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迎春国资驰援“拨云见月” 近二十家纾困基金浮盈

  本报记者 杨坪 深圳报道

  纾困基金“拨云见月”。

  截至2月26日晚收盘,2019年以来,上证综指、深圳成指、创业板指累计涨幅分别达到17.95%、25.54%、23.71%。

  春节后,A股迎来了一路狂飙的行情,不少“雪中送炭”的纾困基金纷纷浮盈。

  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10月13日深圳政府宣布安排数百亿纾困基金以来,截至目前A股已有125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受援公告,62家实施完成。

  已完成受援的62家企业,今年2月以来(截至2月26日晚,下同),上述企业股价悉数上涨,其中涨幅超过20%的企业有41家。2018年10月13日以来,股价正向增长的企业多达55家,占比88.71%,涨幅最高的通威股份(600438.SH),其间股价累计上涨135.56%。

  近二十家纾困基金浮盈

  去年下半年以来,流动性紧张、股价持续低迷,A股市场爆发了前所未有的股权质押危机,大量上市公司面临控股权变更、现金流断裂等风险。

  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各地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各显神通”,百亿纾困资金进入股市,欲帮助上市公司股东化解质押难题,提供流动性。

  根据天风证券数据梳理,截至1月中旬,各类纾困基金总规模已接近7000亿元,其中包括:深圳、北京、上海等地政府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合计规模约为3537亿元;券商资管基金和纾困基金合计规模约2177亿元;保险资管成立的纾困专项产品规模达1083亿元;沪深交易所合计发行18亿元纾困专项债。

  未曾预料的是,距离这场大规模救援不到半年时间,二级市场估值便进入了显著修复期, “雪中送炭”的纾困资金迎来回报。

  2019年2月至今,Wind国资入股指数暴涨30.55%,已经完全覆盖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的全部跌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该指数50只成分股当中,将近二十家上市公司国有股东浮盈。

  其中通过大宗交易和协议方式入股唐人神(002567.SZ)的湖南资管,截至2月26日晚收盘,浮盈69.37%;以3.61亿元协议受让英飞拓(002528.SZ)1.03亿股的深投控,浮盈20.86%;5.96亿元投资汇金股份(300368.SZ)的邯郸信息,浮盈60.37%;3.2亿元支援亚光科技(300123.SZ)的湖南资产,浮盈47.71%……

  作为险资服务实体经济的经典案例,国寿资产也在投资通威股份的过程中获益丰厚。

  2018年11月,国寿资产通过“国寿资产-凤凰系列专项产品”账户,以大宗交易形式,购买通威股份7397.6万股,占总股本1.91%。在增持期间,通威股份股价徘徊在8元/股左右,但截至2月26日晚收盘,通威股份已经涨至13.05元,升幅超过50%。

  当然,也有部分国资平台尚未收回成本,但亏损幅度较春节前明显收窄,且上市公司股价正处于上涨区间,距离成本价较为接近。

  如2018年8月,以每股22.2元入股东山精密(002384.SZ)的苏州市尧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当前浮亏24.29%,但东山精密在5G概念的支撑下,股价已增长了五成以上。

  15.25亿元入股闻泰科技(600745.SH)的云南省城投,其投资成本为30.5元/股,目前闻泰科技股价已经增长至28.8元,距离突破成本价仅差一步之遥。

  战投引入推进中

  目前来看,赶在春节前完成入股的纾困基金,大多已有浮盈,不过仍有尚未完成入股的资金,或错过了这一波行情。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Wind国资入股指数的50只成分股中,尚有梦网集团(002123.SZ)、合众思壮(002383.SZ)、金贵银业(002716.SZ)、永清环保(300187.SZ)、广誉远(600771.SH)等十余家国资机构还未完成入股。

  其中,2018年9月欲投资大富科技(300134.SZ)的兴港投资集团,原本计划以12.26元/股的价格,收购大富科技2.30亿股。但后来由于大富科技大股东迟迟未能与债权人达成合约,该项收购案无奈中止。截至目前,大富科技股价已经涨至14.55元。

  随着近期股价飞涨,迈入“技术性牛市”等呼声此起彼伏,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危机也出现缓解迹象,有市场人士表示,“协议转让”或已走入尾声,早期未完成的协议转让交易或面临变数。

  2月26日,多家上市公司受访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了上述疑问,上市公司方面均表示,虽然股市行情好转,股东压力减轻,但是公司与国资机构的相关入股正在持续推进当中。

  2月26日,合众思壮证券部人士就对记者直言:“公司股东与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运营管理中心的股权转让正在正常推进中,双方协商的过程不需要公告,如果交易落定,转让价格确实会参考前一日交易价格,但具体情况双方会协商确定。”

  同日,广誉远证券部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战略合作不是上市公司在做,是股东行为,我们需要等股东告知相关进展,目前只能说正在推进,因为这次交易牵涉到国资机构,有一些必要的程序要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部分上市公司而言,引入战略投资者并非完全出于股东的资金需要和化解质押危机,借助国资背景,开拓上市公司业务才是重点。

  2月26日,奥马电器(002668.SZ)证券部人士说道:“中山金控牵头成立信托计划,融资9.7个亿,主要是为了给上市公司提供资金,而不是给大股东提供资金。”

  去年11月发布公告,拟通过股份转让等方式引入洛阳古都作为战略投资者的金冠股份(300510.SZ),也在积极推进战略入股事项。

  2月26日,金冠股份董秘赵红云也对记者表示:“我现在就在洛阳,目前还没有商讨交易价格,股市的变化对此次战略入股不会造成影响,因为我们主要会在资本价值、公司未来发展、业绩支撑和战略布局等方面考虑得更细致一些。”(编辑:巫燕玲)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