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大变革前夜,一位公募基金董事长的行与思

  来到上海已有三年,银河基金董事长刘立达的工作一直比较繁忙。从他的办公室窗口向远处望去,浦江的夜色分外美丽,华灯绽放,车流如织。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在刘立达的带领下,从2016年初至今,面对牛熊转换、波动剧烈的市场环境,银河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快速增长,盈利能力持续提升,为持有人和股东都贡献了良好的回报。

  在日常工作之余,这位学者型董事长从未停止对公司、对行业的思考。2018年,资管新规落地、外资投行进入、银行理财子公司推出,一系列事件将深刻地影响整个资管领域的业态。如何应对这前所未有之变局?面对上述问题,一个冬日的午后,刘立达向记者娓娓道来。

  ⊙记者 陈?  ○编辑 张亦文

  业态剧变  公募基金直面挑战

  “当下确实处于行业大变革的前夜。”刘立达说,“对公募基金的冲击很快就会到来,我们在巩固加强自身优势的同时,更多需要思考和去做的是如何应对变化。”

  刘立达认为,2018年以来,随着外资投行的引入和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获批,不断有新的机构加入资管行业,客观上将加剧竞争。但同时资管行业也在朝着多元化方向转型,各类机构将回归本源,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发挥优势,逐渐形成新的竞合关系。

  “不同类型的机构有着各自的优势,比如外资的一些先进技术、工具和大类资产配置模型,比如银行理财子公司天然具备的渠道和资金优势等。”刘立达表示,外资资管机构的进入,有助于国内资管业引入更多成熟的金融产品、投资策略、风险管理以及营销服务方面的经验。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将不仅是公募类固定收益投资的主要能力输出机构,而且部分有特色的公司也将逐步在资产配置、权益类投资等方面积累能力,建立竞争力。

  对公募基金的冲击将从两方面体现出来。刘立达告诉记者,从短期看,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后,公募基金在固定收益类产品尤其是面向零售客户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如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等将面临银行理财替代产品的分流,公募基金在商业银行销售渠道中的销售占比也可能下降,还将面临人才流失的压力。

  “但从长期来看,资管机构之间的合作将更紧密。”刘立达解释道,商业银行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投资股票将长期利好基金行业与股市。以现有的商业银行非保本理财规模计算,每有1%的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于公募基金,将会带来超过2000亿元的增量资金,而且公募的机构业务将进一步深化。在打破刚兑背景下,未来资管机构的主动管理能力很关键。银行理财子公司基于自身的风险偏好、管理机制与人才储备等约束,在一定程度上需要外部机构的专业支持,进而衍生出委外和投顾的需求。

  刘立达总结道,面对竞争和挑战,公募基金还是有一定优势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权益投资,尤其是二级市场股票、债券投资是基金行业20年来发展的基石。其次,公募在净值化产品管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第三,养老金体系的不断完善将为公募基金带来更多长期资金,而公募基金在助力养老金融的建设中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此外,公募基金的法规最完善、监管最严格,稳定性和信誉都比较好,这个基础非常有利。在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前十家公司中,商业银行、券商及保险等设立的资产管理机构有7家,基金管理公司有3家,稳稳占有一席之地。因此我们不怕竞争,关键在于如何发掘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刘立达非常自信地说。

  党建为魂  把稳改革方向之舵

  惟进取故日新。银河基金三年来可谓“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究其原因,刘立达认为,以党建为灵魂、深化改革为核心、市场为导向,精耕细作,切切实实回归本源,既是当前的要务,更是今后的发展方向。

  “以党建为魂,真正重要的是如何让党委在把方向管大局上真正发挥作用。”作为银河基金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刘立达告诉记者,党建工作有着完善的机制和丰富的内涵,抓好党建对公司工作起到推动、引领和保障作用。

