泓澄投资张弢:中观策略下的股票投资
来源: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1日 17:14 作者:

  

  好买财富2015年投资策略高峰论坛7月18日在北京成功举办,泓澄投资合伙人兼投资总监张弢在论坛上做主题演讲《中观策略下的股票投资》,以下内容整理自论坛现场实录。

  一、如何看待经济?

  怎么样去衡量一个经济指标健康与否?看选择什么样的角度,在不同时期选择的角度是不一样的。经济相当于一个多面体,用单一的的指标看它,最终的效果都是不全面的。

  1、指标数据下行

  4万亿以后大部分投资都是往下走,投资目前不是特别乐观,而且代表更先进的民营投资波动更大,我们还没有看到整个源头的下降,没有看到地产销售开工量的下降,但是我们看到了销售的下降,我们每年地产开工面积还是在8亿平方米,这个未来还是会往下走,简单测算如果按照美国人口数和房子来测算,可能我们8亿平方米要下降2亿平方米才能长期均衡的。消费这几年下滑速度非常快,除了经济因素,还叠加着反腐。进出口情况也类似,过去几年国内各种各样的环保价格、人力资本价格的刚性上涨,导致企业国际竞争力的下降,从这个纬度上来看经济也不是很乐观。

   2、经济依然向好

  你可以对比国家的GDP、工业增加值,但很难量化民族、自由、科技、创新,这些不体现在数字里面。2007年全口径股市市值第一是金融,第二是能源,然后是工业,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工业化国家。对比去年股市泡沫起来之前全口径的图,当时的金融还是排第一,但是已经降到了23%,同时排第二的不是能源,而是信息技术,排第三的是工业,排第四日常生活用品,这是有史以来中国股市市值结构最接近美国的时候。

  工业化初期、中期看经济可以看经济增长速度,发电量,资本投资回报率,但是过了工业化高点的之后,如果衡量一个经济好与不好,得看经济是否有活力。现在大量的人去创新创业,为什么前些年不会发生这个变化?因为整个地产泡沫在工业化中吸引了大量的毒瘤,上市公司都拿钱去做地产。工业化后期资本被迫找其他投资机会,所以这几年PE、VC特别火,这是一个大的背景。在这个背景之下不能再用以前衡量经济好与不好指标去看经济,在我看来经济是一个很复杂也是很主观的一个东西,量化的东西会不一定是准确的,或者有误导性的,判断我们未来股市好与不好还要看经济活力。

  二、股市未来——像美国还是像日本?

  大的工业化国家都是经历了经济放缓这个过程,美国也经历了地产销售、发电量、铁路运输量很明显的下降,GDP从5%下降到3%,和我们现在相似,但是那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概念“漂亮50”,大量公司在那个时候诞生,这些公司大多是消费、服务行业,延一些年也会有互联网。在我看来,现在大的背景之下反而是诞生好公司比较好的环境。

  前面提到在工业化中后期不能用传统眼光去看经济,现在大量资本重新再投入,以前资本都是从银行抵押出去,2007年之后数以十万亿的钱投入到管理、信息当中,如果没有这几年的经济下台阶,工业化逐步衰退,不会有这么多得钱往这些行业中投。但是重工业化后期是否会迎来比较好的市场,也是未知的。

  简单的例子日本和美国,他们基本在七八十年代末过了工业化这个阶段,但是美国在这之后美股涨了10倍,日本却没有涨,人口都是两亿,都很重视科技,都很勤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日本

  是一个等级文化非常清晰的社会组织,你很难去挑战权威,员工福利索尼这样的企业大部分企业都是员工终身制,你没有挑战欲望,这是一个没有创新没有激情的文化。以前日本名牌是松下、索尼、夏普,现在还是。同样看美国,早期工业时期的GE,现在工业上的特斯拉,早几年IBM、雅虎,现在是谷歌。

  日本是没有调节的能力,经济好与不好在于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有没有改革的机制。因此我们未来像日本还是像美国,很重要一点在于我们经济主题机构是变得越来越效率,还是变得越来越无效率。

