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万亿美元 全球债券基金规模创纪录新高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债券市场的情绪从未像现在如此高涨。美联储今年7月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投资者通常将美联储降息和对经济放缓的担忧解读为购买债券的信号。

  投资者正以金融危机以来最快的速度涌入固定收益共同基金,2019年上半年,在贸易战紧张局势、经济衰退担忧和市场波动期间,近5000亿美元涌入债券基金。

  晨星数据显示,今年流入固定收益基金的资金约为4870亿美元,远高于2018年上半年的1480亿美元。上半年流入债券共同基金的资金达到至少10年来的最高水平。

  负利率在固定收益市场的蔓延,同时推高了全球债券市场的价值,债券基金管理的资产自2010年以来翻了一番,至2019年6月底,达到创纪录的9.4万亿美元。

  股债基金跷跷板效应明显

  在2018年,股票共同基金流入3540亿美元,是流入固定收益基金1130亿美元的3倍以上。但晨星数据显示,今年股票基金遭遇了265亿美元的资金流出。2018年底的美股抛售提醒投资者持有更多固定收益,投资者仍被债券的安全性所吸引。过去10年的情况是,对债券的需求始终高于对股票的需求。

  德意志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全球主管瓦斯蒙德指出,近期市场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需求不会发生变化,欧洲央行将进行第二轮资产购买的预期,只会强化这一趋势,投资级债券应成为受益者。

  全球不少经济体人口老龄化和储蓄迅速增长,投资者现在在寻找获取收益的来源,却又担心投资风险,债券正中下怀。美国资产管理公司PGIM全球债券主管罗伯特·蒂普表示,在储蓄水平较高之际,投资者正努力以固定收益来应对股市波动性加剧问题。贸易紧张、全球增长放缓以及市场高度波动也促使投资者转向债券。

  宽松货币政策吸引资金

  债券基金还将从今年全球各大央行政策转向中获益。今年,全球央行从紧缩转向宽松,这总体上对固定收益有利,投资者预期全球央行将降息并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纷纷回归债券基金。

  美联储 7月份将主要利率下调25个基点,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降息。欧洲央行的利率制定者也表示“准备好”推出新的刺激措施。

  机构投资者正准备迎接全球经济低迷。英国经济第二季度出现近7年来的首次萎缩,而德国6月份工业产值降幅超过预期,加剧了人们对该国可能走向衰退的担忧。中美之间长期存在的贸易争端也吓坏了投资者。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加剧了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引发了美股抛售。

  晨星固定收益高级经理研究分析师埃万格利亚·格卡表示,近期市场波动源于对中美贸易冲突的担忧,加上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可能出台的量化宽松措施,导致资金加速流入主流政府债券。

  机构对债券市场不过分悲观

  不过,债券市场也并非尽是好消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日跌至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这是2007年以来的首次。许多投资者将这种反转现象视为经济衰退的先兆。德国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推高了债券价格,将全球负收益债券的存量推高至15万亿美元。

  负收益率或超低收益率水平可能会促使一些投资者转向风险更高的资产类别。虽然宽松货币政策降低了投资级固定收益资产大幅抛售的风险,但如果爆发贸易战或供应价格冲击,债券违约率的飙升可能会损害部分投资者对固收资产的信心。

  许多债券投资机构并不认为现在的债券市场应当过于悲观。汇丰全球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全球首席投资长巴拉顿一直在购买2到10年期的美国国债。他现在做空15至30年期的同类债券作为一种“保险”,以防投资者对经济前景悲观过头。他认为,全球经济虽然不是很健康,但是很稳定,而且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全球性衰退。较长期债券的收益率反映了市场对长期经济前景的预测,而非短期货币政策。

  逆向投资买入欧洲主权债

  逆向投资者的一个明显目标是欧元区主权国家发行的债券,目前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大多为负,这意味着投资者正在付钱让政府拿走他们的钱。

  纽银梅隆子公司固定收益部门主管布雷恩今年以来一直在买进30年期美国和德国公债。但他也曾在4月和5月两次押注5年期美国国债做空。他的计划是做空收益率曲线的某些部分,充分利用3至5年的下跌,并使曲线趋平。布雷恩表示,如果美国经济没有陷入衰退,那么市场就可能消化太多悲观情绪,称自己不想把一切都押在一个信念上。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新兴市场固定收益部门主管布卡特则表示,今年一直在买进主权债务,在乌克兰和其他一些评级较低的债券发行机构持有大量头寸。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