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目标基金 “箭在弦上”

  系统改造升级后启动发行

  郭璐庆

  随着中国老龄化趋势加剧,以及养老金第一和第二支柱的负担日益沉重,今年以来,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建设加速发展。

  继5月1日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后,近日14家公募基金公司获批养老目标基金备受业内关注,也引起了未来养老金第三支柱业务发展的一些遐想。

  实际上,公募行业养老类型的基金早在多年前就已推出,但一直未能在业内推广开来。在FOF产品推出以及政策对于养老目标基金大力支持之下,即将发行的养老目标基金被寄予厚望。尤其是首批产品,被认为是服务和推动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的重要一环。

  随着批文的下发,按照惯例,这14只养老目标基金最晚将于6个月内完成募集。眼下,市场翘首以待养老目标基金第一单的成立和发行。

  “我司的养老目标产品大概会是在9、10月份成立发行,具体时间还不确定。要看渠道系统改造完成的时间,以及渠道银行的排期等。”此次发行养老目标基金的某公募基金人士向第一财经透露。

  待系统改造升级

  我国的居民普遍有储蓄的习惯,大量的储备资金存在银行里面,而银行现在又进入到低利率的时代,久而久之个人资产存在贬值预期。因此,养老金投资如何破局至关重要。

  在10多年前的2007年1月,安徽淮南矿业集团委托华夏基金年金组合管理的资金到账,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单一委托组合正式启动运作。其后,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委托的投资于管理人,10年来全行业取得了118%的平均回报。

  近年来,很多公募基金养老部门建立了涵盖股票、混合、固收、货币及另类的养老金产品线,基本能够满足年金资产的各类配置需求。这一次以FOF形式开展业务的养老目标基金获批,有望改变更多投资人养老金回报不高的局面。下一步随着养老目标产品的发行,养老目标基金无疑将引发业内极大的关注。

  随着我国老龄化趋势加剧,以及养老金第一和第二支柱的负担日益沉重,今年以来,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建设加速发展。

  今年3月2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以来,养老目标基金备受市场关注,各家基金公司已经上报了超过50只养老目标基金产品,产品策略方式主要分为目标风险策略和目标日期策略。

  8月6日晚间,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消息显示,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已经获批,意味着基金业历史上首批养老目标基金出炉。由于养老目标基金采用多元资产配置策略、严格控制回撤、规范投资运作,能够为个人养老投资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可有效满足居民养老资金保值增值的需求。养老目标基金批文的下发,也被认为是公募基金服务第三支柱的开篇。

  “养老目标产品有投资者适当性的安排和申购赎回的安排,需要渠道进行系统的开发,因此养老目标产品成立发行还是要看渠道的时间。”另一位公募基金养老部人士也称。

  随着中国养老保障体系的不断完善,机构的作用也会越来越突出。根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养老金市场有望达到10万亿的规模,也将成为资产管理行业的一个新的高地。如何运用和管理好这些巨量资金,是摆在机构面前的一个课题。

  引导长期投资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副总经理告诉记者,未来,基金公司做养老投资是通过TDF(目标日期基金)或TRF(目标风险基金)以FOF的方式进行底层产品优选和动态资产配置的。

  “引入稳定类资产和套期保值工具,增加非标产品以及股指期货等品种。放开固定收益类资产的配置上限,固收资产上限由50%提高到了95%。从2015年以来,我们在追求绝对收益的基础上,追求相对收益的平衡。”北京某公募基金养老部门投资经理表示,投资政策的不断优化是年金实现长期稳健收益、收益波动趋缓的一个重要原因。

  根据美国投资管理人的经验,从养老金资产的角度来讲,让哪个投资人管理,美国信安金融集团前董事长施伯文有两点建议。

  “一是只选择有历史业绩的投资管理人;二是在投资上遵循充分多元化的原则。不仅是不同资产类别的多元化,还有不同管理人的多元化,而且在同一类资产下还要多元化。这样才能达到比较好的风险管理目的。”施伯文对第一财经表示。

  施伯文举例称:“为55岁的人和25岁的人分别做养老金投资,我觉得应该采取不同的投资策略。因为55岁的可能就10年的投资时间,25岁的管理时间可能是40年。那投资策略确实是不一样的。主要看投资的期限有多长。如果投得稳定和保守,那风险低但回报也就低一些。”

  “基金公司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作为养老投资底层标的公募基金简单、透明、成本低廉,而且一直是在完善的监管框架下运行的。二是基金公司在股票和债券管理方面进行了长期积累和人才储备,特别是股票长期投资收益率有明显优势。”该上海公募基金副总表示。

  他认为,可以通过政策导向和产品设计,引导投资者如果选择高收益的养老投资,就要进行长期持有。另外,合格养老产品默认机制也很有意义,帮助投资者做了产品选择,让投资行为在无感中发生。

  “第三支柱个人税延养老金中个人是有天然选择权的,但是有了选择权并不代表投资人会选。因此会通过默认选择进行处理。”此前在接受采访时,美国富达投资高级研究顾问郑任远也表示。

  需要看到的是,提供相对的高收益以及降低成本,已经成为各个机构的一个共识,并且已经在实践当中了。但机构也很少去考虑每个企业或者每个个人的需求,进而对他们做出一些咨询以及综合的解决方案,目前机构大致是提供同质性的服务,对于差异化的服务做得还不够。

  “现在做阶段性投资业绩的评估一般是3~5年,不是说有规定,而是大家都这么做。这个评估不只是投资业绩,还包括服务及收费等。美国做一年投资业绩评估的几乎没有,可能3年更多,但我觉得5年评估一次更合理一些。”施伯文也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