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子公司兴,信托通道亡?非也

  见习记者 周炎炎 上海报道

  银行系理财子公司棋子落定,对银信通道挫伤极大,但尚未形成“绝杀”。

  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发布,威力相当于“公募+私募+信托”的万能牌照到来之后,势必会对信托理财客群、银信合作业务产生剧烈影响。短期来看,由于理财子公司不能直接放贷,信托通道业务尚未被堵死,但长期也面临政策不确定性的风险。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截至2018年6月,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达24.27万亿元,虽较2017年底的26.25万亿元有所下降,但依旧是仅次于银行理财的第二大资管子领域。值得注意的是,通道业务在信托业业务总量中占比极高,达到近六成。

  理财子公司落地之后,有了独立法人身份,可以独立开设证券账户、直投股票,对信托通道的需求大大减少。

  一位股份制银行资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银行正在筹备设立理财子公司,一旦牌照下发,就相当于是‘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牌照集于一身,再加上商业银行强大的资金实力、网点销售能力和广泛的客群,自然是对其他三种资管业态产生冲击。另外,包括信托、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和公募基金专户这些通道的需求都会急剧下降。”

  由此,信托通道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中小银行渴慕子公司牌照而不可得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短期看来自银行理财的通道业务需求肯定会明显下降,“但信托的通道业务并没有完全被‘堵死’。其一,不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做理财业务还需要信托通道;其二,理财子公司的部分非标业务如果做贷款还需要信托;其三,除银行理财之外还存在部分通道业务。”

  首先,并不是所有银行都会设立理财子公司,监管也并没有强制规定。根据银保监会《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答记者问,商业银行可以结合战略规划和自身条件,按照商业自愿原则,通过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也可以选择不新设理财子公司,而是将理财业务整合到已开展资管业务的其他附属机构。

  虽然大多数银行都渴慕这一张万能牌照,监管也对牌照总数不设上限,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如愿以偿。设立理财子公司,要求境内外金融机构作为子公司股东,必须以自有资金入股,不得以债务资金和委托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一次性需实缴最低10亿元人民币。业内测算,全国能够拿出10亿资本金注册理财子公司的银行不会超过50家。目前一共有18家银行对外公开设立理财子公司,除了5家国有大行之外,还有股份行和实力较为雄厚的部分城商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曾刚、谭松珩认为,对外投资会直接消耗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造成巨大影响的同时,也会削弱商业银行其他业务的拓展能力:以目标资产充足率为8%,且当前资本充足率为8%的商业银行为例,在信用风险权重法下,减少10亿资本金,就需要减少至少80亿贷款规模,这些贷款的净息差可能超过1.5%,意味着商业银行为投资理财子公司必须减少约1.2亿利息净收入。

  曾刚认为,成立理财子公司的门槛已经能够拒绝掉绝大部分总资产规模在1000亿以下的商业银行。

  而业界的测算更不乐观。“总资产规模低于5000亿,甚至低于3000亿的银行我认为已经没有必要设立资管子公司了,”一位中西部地区城商行资管部门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后期人才、投研成本更是无底洞,本来理财业务规模不大的话,没必要去跟别人死磕银行资本金。”

  放贷资格给了信托通道生存空间

  理财子公司暂时还需要信托通道,还因为尚无放贷资格。袁吉伟表示,理财子公司非标业务中如果想以贷款形式放款,那就得通过信托,目前只有银行和信托是主流的可以放贷款的机构,但是银行不接受资管产品的委托贷款。

  根据今年1月原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信贷资金不得参与委托贷款业务,委托贷款资金不得投资资管产品。

  但值得注意的是,也有银行资管人士认为,给了银行理财子公司超级牌照后,贷款细则可能会更改,未来银行资管可能还会拥有放贷资格,如此就会和信托站在同一起跑线,无需通道。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表示,理财子公司的横空出世,总体而言对信托行业的影响不算大,但是各公司差异较大,比如个别信托公司对于通道业务的依赖性较高会比较吃亏,而主动管理能力较强的信托公司受到的波动很小。

  其实自从去年监管要求“去通道化”以来,包括信托通道在内的所有通道都在收缩。根据信托业协会数据,2018年第二季度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下降明显,从一季度的15.14万亿元下降到14.30万亿元,减少8414亿元。二季度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为58.93%,比一季度下降了0.19个百分点。事务管理类信托的下降是信托规模下降的主要因素,贡献度达到了62.57%。

  通道业务往往被统计于信托公司“事务管理类”项下,因而事务管理类信托被视作通道业务风向标,从其衰减中也可窥斑见豹。

  相对于可预见的通道的颓败,袁吉伟认为信托更大的危机来自理财子公司的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冲击。未来两者也会在中长期理财产品方面有所竞争,同时银行代销、资产等资源也会优先于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于信托形成一定压力。因此,信托业应继续巩固非标业务的优势,并加强家族信托等财产权信托等具有回归本源优势的信托业务发展,提升资源整合能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