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创始团队不离不弃 合伙人文化如何影响基石资本的投资逻辑

  发端于2001年,拥有16年投资管理经验,基石资本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发展至今,基石资本管理了VC、PE、定向增发、并购等类型的投资基金40余只,资产管理规模达到450亿元。但与其他大部分老牌机构相比,基石资本的创始团队历经16年仍稳如磐石,在行业内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目前,基石资本共有12位合伙人,除了张望等5位是新近加入的合伙人外,张维、林凌、徐伟、陶涛、王启文、陈延立、韩再武7人便是基石资本最早的创投团队核心成员。在昨日举行的第十九届高交会创业投资高峰论坛上,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透露了他们创始团队成员相互之间不离不弃的秘密——独特的合伙人文化。

  用合伙文化抑制投资风险

  在张维看来,合伙制是面向长期价值创造的企业组织与管理模式。创投行业需要资本的同时,也需要理解合伙人文化。

  投资行业的本质,就是管别人的钱,但只要管的是别人的钱,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冒险和冲动。因此,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核心能力之一就是风险控制,如何抑制用别人的钱去冒险。

  在解决途径上,张维引用了前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的名言:“管理者较高比例的共同投资,可以保证其站在与投资者同样的角度对待盈利与损失。”他表示,公司治理和风险控制不来源于程序、规则——这些都是人定的,非常容易被修改——而是从根本上来源于公司治理设计,必须使管理人和投资人利益一致起来。

  在具体做法上,基石资本在项目决策时,投委会严格遵守“一人一票”,要求合伙人只能跟投基金而不能选择性跟投项目,除了高比例与客户一样认购基金还包括最重要的股权分配。

  张维指出,在创业企业的组织与管理中,合伙制最重要的四个特征分别是:共识、共担、共创、共享。共担,就是共担风险,通俗的说就是“你也要出钱”。共识,就是有战略共识,有共同的使命和价值观。共创,就是共同创业,发挥每个人各自的优势。共享,就是一同分享股权成果。在这当中,最重要的两点是共担和共识,共担体现了人力和货币资本的合约关系,而合伙人如果没有基本的共识,很快就会各奔东西。

  “16年来,我们合伙人团队非常稳固。”张维指出,现代大型企业的本质是协调或分工基础上的协作,协作就会对共创共享提出一些要求。“十多年来,基石资本走了这样的一条道路,到了今天450亿的规模。我们的股权结构是多元化的,既有外部资本,也有内部的。但核心团队(12名管理合伙人)以及骨干员工均持有股权,形成了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张维说。

  合伙人文化到底对投资有没有影响?张维以基石资本曾经看过的项目为例。温氏股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养猪企业,曾被基石资本长期追逐。在张维看来,温氏股份拥有巨大的合伙文化创新,温氏股份实际控制人温氏家族仅持有16.74%的股份,高管和6000多公司员工持有股份。“一般而言,企业股东超过200人是不容易上市的,但是温氏股份做到了。温氏股份这家公司有6000多个股东,很多人最早是养殖户,他提倡了共享的概念。通过建立平台,将56000多个加盟的家庭农场用互联网链接在一起,实现所谓的集约化管理+分布式作业,一方面实现轻资产,另一方面也解决了责任心的问题。”2016年,温氏股份赚了118亿,正是受益于这个另类合伙制。

  另一种典型的合伙模式是华为。在华为有8万人持有股权,任正非只持有1.24%比例,但同时却能实现100%管控公司。它的价格分配体系最核心的部分,是让员工持股,过去20多年,华为的合伙制也从“利润分享计划”演变为“获取分享制”,更加注重价值创造者。“总的来说,合伙人文化背后的核心是保证公司的利益分享以及文化传承,”张维说。

  机构与企业应形成亲密关系

  合伙人文化对投资逻辑有什么样的思考?张维眼里的创业投资,是面向投资本质的认识,一定会考虑二级市场的问题,并形成相应的认知。

  他指出,这当中有两个核心问题:第一,如何把握企业的成长性。决定企业成长性的要素包括企业家精神、公司治理、组织系统、技术进步、产业结构、产业周期,基石资本更强调企业家精神。

  二是估值,基于安全边际的投资是保证投资成功的重要基础,资本市场的非理性繁荣又是保证投资大获全胜的必要条件。

  张维表示,对于创投机构而言,应该与被投企业形成非常亲密的关系。“我们投资的少数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给我们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在投资过程中,我们也跟这些企业形成了非常亲密的关系。”张维说,百年企业秘而不宣的秘密是:它不是基于一个产品成为生产者,而是基于一个产业链成为组织者。这意味着企业必须在产业的上下游持续耕耘,同时必须跟所投企业、以及员工成为长期的经营合作伙伴。“基石资本高度重视与投资人以及投资企业家的关系,长期互动,建立一个类合伙的生态圈/生态链,共存共荣,深入服务,创造价值。”

  在实践过程中,基石资本不乏这类例子。张维以华商报的投资为例,在他看来,华商报是唯一一家管理层持股的报纸,背后提倡共享。在基石资本考察过的南京、广州的都市报,都缺乏这种制度,因此他们认为,华商报有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精神。经过七年努力,华商报利润增长了6~7倍,取得了成功,华商报反过来又投资了基石资本,成为了基石资本的有限合伙人(LP)。

  “在我看来,企业家精神不是人人都有的,我把企业家精神归纳为三条。第一是勤奋、执着,有不屈不挠的精神,这是大部分企业家都具备的。第二条很多人不具备,即能够打破常规,颠覆规则,有冒险精神。用熊彼特的话来讲,就是不顾手中的资源奋力拼搏。第三条更少人具备,就是有抱负和胸怀。抱负,是指他是事业导向、有产业理想的,而不是金钱导向的;胸怀,是指他知道做企业是需要分享的。”张维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