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达客众筹办证“刘翔速度和姚明高度”
来源:中国投资咨询网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5日 16:28 作者:

  由于蚂蚁达客是阿里巴巴系的企业,这次为了欢迎蚂蚁达客落户上海,上海人拿出了“刘翔速度”,用上了“姚明高度”。

  总部位于杭州的蚂蚁金服上月宣布要筹建股权众筹平台——蚂蚁达客。上周五,它在上海获得工商执照,执照申领过程之顺利令蚂蚁金服深感意外和惊喜。

  有了互联网强势介入,原先意义上的股权众筹,顺势“升格”为互联网+金融业态下的股权众筹。在植入互联网因素后,股权众筹可形象视作“私募股权的互联网化”。建立于以上概念和要义,蚂蚁达客相当于一家在互联网上进行股权众筹的平台公司,为融资企业和乐意购买其股权的众网友牵线搭桥,撮合交易达成,并为众网友提供一定程度的“投资担保”。

  据了解,直到去年11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互联网股权众筹才首次开闸。这次把蚂蚁达客“请”到上海来注册,上海总算在国内拔得一次互联网+金融新业务的头筹。

  大约20年前互联网开始规模化进入中国。第一波,新浪、搜狐等一批大型门户网站与上海失之交臂;第二波,上海将阿里巴巴等功能型互联网服务商拒之门外;如今第三波,鉴于上海现有产业结构特点和重点构建国际金融中心之战略定位,倘若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再次丧失发展之先机,上海将愧对时代的寄望与期待。所以,率先为蚂蚁达客落户上海发执照,说明上海对市场服务新模式、新业态、新事物的态度开始出现了积极变化。完全可以说,这样的“三新之变”,其引领和刺激长远发展的示范价值,将远大于引进一两家具体的互联网+金融类企业。

  由于蚂蚁达客是阿里巴巴系的企业,这次为了欢迎蚂蚁达客落户上海,上海人拿出了“刘翔速度”,用上了“姚明高度”。

  不可否认的是,只要涉及“三新”类金融服务,市场风险及相应的法制风险一定与生俱来,股权众筹亦无例外。就互联网股权众筹而言,无论是无担保众筹、有担保众筹、会员制众筹、风投众筹还是凭证众筹,其可能发生且发展初期将不可避免发生的市场风险,主要反映为非法集资或变相非法集资风险。

  坦率讲,时至今日,证监会虽已被授权作为互联网股权众筹的监管主体,但如何有效监管的法律法规尚处于探索阶段,甚至互联网股权众筹公司的注册该设置何等门槛,需要何种资质,也无现成的工商注册规制可循,在如此现状下,经杨雄市长“特批”,上海工商行政机关能依据“法无禁止民即可为”的行政原则,果断为蚂蚁达客发出上海首张互联网股权众筹工商执照,对于已长期习惯于按循规蹈矩行政理路“照章办事”的上海各级政府机关和政府官员,无疑是一次重新解放思想的警醒与召唤。

  就此,我们还要强调并期待涉及市场监管的政府机构和官员作一次集体的思考:第一,上海工商行政机关敢为蚂蚁达客发放登记执照固然值得赞赏,但假如没有杨雄市长“特批”在先,工商行政机关还敢不敢为蚂蚁达客先发执照?第二,蚂蚁达客要想在最短时间内开展股权众筹业务,尚须沪证监乃至银监等机构在市场准入、日常监管方面予以主动创新和大胆尝试,否则,围绕为蚂蚁达客发执照而初步形成的“刘翔速度”和“姚明高度”之示范效应,就会再次出现层层“衰减”。反之,如果各部门的监管创新能够形成合力,势必将有更多的蚂蚁达客类公司择上海而栖。开放才有活力,开放才有希望!今天的上海,建设科创中心已然成为是否能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和城市功能升级的关键一环。科创之“创”,既包含制造业之“创”,更涵盖现代服务业之“创”。引进蚂蚁达客时的“行政科创”精神,理该成为上海建设科创中心的主要行政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