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资本圈-广告-web-01.jpg

VC/PE众生态:多数时间在旅途中 有的半夜12点开微信会议

2(23).gif

  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投资UC,收益高达上千倍;热片《中国合伙人》原型之一、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的几十万美元,当后者在美上市后,短短4年间账面收益近3亿美元……

  在投资界,一个个造富神话让投资人成为公众眼中的“点石成金者”。而在他们开豪车、进投行、办路演、赴酒会的风光背后,人们渴望关注的还不仅仅是投资人的投资动态,可能更想一睹他们的日常生活姿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分别访问了不同VC机构的高层,在与他们的交流中发现,私募股权投资人光鲜亮丽的工作背后,往往付出了远超常人的时间与精力,也正因为如此,高强度的压力让他们中许多人成为健身达人和运动专家;而广泛的阅读以吸取各种知识更是他们生活的必须,甚至其中不乏偏好研究“奇门遁甲之术”这样的怪才。就让我们一起走进PE/VC投资人的世界去看一看。

  半夜12点钟开电话会议很正常

  曾纯(总部位于上海的母基金歌斐资产PE投资业务合伙人):这个行业的工作状态基本是一致公认——非常忙。这个“忙”,一方面是多数时间都花在旅途中,因为经常要出差;另一方面,有多种工作要处理,所以有很多事情需要在大脑中进行筹划。

  中国确实比较大,而且发展很蓬勃,每个行业又不一样,于是大家要花很多时间看新事物新项目。我想这中间确实有很多地方要做减法,因为到最后,其实投资是一个做减法的艺术,但现在大家还沉浸在做加法的喜悦中。

  大多数投资考验的不是你腿有多勤,而是你的思考深度。你要基于有限的时间,能够深度思考问题,找到那个最好的点。所以实际上它的观测时间长,开仓的时间要短。

  在国外,做母基金是一个相对平衡的生活状态,随着这几年母基金的商业模式慢慢变成投基金、跟投和Secondary(二手交易)结合在一起,他们也会看很多项目。我们现在穿透下来大概有3000~4000个项目,理论上讲,假设你真的要去做加法,基本上完全没有时间。在跟投这件事情上,也不是什么行业都看,而是有的放矢,看准了,精确地投你想投的项目,最终精力才不会被浩如烟海的事情淹没。

  总体上,我还算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至少我还有时间阅读和思考,有时间和朋友交流。

  岑赛铟(总部在广州的VC机构基岩资本副总裁):管理层也不是不看项目,项目最后还是由高层来拍板,只不过由投资经理筛选了一层。比如一天下来有50个项目,投资经理筛选后剩下3个,我们也要看。还有就是一些重要的决策由高层决定,比如投500万元的项目可能高层不管,但是5000万元的,你难道也不管吗?

  我们投一家企业不是投了就算了,资金端、企业、资本市场的相关方都需要协调,还需要维护和企业、同行的关系,而且有些资源需要高层做整合,才能深入合作。所以,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既劳心又劳力。

  高层除了看项目,参加各种行业会议,碰撞新的观念,同时还要梳理管理架构,拉各种机构入局协调,这都是合伙人要做的事情。

  熊钢(总部位于深圳的VC机构澳银资本董事长):我们的团队非常优秀,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需要我去亲力亲为,只要把一些意见谈透了,他们接受了,执行力非常强,所以很少有人主动给我打电话。但是我们公司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所以我没有忙的时间和闲的时间之分。讲心里话,我真的一点都不忙。

  我一定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投决会上和企业做现场交流,一定要发表尖锐的意见。召开投决会时,企业创始团队过来都很紧张,我觉得他们一点都不比IPO轻松,他们很紧张很紧张。

  邓宁(总部位于深圳的VC机构鼎鑫资本合伙人):投资是一个挺难的领域,一些资深投资人在这个领域从事了十七八年,依然感觉有很多东西需要不断学习。在投资领域,几乎所有的人都抱着不停学习+忙碌工作的心态。基本上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即使没有在一线跟进项目,也是在通过微信、电话会议等方式与项目公司、行业专家进行交流。这是投资领域中大家已经默认的工作状态。

  我认为,如果没有极度热爱甚至是狂热的心态,是很难做好投资的。特别是医疗领域,我本人是东南大学生物医学系毕业的,学生物医学工程,实际上这个领域每天都会有一些新事物需要不断学习,这是一个自我挑战的过程。

  我所见到的这个行业当中所有精英都非常努力和勤奋,而且我们面对的企业家和优秀的创业者同样非常勤奋,我们和创业者有时候半夜12点钟开电话会议或者微信会议,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大家都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状态。

  工作强度大 健康身体成本钱

  曾纯:我们看基金,实际上还是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但是一些GP(普通合伙人),他看不同行业,可能跑的地方更远,所以他在路上的时间有可能更长。总体觉得,做GP相对可能更累。

  邓宁:其实这个领域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都是高富帅,我们为了考察一个项目,还要跑到农村去看村卫生室的设备到底怎样,如果是军工行业的投资人,可能要跑到深山等地区去考察军工企业,所以这个领域需要付出很多。为了赶时间,我们早上很早就起来赶飞机,为了能够及早地回到公司处理第二天的事务,往往又会赶当天最晚一班飞机返回,整体还是很苦的,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正因为这样,如果我们有剩余的时间就会运动,锻炼身体,有了好的身体才不生病。

  即便这样,工作之外,我们还是要抽空读书,吸收新的知识,这特别重要,特别是医疗领域每天都有新的知识。另外,如果有时间特别要陪伴家人,我们经常在外奔波,孩子主要是太太在照顾,所以如果有多一点的时间,就会陪伴太太和孩子。

  熊钢:我个人有季节性,是个“候鸟”,喜欢冬季去滑雪。每年我也规划时间,计划滑多少天。比如今年如果没滑够30天,就算不怎么好。

  刘牧龙(总部位于深圳的VC机构仙瞳资本执行合伙人):我个人更愿意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思考问题而不是接触社会、接触项目上。这和个人管理理念有关系,我个人的理念决定了我们机构的运营模式:每个人做擅长的事情。我个人的兴趣爱好比较多,涉猎书法、体育,研究奇门遁甲之术。

  岑赛铟:可能很多人认为这个行业是纸醉金迷,夜夜笙歌,其实并非这样。我们也是每天开车或者挤地铁上班,回家照顾孩子,孝敬父母。当然,有应酬,有出差,有吃喝玩乐,这与其他行业没有太大区别。

  当然,我见到很多行家还是很喜欢运动,比如有的去英国划艇,有去非洲登山,有的打高尔夫,当然最简单的是跑步。这个行业工作强度大,经常出差,所以在身体方面比较注重,否则吃不消。健康是这个行业非常注重的一个因素。

独家专栏

content1.jpg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