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美元产业基金背后:汭疆资本助力实体企业转型?

  今年7月初,汭疆资本与腾邦集团旗下腾邦控股共同宣布,成立腾邦汭疆资产管理公司,并发起腾邦汭疆消费升级产业基金。

  据了解,该基金首期规模将不低于3亿美金,以消费升级为主要投资方向,关注旅游、跨境商贸物流、消费类大健康等行业。基金将寻找可以与腾邦集团实现产业协同的投资标的,尤其是在海外具有管理、品牌、渠道等优势的企业。

  3亿美元产业基金背后的汭疆资本,是一家以产业并购与投资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和顾问公司。它在成立仅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参与了200亿美元规模的并购项目,跟包括腾邦集团在内的五六个上市公司或其母公司达成合作。

  三位创始合伙人刘尧、陈治平、密叶舟,曾有过在瑞士银行、摩根士丹坦利、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黑石集团等全球顶级投资银行和私募基金的工作经历。

  聚焦实体企业转型升级

  “我们过去十年做过很多跨境并购交易,但跨境并购在中国形成趋势,是从2015年开始的。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大量的实体企业,在寻找新经济增长点和产业升级的机会。”刘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看到这种趋势,汭疆资本在2016年夏天应运而生。

  具体来说,汭疆资本主要跟中国上市公司为主的实体龙头企业合作,帮助企业寻找产业并购升级的机会,协助企业进行海外并购。当项目落地资金需求量较大时,汭疆资本协助企业发起设立做海外并购的美元产业基金,并通过自身资源帮助基金做海外募资。

  另外,由于许多实体企业希望跟新经济形成对接,新经济初创企业也需要业务上的支持,汭疆资本也在尝试帮助实体企业并购或投资新经济企业。

  汭疆资本引入新经济投行泰合资本作为管理公司的股东,也有基于这方面的考量。刘尧表示,自己和泰合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宋良静认识已有好几年。泰合资本专注于早期新经济产业公司的融资,汭疆专注于支持已上市实体企业的并购升级,这两部分相当于天平的两端,正在慢慢融合。

  宋良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泰合偏一级市场的新经济,汭疆资本偏二级市场的实体经济,新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结合是未来的市场趋势。但新经济和实体经济间还是有隔阂的,双方话语体系不同,如何真正协同也值得思考。泰合资本和汭疆资本有两方面的背景,会更有前瞻性,讨论出更多的可能性。

  “泰合是研究驱动型的打法,汭疆也希望成为研究型的并购基金,泰合在企业战略和运营方面研究的方法论可以共享给汭疆。”他说。另外在交易层面,泰合的客户成长到一定程度也会进入到并购领域,或者跟实体经济有一些交集。在这方面泰合和汭疆的业务有很强的协同性,目前已经有一些交易在进行过程中了。

  以资本换时间

  据了解,腾邦集团和汭疆资本2016年在海外并购项目方面就有过合作。此次成立基金管理公司并将发起海外美元产业基金,是双方合作关系的一种深入。

  “腾邦从机票分销商扩展成上游旅游资源的综合运营商,做境外收购是它很重要的一项战略。而且腾邦集团不会满足于只做一两个项目的收购,很可能是要持续做一系列的收购。于是我们就跟腾邦成立了产业基金,保持更长期的合作关系,目前这只产业基金已经同时在看三四个项目了。”刘尧说。

  腾邦集团之外,汭疆团队此前还曾帮助一家中国领先的煤炭设备制造商实现从煤炭机械行业向汽车零配件行业的转型。刘尧介绍称,2012年开始,全球煤炭机械行业开始长期整体下滑。该企业管理层不安于吃老本维持现状,便开始尝试转型升级。

  “我们当时看过新能源、智能机械等多方面的标的,一直到2015年发现一个大约3亿美元的汽车零配件标的才出手,为企业牵线并给予企业收购的帮助。”刘尧说。

  这个在2016年完成的收购现在看来理性而聪明,对企业的长期增长战略意义很大。首先双方都属于机械行业;第二,汽车零配件行业的体量比煤炭机械行业要大很多;第三,汽车零配件行业有平稳增长的长期预期;第四收购价格合理,收购后的管理也很平稳。标的公司2016年利润增长超过预期,2017年势头也很稳健。

  今年,这家企业又宣布将以5亿欧元收购一家全球著名的电机企业,一举成为中国汽车零配件龙头企业之一。

  “有时候纯粹依赖内生性的增长是有局限性的,很多行业可以用资金来换时间。如果中国自己研发电机,达到全球顶级电机的技术水平需要很多年时间。但现在只用了5亿欧元的成本,却能为企业带来很大的效益,而且5亿欧元中许多资金还是通过海外融资获取的。”刘尧说。除了技术,海外收购中往往还可以买到难得的需要数十年积累的渠道、管理经验和品牌。

  据了解,汭疆团队还曾帮助A股上市企业蒙发利集团,通过多次海外并购,从传统代工模式升级为大健康产品与服务品牌商。

  海外收购宜从小标的做起

  但海外收购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中国和海外的法律、财务、文化体系不同,海外并购比国内并购难度要大得多。

  刘尧表示,一般好的收购标的都会有竞标程序,国外的其它买家会参与竞争。当中国企业刚开始做海外并购,在国际上不那么知名时,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获取卖方的信任。如果卖方不够信任,他要么会让中国企业出价特别高,要么会宁愿低价卖给其他人。

  而政策风险也是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时,必须跨越的障碍。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特别顾问Shawn Coole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跨境投资为例,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会审查和调查对于美国的境外投资,特别是要解决某些可能会引发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些疑虑交易。

  中国的海外投资近些年在不断上升,从CFIUS的角度来说,特别是2015年之后,明显看到中国企业申报的数量要超过其他所有的国家,2016年四季度的时候达到了历史的峰值。据了解,CFIUS去年总共接受了173个案子的申报,其中大多数都是中资企业投资的案子。

  Shawn Cooley表示,可能在这173个案子中有大概10%会引发所谓的国家安全顾虑,其中大多数可以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来弥补。所以最终算下来,应该有不超过5个项目会因为CFIUS审查而放弃。

  在这样复杂而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如何减少做海外并购的风险?刘尧表示,做海外并购首先就是要盯住本质,想要收购的海外标的一定得是对中国企业有真实价值,能够为企业带来成长和协同。第二,中国企业可以先从收购小标的做起,这样资金压力和管理难度都会相对小一些。

  中国企业在竞标过程中,一是要表达诚意,二是要很透彻的告诉卖方自己是谁,三是要尊重卖方的文化习惯。刘尧说,中国企业其实已经越来越国际化,很多企业家可能不一定会讲英文,但能够接受西方的文化理念和管理层诉求的股权激励。中国企业家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特别灵活而务实,当想做成某件事的时候,会很灵活和创造性的想办法平衡双方的诉求。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