

  “我们的普通货币基金确实有增长,但量不是很大,因为我们限购比较严格。”深圳某基金公司的人士介绍。

  “我们一直都在限大额,限1000万,可是很多资金都是顶着限购上限进来。有的是套利的机构资金。”上述深圳的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我们不欢迎机构资金,非要进来的话必须要承诺呆够一定的时间。”

  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则表示,“增长还在正常增长范围内。”该公司对货基也一直采取限购措施。

  实际上基金公司一方面对机构资金申购场内货币基金持欢迎态度,另一方面却对机构资金申购普通货币基金持谨慎态度。

  “这是由于基金公司曾吃过货币基金流动性的亏。”一位业内人士坦言。2016年12月,某基金公司遭遇了货币基金大额赎回,一只基金短期被净赎回近1000亿规模。当年货币基金流动性紧张,面对大额赎回不能快速卖出其资产。央行不得不介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才使基金可以出售其资产以兑现赎回。

  此后监管加强,而基金公司对机构申购货币基金的欢迎态度也转变。部分公司的战略由机构客户重心转向个人客户。

  截至2018年6月30日,今年新发行的货币基金数量仅为1只,这表明了监管层的审慎态度。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雄表示,“货币基金从去年到今年就没几个获批的,监管的态度一直没变,会比较担心货币基金的集中度和流动性问题,尽管基金公司是愿意发展货币基金的,因为有利于扩大整体规模。”

  机构资金涌入

  8月23日,一位银行人士表示,“目前银行资金还是比较紧张的,只是7月份有所缓解,闲置短期流动资金主要投向货基、同业存放、票据及债券。”

  据上述银行人士介绍,银行投货基之前会对基金管理公司和基金产品先做准入,对基金管理公司的规模和单只货币基金的规模均有要求,例如有的银行只对规模排名前十或二十的公司做准入,单只货币基金规模太小会担心有流动性风险。另外,在收益上也会选择排名靠前的基金产品。

  此外,当二级市场成交量萎缩导致场内货币基金增加的时候,一级市场的较差行情也导致了机构对普通基金的需求增加。上海一家PE公司合伙人表示,PE如果资金暂时没有投出去,一般会选择现金管理,购买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的短期限低风险产品,或者认购流动性较好的货币基金。“不过PE这些资金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赎回,如果单笔金额过大,部分基金管理公司可能会有所忌惮。”

  而北京的一位私募基金人士也介绍,“我们公司的闲置资金主要是投资货币基金。”而现在由于“资产荒”,大量的PE都找不到合适的项目,或不敢投,使得PE的闲置资金增加,从而导致PE投资货币基金的需求也在增加。

  有基金人士表示,7月份以来大量机构钱涌入货币基金。有来自银行、券商、私募等各方的资金。

  当市场流动性增加时,机构资金选择了相对高收益的流动性管理工具。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近期货基规模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货基收益跟现在的短端利率有利差。

  公开数据显示, 8月23日,银行同业间1周的拆借利率为年化2.6%,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利率为年化2.55%,而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在3.3%。货币基金的收益明显高于银行间拆借利率等短期投资收益。

  此外,股债市场的低迷也是投资人转投货基的原因。严雄表示,“其实今年2、3季度货币型基金收益率有一个较为明显的下滑,因为整体货币市场的资金面都非常宽松,从货基的收益率角度来看,投资者理应要赎回才对,但是7月以来货基规模有个较大的涨幅也和权益市场的低迷分不开关系,权益市场的持续低迷会导致避险资金流入货币基金,从而导致了货币基金的规模得到了增长。”

  (编辑:李新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