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投资转向: 企业服务、教育受捧

  本报记者 申俊涵 苏州报道

  过去十年由于人口红利,中国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发展迅速,风险投资机构因此赚得盆满钵满。但现在,人口红利基本消失,宏观经济也整体进入下行周期,这种环境下如何做投资?

  近日,在2018金鸡湖创业大赛总决赛期间,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和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在接受采访时,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未来十年,最大的红利将来自企业服务领域。中国的风险投资机构过去十年基本没有从企业服务领域赚到钱,但未来会产生很大的变化。互联网在逐渐深入人们的生活后,要开始更多赋能传统行业进行转型升级、提高效率,其中会有很多机会。”朱啸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朱啸虎同时提到,教育行业是周期里的常青树。这与卫哲的观点不谋而合,嘉御基金在教育领域也已经布局近三年。企业服务和教育领域快速发展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具体该如何投资?

  企业服务市场爆发

  朱啸虎曾投出饿了么、滴滴、映客等移动互联网领域热门项目,如今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他在继续关注2C领域的同时,把更多期待放在了企业服务领域。

  “我们的合伙人十年前创业就是在做企业服务,所以对企业服务市场一直很了解。只是过去十年中国企业服务市场没有达到爆发,从过去一两年的数据来看,企业服务公司的增长势头明显。”朱啸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其中有三点重要驱动因素:一是,以前人力成本低,软件体现不出价值。但从最近几年开始,人力成本开始显著增加,软件显示出价值;二是,以前很多软件基于PC端,PC软件是可以盗版的。但今天软件都是基于云端很难盗版,所以基于云端的企业服务发展了起来;三是,人工智能的赋能让企业软件价值更加显著。

  “今后能够爆发的企业服务,基本上都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赋能的企业服务。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普遍,很多事情以前根本做不到的,如今开始用人工智能解决问题,而且它的壁垒会很高,不容易引起价格战。”他说。

  拿美国市场来类比,虽然美国消费互联网领域也有很多巨头,但企业服务领域有着更多的公司。这些公司的市值大概在几十亿美元,虽然都不是特别大,但数量非常多。所以美国的风险投资在过去十年,从企业服务上赚的钱比消费互联网更多。

  “未来十年中国风险投资从企业服务当中能赚到的钱,不一定能超过消费互联网,但至少是可以进行比较的一个比例。”他说。

  对于企业服务市场的具体投资逻辑,朱啸虎表示,投资2C互联网和投资企业服务领域其实有着相似的原理,付费率、留存率都是很重要的指标。但在投企业服务领域时,对这些指标的要求会更严格。

  朱啸虎表示,投消费互联网时,要看企业半年以后能否达到20%的留存。投企业服务领域,可能需要看企业一年以后是否有80%的留存率,而且留存企业是否愿意付更多的钱。

  除了看好企业服务领域,朱啸虎同样提到,教育领域是周期里的常青树,金沙江创投投资了素质教育领域的VIP陪练等项目。

  “投教育类项目同样要看获客成本、留存率,我们比较保守一点,都是要看数字的。”朱啸虎说。此次采访过程中,他已经不止一次提到“保守”这个词,这与以往见诸报端的激进形象有所出入。“我们一直很保守,只是大家有很多误解误读而已。”他笑着说。

  教育行业迎逆周期发展

  卫哲也认同朱啸虎的观点,他表示,经济冬天中,提高效率的企业服务春天来了。嘉御基金三分之一的资本,继续配置在B2B企业服务领域。

  同时,嘉御基金也看好教育领域。卫哲表示,如果说医疗行业是抗周期行业,不论经济情况好坏,人们生病都需要就医。那么教育行业就是逆周期行业,经济越差的时候,越多人会选择投资自己,教育行业反而会越好。比如由于经济环境不好导致就业压力增大,选择考研的人就会越多。

  针对考试、考级和待就业人群的三类教育项目,嘉御基金尤其看好。对于没有考试、考级要求的素质教育,卫哲表示:首先,很难评估教育机构本身的教育质量。第二,经济下行时,人们往往会缩减对非刚性教育的投入,更多关注刚性需求。第三,无论是小孩还是成人的素质教育,由于没有考级、考试,课程的完成率和续费率通常都会很低。

  由于教育行业是事前付费模式,所以企业的现金流情况通常都很好,嘉御基金投资的教育企业往往都不缺钱。对此,卫哲表示,嘉御基金能够为企业提供其他方面的赋能。比如嘉御基金投资财经类培训机构高顿教育后,帮企业在做2C市场的同时打开2B市场,并帮助企业从线下走到线上。再如嘉御基金投资小站英语后,帮助它把线上的营销获客成本下降了80%。

  对于未来的经济形势,卫哲表示,股市是提前的,经济是滞后的。明年上半年的经济环境可能会更冷,但长期来说,两年后中国经济会迎来白银时代。一方面,两年后中美关系或将有所缓和;另一方面,中国的二胎群体和步入社会的95后群体积累两年后,会从量变引起产生质变,为经济带来新的消费动力。

  那么,在这两年中,企业该如何“过冬”?卫哲认为,中国经济只是增速放缓,市场并没有萎缩。对大部分企业来说,宏观经济变化并不能成为影响公司业绩的理由。“我们要习惯做存量市场,优秀企业在存量经济中,照样能实现非常好的增长。很多企业只占有市场总份额的千分之一,仍有很大的市场拓展空间。”他说。

  朱啸虎则表示,中国的互联网周期都很短,差不多每三年都会看到一个寒冬期、一个泡沫期,资本寒冬预计明年就会开始好转。“今年说实话现在也不是特别冷,也有公司融资达到750亿美金的估值。寒冬更多是说公开市场股价跌得比较厉害,在一级市场说实话还在秋天,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他打趣说。(编辑 林坤)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