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频道 > 基金人物 > 正文
全球降息潮来袭 基金经理谈中国该如何"弄潮"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7日 05:10 作者:吴昊
  短期国内降息的概率不高,单纯用利率手段很难解决中国现在所面临的经济问题。
  对于中国而言,核心还在于经济结构的调整,降低经济对货币政策的依赖,让利率和汇率的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
  证券时报记者 吴昊
  今年5月以来,为了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欧元区、印度、澳大利亚、韩国、以色列等国纷纷降息,加上此前美国、日本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全球已形成降息潮态势。世界各国纷纷降息对中国经济产生哪些影响?中国央行将会如何应对?全球降息潮又将走向何方?日前,证券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华宝兴业海外中国成长基金经理周欣、长信双利优选基金经理谈洁颖、招商基金国际业务部副总监牛若磊和海通证券宏观债券首席分析师姜超。
  短期国内降息概率小
  证券时报记者:全球降息潮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国内会不会打开降息窗口?
  周欣:全球降息对中国最直接的影响是汇率,进而影响出口,如果人民币持续升值,则中国出口的压力会增大。同时,由于流动性过剩,有热钱流入的压力,增大资产市场泡沫和今后大规模资金跨境流动的风险。不过,短期国内降息的概率不高,单纯用利率手段很难解决中国现在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如不降息,可以通过强化对资金流动的监控防控热钱的持续流入。
  谈洁颖:全球降息潮可能引发新一轮连锁反应,给中国央行也施加压力。从监管部门开始对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加强监管的行动看,货币当局已开始重视热钱的冲击影响,未来或有更多的应对措施出台;随着国内物价持续低迷,以及保增长压力加大,使用降息手段的可能性也在逐渐增大。
  牛若磊:降息窗口不会在近期打开。首先,中国的通胀水平正处于探底反弹的阶段;其次,为了避免房地产和投资的过热也不会轻易降低息率。现阶段中国还未实现货币的自由兑换,因此,应对热钱方面还是可以采取行政的手段进行管理,如严查进出口贸易、控制外汇额度等。
  姜超:韩国和澳大利亚均遇到与中国类似的问题,利率偏高使得热钱涌入套息,导致币值虚高,因而均通过持续降息来应对。本轮外汇储备中金融项目明显增加,表明短期投机热钱增加,而且,考虑到中国出口虚增,经常项目下也隐含大量热钱,意味着本轮人民币升值缺乏真实基础,在未来热钱流出时存在极大隐患。对目前中国经济而言,最重要的是调整经济结构,降低金融风险,尤其是房地产市场风险,必须先出台存量房产税等长效调控机制,才能开始降息,否则,只会刺激资金再次流入房地产市场,导致风险继续上升。
  降息不解决根本问题
  证券时报记者:全球降息潮最终将去向何处?长期来看,国内应采取什么措施应对热钱?
  谈洁颖:次贷危机后,发达经济体虽经持续刺激却仍陷入低迷,原因在于始终缺席了两个关键角色:健康的财政状况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受制于巨额债务负担,欧盟和日本等难以通过财政手段刺激经济,而缺乏新的增长点,使经济始终缺乏持续动力,这两方面都是单纯的利率调整难以解决的。未来国内公开市场的回购操作力度料将有所加大,央票将成为下一个重要的操作手段。如果外部资金流入持续放大,从而造成外汇占款持续增加,那么,提高准备金率也可能是合理的政策选择。
  牛若磊:降息是为了在通胀可控的水平内刺激经济增长,因此,只要通胀还在合理范围内,降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关于应对热钱,在货币没有完成可兑换的前提下,国内还是会采用以往行之有效的行政手段。
  姜超:目前大多数国家都采用降息加上量化宽松等需求端的刺激政策,但真正成功的美国其实是在供给端有极大的转变,其2009年以后的所有新增就业几乎全部在服务业。而日本的极端量化宽松虽然使得股市上涨,但经济能否真正恢复还需检验。
  对中国而言,核心还在于经济结构的调整,降低经济对货币政策的依赖,让利率和汇率的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以应对热钱的冲击。
  慎对热钱外流风险
  证券时报记者: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量化宽松政策在短期内会不会退出?国内经济下半年还面临哪些风险?
  周欣:目前美国经济的复苏势头尚不稳固,失业率仍然较高,美联储短期内不太可能全面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但可能逐步减少购买债券资产的数量,因此不会立刻导致热钱从新兴市场回流或人民币贬值。但如果明后年美国经济继续复苏,美联储可能采取更加彻底的退出政策。如果那时美国进入一个持续和强劲的加息周期,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热钱回流的冲击。
  国内经济下半年可能面临两个风险,首先是经济回升的力度,一季度经济回升力度比较微弱;其次来自于房价,“国五条”之后,一线城市房价不降反升,下一阶段会否出台更加严厉的调控政策仍需观察。
  牛若磊:美国经济的复苏会令美联储在今年年底退出量化宽松,但退出步骤将会是非常缓慢的,不会造成大量热钱迅速撤离。
  国内下半年潜在的风险,第一是通胀的风险,现阶段通胀处于探底反弹的阶段,下半年通胀反弹的力度超预期可能是经济潜在的风险。第二是国内地方政府和企业的负债过高,有可能在下半年发生信用风险。
  姜超: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预期已经出现,但是晚退出的概率要大于早退出,因为美国失业率依然远高于潜在水平,而目前美国经济复苏依然脆弱,房地产市场及消费极大依赖于超低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
  下半年值得关注的风险主要是国内经济失速、政府再次刺激以及美联储提前退出量化宽松等。
  降息潮中的投资机会
  证券时报记者:请从投资角度谈谈全球降息潮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周欣:降息一般发生在经济放缓期,在这个阶段,债券、黄金可能成为资金寻求避险的较好去处,但在这些资产已经积累了较大涨幅后,要小心一旦经济拐点出现,资金流向发生变化可能对这些资产价格带来负面影响。
  谈洁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带动债券市场对降息预期的升温。根据历史经验,一般降息周期会带来股市预期的资金面的宽松,对股市形成利好。目前国内经济在弱复苏大背景下,成长股持续受到追捧,估值已经出现泡沫,下半年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此,周期股虽然整体估值不贵,但大幅上涨的机会并不显著,风格转换存在不确定性。
  牛若磊:最确定的机会来自未来美元的持续走强。首先,美国经济持续增长使得美联储会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走上收缩的货币政策;其次,其他各国降息会缩窄与美元的利差;最后,美国经济在房地产和投资的推动下的持续增长,也令美元的吸引力增强。在大类资产的配置上,债券的收益率到达历史的低位,同时美联储有可能开始收紧政策,债券收益率面临上行的压力,因此,债券不再是很好的配置品种。另一方面,股票特别是新兴市场股票还处于低位,大量资金从债券撤出为股票市场带来流动性。
  姜超:在通缩预期下,实物类资产的价值有限,不建议配置黄金及大宗商品,发达国家金融市场普遍走牛,包括股市和债市,相信这一幕在新兴市场也会重演。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