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档固定费率基金再现 浮动费率基金引关注

  中国基金报记者 陆慧婧

  浮动费率基金已经暂停发行1年多时间,不过,华泰证券资管近期发行的分档固定费率基金,又将浮动费率基金拉回投资者的视野。

  业内人士对分档固定费率基金是否属于浮动费率基金仍存在分歧。部分观点认为,以最近推出的分档浮动费率基金为例,这部分基金仅设置两档固定费率,管理费并未随着业绩变动出现浮动。

  分档固定费率基金再现江湖

  5月中旬,华泰证券资管发行了华泰紫金丰泰纯债发起式基金,引入“或有管理费”这一概念,基金披露的份额净值已扣除或有管理费;当投资人退出基金份额时,如持有期限满1年且亏损则不收取管理费,或有管理费确认为应付赎回款,其余情况或有管理费确认为管理费,管理费率设定为0.3%/年。

  去年9月,南方基金成立的南方瑞合三年定期开放混合型发起式基金,管理费也是有条件收取:每三年封闭期费后收益率要为正,才收取1.5%/年的管理费。如果每三年封闭期费后收益率小于或者等于零,则不收取管理费。

  一家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称,2017年证监会曾对基金公司下发过《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收取浮动管理费指引(初稿)》并征求意见,但是并无正式下文。南方及华泰证券资管推出的基金仅能理解为试点,不能看作浮动管理费基金重新开闸,若是在行业里大面积推广,仍需等具体的法律法规出台。并且,现在这类管理费分为两档的基金也不能完全定位为传统意义上的浮动管理费基金。

  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负责人刘亦千表示,这类“赚钱才有管理费,不赚钱不收管理费”的基金,且收取的是固定费率,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浮动费率,更应该称为“分档固定费率”,因此,也不能理解为浮动费率基金再次开闸。

  “事实上,浮动费率基金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存在一定争议,在国外并不是主流的基金产品模式。”刘亦千称,首先,主动型基金设置浮动费率本身是希望加强基金经理的激励作用,但每个公募基金经理都是按照业绩及管理规模进行考核,激励机制本身就存在,是否需要进一步激励仍值得探讨;其次,在收取业绩报酬模式的浮动费率机制之下,容易引发基金经理的过度冒险行为,做得差就不收管理费,做得好还可收取更高的管理费;第三,海内外研究证明,基金的收益主要来源于市场系统性表现,即贝塔收益,市场上涨时收取更高的费用并不那么合理。因此,无论是分档固定费率的基金,还是收取业绩报酬的浮动费率基金,都很难成为基金行业中的主流产品。此外,若此类产品成为主流,一旦市场在较长时间里不景气,基金业绩不佳,很难保证基金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进而影响基金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从而影响基金经理的日常投资管理。

  “基金公司需要固定管理费收入,个人认为,相比不赚钱不收管理费,引导投资者长期投资的行为更有意义,比如说,管理费随着投资者持有期限拉长而减少。”上述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表示。

  多数浮动费率基金

  未跑赢全行业平均水平

  在此前监管层下发的浮动管理费基金指引征求意见稿时,曾根据收费方式不同,将浮动管理费基金分为两类:一是“支点式”上下浮动管理费基金。基金管理人实际收取的报酬(管理费)与基金的业绩表现直接挂钩,当基金业绩表现高于业绩比较基准时,管理费向上浮动;当基金业绩表现低于业绩比较基准时,管理费率向下浮动。二是提取“业绩报酬”浮动管理费基金。基金管理人在收取固定管理费的基础上,当基金的业绩超越预先设定的基准时,按照超额收益的一定比例收取附加管理费。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目前市面上共有37只浮动管理费基金,包括10只股票多空基金、12只灵活配置混合基金、7只中长期纯债基金,股票及偏股混合基金各1只,分别是安信价值精选、九泰锐富事件驱动基金,此外,还有货币基金、短期债券基金、混合债基等。

  从2014年至2018年每年的平均收益来看,浮动费率的中长期纯债基金分别为11.34%、7.06%、1.37%、2.10%、6.85%,仅2017年及2018年跑赢全市场中长期纯债基金;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中,浮动费率基金也仅2015年及2017年跑赢全市场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平均收益。

  从单个基金来看,浮动费率基金也不乏表现出色的产品,截至5月19日,东方红睿元三年定开、东方红产业升级、安信价值精选最近3年累计收益分别为93.05、59.41%、53.56%,排在市场同类基金前列。

  “从过往数据看,浮动费率基金业绩整体排名并没有特别靠前,其业绩与固定费率基金之间不存在统计上的差异。当然,基金经理的能力有别,仅从产品形式上看,目前没有数据证明浮动费率基金能够给投资者创造更好的回报。”刘亦千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