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 就想做好一件事

  中国核心资产具备良好的长期投资价值,尽管短期而言,估值的贡献高于业绩。随着国内外长期资金持续增配,未来这些优质公司将是中国的漂亮50、漂亮100。

  中国基金报记者 张燕北

  在大资管浪潮下,公募行业涌现出一批新生代基金公司“筑巢引凤”,集聚资深优秀人才,同泰基金投资总监杨喆便是其中之一。

  在头部券商资管经历多年淬炼后,杨喆转战公募。“券商资管小集合100万起,更强调绝对收益,这就要求在投资时特别注意管理净值波动,给投资者一个较好的长期投资体验。这种管理方式其实质是带领客户穿越各类资产的牛熊,公募也越来越需要。”在杨喆看来,相对高净值个人和机构客户而言,普通老百姓赚钱更不容易。为了帮普通投资人管好钱这件事,杨喆已经准备了18年。

  资管老将 公募新人

  对杨喆来说,加盟同泰与其说是公募生涯的启程,不如说是投资生涯的又一次升华。与很多投资经理在某一领域取得一定成就后,就不愿轻易突破自己的舒适区不同,杨喆在过去18年证券投资经历中,从未停止过自我拓展的步伐。

  在中信证券任职9年,杨喆由最初的行业研究员,一步步成长为策略组负责人、相对收益集合账户主办人、绝对收益账户主办人。股指期货推出后,杨喆又尝试从主动投资转型到量化投资,担任对冲账户投资经理。此外,他还较早地接触FOF投资,在其职业生涯早期曾是保险公司投连险账户投资经理。

  多年投资生涯中,杨喆始终追求长期更好的绝对收益为首要目标。他认为,市场的各种因素可能会带来短期扰动,但不改长期趋势。要在漫长的投资过程中取得穿越牛熊的优异业绩,大类资产的合理配置尤为关键,类别资产之内才是中观的眼光。

  正是基于这种理念,杨喆过去多年探索过多类型投资策略和产品,并凭借优秀的业绩获得了“2015年度中国基金经理英华奖三年期权益类最佳投资主办人”等殊荣。当年获得同样奖项的不乏陈光明、章飚这样的资管名将。

  把握大类资产配置三步骤

  “我曾在营业部见过一位老人,赶在牛市途中用养老钱买了一些基金,因为短时间就赚钱很开心,又追加了很多,结果随后便迎来市场大幅下调,他的养老钱很快缩水过半。我至今还记得他跟客户经理说的一句话,‘但凡再年轻10岁,我都还能凭自己干活把钱再赚回来,可惜我已经老了……’当时听了真的很心酸。”原来在证券公司做投资工作时跟渠道和个人投资者的接触,让杨喆深刻感触到普通投资者赚钱太难。

  “大部分散户不是因为理性分析出市场有机会才投资,而是因为看到身边有人赚钱跟风来买。”正是因为经历、见证过太多案例,杨喆愈发体恤普通投资人理财的不易。他说,“市场好的时候,取得客户的信任相对容易,募集资金也相对容易,但要对得起投资者的这份信任,长期把钱管好,更应该坚守投资经理的初心和责任。”如何打破证券基金产品“好发不好做,好做不好发”的怪圈,杨喆经过18年的思考与实践,探索出了一套以“大类资产配置”为核心的投资体系。

  “简单而言,产品管理者会做好大类资产配置的主动比例调整,而不全是由客户自己做,这才经得起托付。比方说,客户在股市高点申购了产品,我们会根据股市、债市、以及其它资产类别在当期的配置价值灵活布局,才可能最大程度地避免赚吆喝不赚钱的情况一再发生。”

  杨喆追求的投资目标,与同泰基金“经得起托付,为信任奉献长期回报”的经营理念一脉相承。他说,“同泰基金由专业人士持股,核心高管、投研人员把公司当成自己一生的事业,所以会看得更长远,这也从机制上降低了职业经理人或职业基金经理因为着急短期扩规模、冲业绩而冒进的风险,这点是我个人比较看重的。”

  杨喆介绍,进行大类资产配置在实际操作中主要通过三个步骤。首先是判断当前经济运行的长、中、短周期,及人口、地产等各类周期的位置,再对各周期的趋势进行预判,最后是结合估值、资金供应量等因素判断各类资产的配置价值。

  基于对所处经济周期位置和权益市场处于高估区间的判断,杨喆带领团队在2017年底降低绝对收益类产品的权益配置,有效减少了2018年1月全球市场快速下行带来的损失。他表示,当时处于经济偏弱又持续去杠杆的中周期途中,上市公司整体盈利能力不乐观,缺乏基础支撑。”大盘蓝筹股的持续上涨更多来自于估值提升,权益类资产估值的吸引力急剧弱化。”

  果敢判断背后,是杨喆在近20年资本市场磨砺下积累的经验及感悟。“A股的每次拐点无一不是在持续亢奋的高位造泡沫中猝然来临,对中小散户伤害巨大,因此,做好大类资产配置的主动调整尤为重要,对风险的回避态度要坚决。”

  多年前的一段经历让杨喆至今记忆犹新:2008年2月,在看到海外大型金融机构破产,且危机开始在全球蔓延后,投委会果断决策将风险类资产仓位降到最低,主做债券投资和打新,当年的年金账户及其它绝对收益账户均取得了年度绝对收益。

  看好中国核心资产长线价值

  谈及下半年各类资产表现,杨喆持偏乐观态度。

  杨喆表示,股债两市均有一定机会。债市方面,在经济缺乏弹性,全球宽松预期增强的情况下,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还有下行空间。权益市场方面,A股更看重结构机会。“中国核心资产具备良好的长期投资价值,尽管短期而言,估值的贡献高于业绩。随着国内外长期资金持续增配,未来这些优质公司将是中国的漂亮50、漂亮100。”

  在杨喆看来,需求侧刺激、5G应用的新场景新技术都是投资机会。“科创板是国内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勇敢一步,对于发现价格的功能、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都是质的飞跃,也会带动真正的科技成长股被市场更有效定价。”

  杨喆强调,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第一大经济体的竞争关系不仅存在于贸易领域,也不会短期分出胜负,中国经济的韧性和需求释放的弹性都很强劲,因此风险整体可控,能被激发出来的将是提升增长质量的活力和动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