  刘立达进一步介绍道,在实践中,首先是大力加强集体领导,包括充分发挥党委会的民主集中制优势,提高透明度;其次,着力避免“两张皮”的问题,使党建与公司改革发展工作相融合。将党课、党的政策理论学习和宏观政策制度分析结合起来,通过一系列党的活动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同时促进员工身心健康,激发员工的上进心和积极性,使之成为常态。

  改革是大股东银河金控从一开始就确立的工作重点,不但将银河基金作为改革试点单位,集团领导还为公司制定了“外定体制,内优机制”的改革方案,并对公司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和充实。刘立达告诉记者,改革从三个方向展开,首先是以考核为抓手,推崇公平原则,做到“能多能少、能进能出、能上能下”;其次是补短板,大力加强市场营销工作和机构业务。最后是提高协同、协作水平,加强公司整体运作水平和效率。

  “2016年我刚来公司不久,跟投研人员说,你们要做好管理更大规模资金的准备。”刘立达笑着说,“当时我们的货币基金也就在30亿元左右,员工都不太理解。现在我们仅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就突破400亿元,整体资产管理规模更是增长了一倍以上。”

  “银河基金投研的底子本来就非常好,不用去过度干预,只要为他们创造好条件就行了。接下来我们在巩固和保持主体业务优势的同时,要进一步加强权益投资和渠道建设,虽然不是盲目追求扩张,但也要保持规模稳定增长并蓄势突破。”刘立达说。

  正确的发展方向和高度科学的公司治理使得银河基金全面焕发生机。根据中国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发布的《公募基金20年基金公司旗下基金利润榜单(1998-2017)》,自成立以来,银河基金累计为投资者实现利润250亿元,在122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6位。

  不仅如此,银河基金的权益和固收呈现两翼齐飞的态势,在长期投资业绩方面交出了一张优异的答卷。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银河基金近5年权益类产品平均收益率达到56.23%,排名同行业公司第24位,其中银河蓝筹混合基金近两年收益率在同类504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位列前1/10。固收投资方面,近3年、5年绝对收益分别排名第8位和第6位,银河收益债券自成立以来收益达344.15%,跑赢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271个百分点。

  坚定信念  忠信铸就基业长青

  “来银河基金三年多时间,虽然做了不少事,但仍感到任重道远。”刘立达感慨地说,“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谋篇需长远,落实需细致。刘立达表示,从大的方面来看,公募基金要凸显自身的竞争优势,这几方面必须加强:一是积极发展全天候的投资能力,在传统的相对收益投资能力上巩固优势,在绝对收益投资能力上也要建立竞争力;二是建立多元化的产品线,不仅提供多元投资策略的主动管理产品,还要积极发展涵盖不同风险收益特征、不同市场风格、不同地域特征、不同标的资产的低费率的指数工具型产品;三是基于广泛的产品线,积极发展投顾业务;四是积极借力金融科技,提升投资、风控、投顾等专业能力,融入互联网生态,弥补销售渠道等不足。

  就银河基金自身而言,刘立达认为,未来要进一步发展壮大,还必须有独立研究来支撑经营、决策和管理。在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公司的发展战略和科学决策、战略规划、产品规划、竞争策略以及客户开发的基础性解决方案等。此外,公司具备了一定规模后要有不同的发展方式和流程,管理需要增加层级,形成立体的方式,强化上下呼应和信息传递沟通,增加工作的规划性和规范性。这些大方向小细节都要在日常工作的点点滴滴中得以贯彻实施,方向虽清晰,道路亦坎坷。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坚定的信念是一切事业的根基。在庆祝银河基金成立16周年的庆典上,刘立达挥毫写下这样一副对联:不学渔翁争利,可为百姓献身。横批:忠信。这既是对全体员工的勉励,亦是刘立达内心的真实写照。他曾不止一次提到,岁月在变,时代在变,不变的是人类对忠信的讴歌与追求。银河基金不负所托,忠人之事,成人之事。

  “公募基金面临广阔的发展空间。银河基金将继续履行好对持有人的责任,不仅要勤勉,而且要以深刻的认识和优秀的专业能力来为广大持有人持续贡献回报。”刘立达坚定地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