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PE投资机会凸显 中国市场将转向对企业的并购

  后歆桐

  最近数年以来,亚太地区私募股权(PE)的投资热度一路高涨。

  贝恩资本近日发布的《2019年亚太私募股权报告》显示,过去10年里PE投资在亚太地区涨幅惊人。目前亚太地区管理着8830亿美元的资产,占全球私募股权市场的26%,远高于10年前的9%。

  贝恩同期发布的另一份报告——《2019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报告》则显示,2018年,中国PE市场投资交易规模再创新高,达到940亿美元,中国因此成为亚太区PE市场增长的核心驱动力。

  那么,PE近期在亚太地区的发展有哪些特点及趋势呢?

  新兴市场更注重成长型投资

  汉领资本(HamiltonLane)香港办公室的董事总经理夏明晨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亚太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既包括像中国、印度、东南亚这样发展很快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也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这种成熟的亚太国家,它们的PE投资机会不尽相同。

  “在新兴市场国家,相对来说还是以成长型投资为主。”他称,这些国家的科技、消费、医疗等新经济行业发展很快,增长率相当高。所以PE基金比较主流的投资策略为参股这些领域的成长型企业,与它们一起成长,最终卖掉被投企业或协助其上市来获取回报。

  近年来,不少机构认为印度PE市场增长潜力大。但夏明晨告诉记者,目前,PE在印度的投资业绩既赶不上中国,也不及日本、韩国。不过印度的风投(VC)市场的确越来越活跃,已跃居亚洲第二,但其整体发展阶段还是比中国落后5~10年。

  他称,印度的投资环境、经商环境受到高度监管,也经历了多次去监管。从大的趋势来讲,其经营投资环境正逐渐改善,但去监管的节奏时快时慢。

  他坦言,莫迪政府上台后的3~5年内,印度的投资、经商环境确实不错。第一,其将各州之间的税制一体化,打通了各州间的增值税税制,对整个投资环境有很大改善。第二,其从去年开始实行一项新破产法。

  “印度是高杠杆国家,债务杠杆水平在其整个金融系统里非常高,银行系统也以国有银行为主,而国有银行的坏账限制了其进行新的融资的能力。”他称,“引用新的破产法可以促使这些银行比较快、比较透明地解决坏账问题,这样,金融系统就更加健康,一些大型企业被银行逼迫还债,不得不卖掉一部分资产,也创造了很多对不良债券的投资机会。”

  但整体而言,他指出,以互联网领域为例,虽然印度目前已基本具备多种发展电商所需的硬件基础设施,但印度消费者的购买力尚且不足。

  “印度的平均GDP与中国差距依旧很大,人均网上消费金额也只有中国的1/8~1/9。需提高普通民众的收入水平,并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才能真正推动购买力。”

  亚太地区的投资机会并不仅限于中印两国,夏明晨介绍,在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成熟经济体,同样有很多投资机会。这些市场中有很多大型财阀企业,旗下拥有几百甚至上千上万家非核心企业。在经济向好时期,财阀能够负担旗下所有企业,但如今,他们在主业方面也受到很多的压力,必须集中资源,就不得不卖掉很多从事非核心业务的下属企业。

  此外,他称,日韩的老龄化均很严重,不少家族企业面临传承问题。这些企业一般都集中在传统行业,子女不愿接班。但其中有些公司资质相当好,有技术、有品牌,PE基金因此愿意对其进行收购。

  “很多PE基金在日韩通过现金加些杠杆并购这些企业,然后把其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来运营、改变、提高它的运营效率,帮助它成长来获取收益。”他指出,由于买入的都是成熟企业,也能获得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回报。

  对于全球保护主义兴起对亚太地区PE投资的影响,夏明晨较为乐观。

  他对记者表示,保护主义只涉及某些行业领域,而实际上,过去10~20年,投资亚太地区(包括中国)的美元基金背后的投资人是来自亚洲、美国、欧洲在内的全球投资人。这些投资者所做的是财务性投资,并没有什么战略目的,也不完全受政治因素的影响。他们投资亚太市场主要是因为这些投资能为其带来高额的回报率。

  不过,他也坦言,伴随保护主义的上升,与技术相关的跨国并购交易的确会受到影响。比如,企业在一些国家的跨国投资中,原先只有并购需要报批,如今很多少数股权投资也面临报批,且审批往往非常严格。

  中国PE投资将逐渐转向对企业的并购

  夏明晨还向记者介绍了在他眼中的中国PE投资趋势。他称,虽然成长型的投资还是主流,但并购投资在中国整个PE投资中的比重在逐渐增加。

  很多PE基金,尤其是比较大型的、有经验的PE,通过多年在行业的经验、知识、人脉上的积累,逐渐获得了并购投资所需的经验和能力,也开始尝试做一些并购交易,甚至跨国并购交易。

  他认为,中国企业对并购的接受程度也在上升。此前,在中国做并购投资的挑战在于大量企业大多为成长型企业,在成功、顺利之时,都不愿意将股权卖给PE基金,而更愿意通过发行新股(IPO)融资的方式来继续发展企业。

  但如今,这些企业的想法生变。一来,第一代企业家面临家族企业传承问题;二来,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增速放缓,发展遇到瓶颈。此时,他们更愿意将70%股权卖给PE基金,自己保留30%的方式,让基金帮助它们成长到一个新水平,从而继续获得成长带来的收益。

  另一个趋势是,中国的PE投资中,科技类的投资占比非常大。

  “实际上,中国新经济行业在过去10~20年内发展如此迅猛,取得傲人成绩,与PE市场的发展和支持息息相关,相对而言,传统的中国国内资本市场发挥的作用则不甚明显。”他称,将来这些发展趋势还会继续,因为过去多年发展的两个驱动力——全球化以及科技创新不会改变。

  他表示,过去10年,全球在科技领域围绕着互联网及其相关应用、互联网消费、互联网经济投资很多,孕育了一批很好的独角兽企业和新的商业模式。这点在中国特别明显。

  但他同时指出,过去数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出现爆炸发增长,光是这种互联网用户的流量增长,就令很多投资很容易获利。而如今,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非常高,用流量获取巨额回报的机会,也就是针对用户(toC)的机会已经不多,接下来PE会更多地关注针对企业(toB)的投资机会。

  而对于很多互联网企业如今已经估值过高,是否还值得投资,夏明晨坦言,估值永远都是个问题,并且与资本市场和经济周期有关,与中国的去杠杆、市场流动性也有关系。

  “PE基金很难规避这一问题,不能因为估值高就不投了,而是要尽量筛选那些值得高估值的公司投资,回避那些有泡沫的公司,这的确很考验投资水平。”为此,他称,在投资中应该选择与那些经过周期的检验的投资基金、投资人合作。

  除了科技,他还看好医疗、老龄化方面的投资机会。

  他分析称,中国目前在医疗领域的平均支出占GDP的比重为6%左右,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依旧非常低。美国的相应比重已达到17%、18%。

  “所以医疗相关的一些领域,包括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和医院诊所,都是PE较关注的投资领域。”他称,此外,教育领域以及与文化、旅游、消费相关的广义大消费领域,也是PE基金关注的投资主要方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