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监管是私募基金行业大势所趋

  日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本文以下称“基金业协会”)公布了2019年下半年工作计划,其中关于私募基金行业发展现状部分措辞严厉,直接指出,“整体而言,发展质量不高。部分私募基金名为投资,实为高息揽存、利用‘资金池’赚取巨额利差;名为股权投资,但通过强制回购等兜底条款或者抽屉协议藏污纳垢,实为单一项目的借贷业务,甚至以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自融为主要目的;部分私募基金变相从事P2P等类金融业务,沦为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保护伞。”

  无独有偶,证监会近日发布通知,要求以“辨真伪·识风险做理性私募投资者”为主题,在全国范围内集中组织开展私募基金专项教育活动。通知指出,“行业在快速发展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和风险,私募机构鱼目混珠、合规程度参差不齐,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部分风险个案以及非法集资的‘伪私募’对行业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

  由此可见,部分私募基金存在与类金融业务、非法集资活动关联的潜在风险,加强监管与存量整治乃大势所趋,也将成为下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

  随着法律法规的不断健全,私募基金行业近些年取得了长足发展,同时也累积了不少风险因素。一方面,截至2019年7月底,我国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332家,已备案私募基金78734只,管理基金规模13.42万亿元,私募基金管理人员工总人数23.80万人。另一方面,在协会登记一年以上管理规模为0的私募共有2496家,其中不少沦为了“僵尸私募”。

  尤其是,继去年P2P爆雷潮之后,今年的风险事件暴露有向私募基金行业扩散的趋势。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以来,基金业协会已经公布了4批失联私募的名单,失联数量共计268家,较去年上半年的163家增加了64.42%,自公布私募失联名单以来,基金业协会共公布了28批失联私募,总计777家。与互联网金融及P2P专项整治类似,对于私募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而言,当前阶段存量风险排查与化解整治,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需要切断与非法集资之间的联系,正如基金业协会的工作计划中所提到的,集中精力解决好私募基金“伪资管”和利益冲突问题。同时,行业准入管理将进一步加强。2018年12月基金业协会发布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须知》明确规定了十一种中止办理情形。截至2019年7月底,基金业协会已中止办理345家相关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申请,目前仍处于中止办理状态的机构344家,其中,2019年7月中止办理38家相关机构的申请。

  尤为需要注意的是,私募基金行业与地方金融之间的关联十分紧密。不少私募基金是地方招商引资过程中的重要参与者,尤其是在金融招商、基金招商等新型招商模式中。在近年来勃兴的金融小镇建设过程中,私募基金往往是地方政府所青睐或主动伸出橄榄枝的重点对象。因而,尽管私募基金行业不在“7+4”地方金融监管框架内,但从地方金融风险防控的角度来看,该领域仍将成为地方金融风险治理的重点领域之一。基金业协会提出要推动建成“个人守法、单位自治、行业自律、行政监管、司法惩戒”层层递进、多元共治的现代化行业治理体系,地方金融监管理应成为多元共治的重要参与力量。

  更关键的是,私募基金作为金融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如何引导其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发挥其应有的正向作用,既是从更积极层面化解风险的重要课题,也是三大金融工作任务(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有机结合的题中应有之义。在这方面,地方金融监管体系具有其自身优势。新型地方金融监管框架下,金融办与地方金融监管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监管中服务,服务中监管”是其合宜的改革目标,需要担负起在地方情境中实现风险防控与金融创新并举的改革任务,是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力量。

  总体来看,加强私募基金业行业的监管,证监会的行政监管与协会的行业自律应和地方金融监管形成合力,疏堵结合,堵住违法违规后门,将其引导到“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使命上来,从而促进私募基金行业健康发展。

  (编辑:欧阳觅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