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募资难延续 销售离职频发

  中国基金报记者 汪莹

  募资难是一级市场的“老大难”问题,但今年尤盛,且呈愈演愈烈之势。投中研究院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VC/PE市场的基金延续募集低潮,完成募集的基金在募资规模和数量上都大幅下降。募资规模同比降幅高达90%,数量同比大降76%;募资规模和数量环比降幅分别为78.94%和44.19%。

  融资人员今年来频频离职

  对于今年募资难问题,投资机构的从业者深有体会。“以前几个亿的项目,找几家相熟的机构LP(投资人),很快就搞定了,今年没戏,年后一分钱也没募到。”5月份刚从一家股权私募辞职的李博说道。

  因为募资难离职转行的情况在一级市场并不少见。同样在股权私募做融资的张禾(化名)今年5月也离职,转型区块链投顾业务。“现在监管的大方向是去杠杆,私募本来投资门槛就高,合规风控现在又异常严格,一级市场都不好做,募资尤其难,做着很没信心。”

  深圳一家私募股权机构的创始合伙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他的公司基本处于歇业状态,因为找不到钱,所以也没有去看项目。由于公司没有开展业务,该合伙人目前在地方上一家产业基金任职。

  千山资本合伙人郑云飞表示,“以前机构募资多依靠高杠杆,风险都转嫁给银行了,在现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加上资管新规出台,很多机构很难从银行拿到钱了,而且杠杆比例也有严格限制,这必然会导致募资难。”

  “二八分化”下中小机构寻对策

  募资难背后还有更多错综复杂的因素。郑云飞认为,这与一级市场前几年疯狂扩张的态势分不开。

  从2015年1月起3年多时间里,中国的私募机构备案家数由近7000家飙升到2.37万家,基金管理规模由2.63万亿暴涨至12.57万亿。郑云飞认为,行业快速发展的结果是很多不懂行的人贸然涌入、小机构林立,市场的蛋糕虽然在变大,但增速远不及行业的扩张速度,募资自然会越来越难。

  “而且如果机构对行业的研究不够深入,从业者不够专业,随着投资人越来越懂行,这些所谓的‘不合格’机构一定会陷入募资困境。”郑云飞说。

  北京一家股权私募的合伙人也表示,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在近十年的摸爬滚打中也被教育得差不多了,现在很多投资人已经相当专业,想让投资人从兜里掏钱,必须拿出“硬货”、好项目,但是产业的升级洗牌和投资行业的扩容,机构对一级市场的好项目争抢异常激烈。“这加剧了投资行业的‘二八分化’,强者恒强。”

  “资金向头部机构聚集的趋势仍在继续,平均投资规模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淳石资本CEO施文捷这样总结年初以来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变化。

  今年以来,一级市场出现了多起大额投资事件。如腾讯独家投资两家直播平台——“斗鱼TV”和“虎牙直播”,投资金额近70亿元;“游侠汽车”获得前海梧桐、中创海洋等12家机构的50亿元B轮融资;“商汤科技”获得深创投、银湖投资等机构约40亿元注资。

  而对于中小机构来说,在提升专业能力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应对之策。郑云飞表示,在不断优化团队、深耕行业、加强研究的同时,千山资本也在努力寻找认同其投资逻辑的投资人。

  此外,也有投资机构在融资业务板块引入合伙人分享机制,即不再设立专门的全职团队进行销售或募资,而是招募具有募资能力的兼职合伙人,合伙人以其业绩获取回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