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长期股东视角看公司 选“好公司”穿越牛熊

  中国基金报记者 方丽

  大道至简,可谓景顺长城基金总经理助理、股票投资部投资总监余广过去10多年投资之道的写照。他的投资思路很简明:精选优质“好公司”长期投资,不追风、不择时,淡化短期市场波动,将投资做到“纯粹”。

  余广的投资理念充分体现在他所管理基金持仓配置变迁中,例如,多年以来前十大重仓股变化不大,年化换手率约为110%。正是这样的坚持让他收获颇丰。他所管理的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成立以来的年化回报高达18.68%。在第六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评选中,余广荣获“五年期股票投资最佳基金经理”称号。

  谈及后市,余广认为未来投资的“赛道”更多在消费和科技领域。

  从股东角度看公司

  透过现象看本质是哲学之道,投资上也要如此,穿越市场噪音扰动找到公司的核心价值。在余广看来,从长期股东视角去看公司,才能挖掘出真正好公司。

  “投资要从一个长期股东视角去审核公司,必然更注重长远、基本面,也不会轻易踩雷。”多年来,余广始终坚守价值投资,投资哲学是选取“好公司”,通过公司股东价值的持续增长推动股价的持续上涨来获取分红收益、资本利得。

  曾有6年财务审计经验的余广,非常看重对公司财务报表的分析,尤其是资产负债表。“资产负债表是经营结果的展示,而利润表呈现是一个过程,如果一家公司资产负债表很烂,一堆应收款、存货、固定资产等难以估计实际价值,或者负债很多,杠杆很高,现金流很差,利润表做得好看也没意义。”他表示,近两年A股市场不少“雷股”,爆雷之前就出现负债率很高、杠杆很高的现象。

  对于选股,余广心里有一把“数据尺子”。例如,ROE或潜在ROE在15%以上才值得投资,同时,公司的治理和管理层的诚信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素。

  余广强调,他选择好的公司基本面如果不发生变化,基本上就持有而不会做波段。在选股上坚守基本面,在构建组合上则更倾向于均衡,不会押注赌一把,很少配置某一行业超过20%。

  余广在投资上保持克制和理性,避免追风炒热点。市场一度追捧芯片、半导体行业,他直言不能盲目,要看公司本身投研实力,若仅仅是概念,没有研发、知识产权的就要警惕,伪科技公司很快就会现出原形。他对市场关注较高的科创板投资也非常谨慎,会深入研究之后布局,尤其是对新的业务、商业模式需要采取不同的估值方式,需要不断学习演进。

  消费和科技是长期投资主线

  未来投资的“赛道”在何方?余广认为后市机会更多在消费和科技领域。

  “这些年A股大消费领域牛股频出,这跟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密切相关,中国市场不仅销售量级大,消费层级还非常多元,叠加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很多产品定位清晰,有足够的市场空间让具有竞争力的公司获得较好发展。”余广认为,未来大消费是值得把握的机遇,一些质地优良的行业龙头公司未来还会不断创出历史新高。此外,消费类公司往往现金流较为稳定,要好于一些高资本投入的公司,不会出现较高的资本开支和负债率。

  对于科技股,余广认为,首先,中国科技实力在增强,工程师红利明显,同时,研发投入近两年增长较快较多,投入水平仅次于美国,从全球范围看优势明显;其次,以往中国经济结构较为偏向于传统产业或基建、房地产等行业,但未来随着产业升级,科技领域的增长速度会明显提高;第三,中国庞大的应用市场能支撑各种创新技术及时得到实际检验,并实现规模化生产。

  “庞大的应用市场这点相对很多国家优势明显,比如中国防爆机器人产业晚于日本,但日本缺少庞大应用市场,难以规模化,导致成本特别高,而中国应用市场大,成本快速下降,从而推动产业快速发展。这也是中国高铁、5G等产业能够领先的主要原因。”余广认为,总体来看,从人才、应用、市场需求、规模化等方面,中国发展高科技产业都具有明显优势。

  谈及市场格局,余广认为,目前相较一季度确实存在较大变化,中美贸易摩擦扰动对权益投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仅未来变化难以预估,潜在影响程度也难以测算。在这一过程中,有些行业或公司可能受到影响,因此,投资上最好更谨慎些,要更侧重于选股,注重长远,用时间换空间。

  余广强调,近两年A股投资者的投资风格在回归主流价值投资,更多注重公司的长期基本面,摒弃以前讲故事、炒热点的风格,一些质地优良的龙头企业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而经营较差的二三线公司估值水平会给得很低。“A股市场风格正逐渐向海外市场靠拢,不断成熟,这是很积极的变化,这也是外资带来的影响。按照外资的投资理念和选股标准,这些增量资金可能会集中在‘漂亮50’类股票上,这些股票的股价长期会比较强势。”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