  我们有足够大的经济体量,具有非常好的决策体制,类似于一带一路的政策。我希望看到政府越来越有效率,国企的力量越来越小。我们过去这些改革这么多年很多行业已经变得越来越市场主导占大的力量,比如互联网行业就是这个样子,有自己的新陈代谢。我们中国政府力量很强,无论从力量,大方向我还是乐观看待,如果中间划一条线我会往更接近美国角度去划。

  三、资产管理和投资

  1、资产管理行业前景广阔

  以前面临的无论跟我们的经济总量,还是跟我们的以前的相对管制的一个市场放开,都能够看到未来整个市场管理的市场应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一个市场。以我们这样的经济体量,以我们的居民的资产之类,我们匹配的独立第三方的公司,我觉得应该是一千亿类似为单位市值这样的企业一定会诞生,这个就是体制的力量。但我们在整个大的金融体制全国最大的一个板块当中,当它放开它的有形的手或者管制变得越来越化,所能激发的活力越来越强。

  2、投资问题的三点看法

  第一点,投资本质在于收益与风险的匹配。价值投资人最核心的就是做风险匹配,我觉得真正的投资人所要追求的一定是能够尽量的理解绝大部分的投资风格和投资方向,而不是把自己定义成一个比如价值人投资、成长型投资。我作为基金经理我能够感觉到,特别在表现不好的时候,假设一类板块偏周期没有买到,我会给自己找借口投资才投机了,我是价值投资人,它更多的是一种涡流的壳,无论是真实的,久了以后对于其他资产相对比较排斥,你有一个比较好的外溢,比如价值投资人,巴菲特就是价值投资人,这个是不对的。巴菲特是跟他的资金价值有关,天生杠杆,一定要追求稳定收益率。可能我们很多钱性质不是这样的,并不匹配,我觉得本质在于收益与风险的匹配。

  第二点,做长期持续较好收益的投资过程,本身是必然的。不要太挑战自己的人性,绝大部分扣除通胀,最终市场上挣钱的是少部分的,大家在一块的时候心理最安全,这个是符合人性的,从众是一个非常符合人性的行为。如果有人能够真正在最高点全部撤掉,我觉得要不是运气,要不就是有非人性的承受能力,反过来再说,也不是说我们需要去无所谓,而是你要找到心理平衡点。不要做极致的操作,也不要想毕其功于一役,更多的时候你要调整好让自己心理能承受的状态,做投资都是充满不确定性,都是在不断修正自己对风险的概率,是一个积小胜为大胜的过程。

  最后一点,要有正确的投资观。不正确的投资观第一个:做空力量的价值观,这样会让你的价值观不可增,即使有人做空在高位,可能也是游资做,这个不是一个正确的思维方法,会误导你,包括政府也是市场参与者之一,你不能够指盯着政府行为去做,这样会误导你,可能让你在本来不该有自信的地方下更大的注,最终输掉,这是一个相对比较错的价值观。我经常去渠道交流,我给大家的建议就是定投,抵抗人性是很重要的一点。判断受情绪影响,大家都极度乐观的时候真的是很危险的时候,你要尽量把情绪性的东西规避掉。

  总结一下

  从07年以来,虽然经济不断在下滑,但是我们不能用工业化时期的经济指标去看经济,还要看经济的活力,现在是我们见到的有史以来经济最有活力的一个时期!风险如果整个干预越多,我们会像日本,干预越少我们会像美国,但是市场车轮是前进的,政府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我相信中国会越来越像美国。

  我们一定会看到非常多优秀的企业和公司,股市是比较乐观的,这是一个长期的经济和股市的看法,中短期的看法可能是有很多,中国是慢经济快股市,股市反映会有阶段性过渡,我们已经告别了危机模式,进入相当正常的模式,这种危机模式也不是经常来的,十年一次,有一个比较健康的心态做投资,相信专业投资的能力肯定会高于自己的简单的预测。

  最后还有三点的投资建议,投资是做风险收益的匹配,要保持比较好的心态做投资,最后得到的结果可能会好一点,不能毕其功于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