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更长期的投资理念

  中国基金报记者 李沪生

  近年来,绝对收益的模式逐渐在公募行业兴起。第五届中国基金业英华奖“三年期二级债投资最佳基金经理”得主、中银基金陈玮认为,绝对收益一定要建立在长期的投资理念上。

  “涉及长期的投资一定要落实到理念上,必须有一套相对独立完整的逻辑框架。其实无论是追涨杀跌做短线,还是偏重价值股,都是一种理念的体现。”陈玮指出,如果投资理念有历史表现可循,长期坚持就有可能取得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

  坚持长期的投资理念

  在陈玮看来,偏稳健的理念让其更加适合做“绝对收益”,“这样的绝对收益并不是保证收益或者‘保本’,只是一种针对风险偏好中低的投资者的一种投资模式。过去这些投资者可能更多地以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和保本基金为主,但实际上在一定的收益目标下他们还是能够接受一定的净值波动的。”

  陈玮认为,首先,一定要保证风格不能漂移,特别要避免在权益市场非常火热的时候,为了短期收益盲目加仓权益资产。其次,对于各类资产风险特性的分析也相当重要,尤其是风险收益比和资产的尾部风险,要形成能在任何市场下均能适应的投资模式。“总的来说,绝对收益模式还是要追求投资的确定性,一方面是提高投资组合的期望收益,另外就是在组合期望收益接近的情况下,优先选择波动比较小的资产进行对接。”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债券市场低迷的走势让股债混合基金的投资变得更为艰难,债券频频违约也对市场形成较大的影响,但陈玮认为,应该乐观看待债券市场的未来趋势,“其实今年上半年债券市场已经开始出现比较明显的分化,这种结构性的分化反而是判断债券市场的走势正处于震荡慢牛的依据。”

  在陈玮来看,国内经济基本面韧性仍足够强,但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市场预计会维持紧信用宽货币的局面,这对于债券市场整体而言是偏利好的。但结构性的分化体现在一些中低评级的信用债风险会逐渐放大,而另一方面,利率债和中高等级信用债收益率有望下行,曲线会保持平坦。在债券发行量依旧偏高的情况下,整个市场的资金面始终维持在中性。

  此外,国内新经济始终保持较快的增长,新旧动能的转换在陈玮看来正在加速,这些都是支撑债市走牛的利多因素。新旧动能转换之后,原来过多采用负债投资拉动的模式要向新经济转化,新经济对融资的需求,特别是对债券融资的需求可能不像过往的模式那么强,而在慢慢下降。

  “我们的组合中依旧会以中长久期的利率债和中短久期的高等级信用债为主,评级几乎都是AAA以上,虽然收益率相对较低,但我认为收益率应该与风险挂钩,目前中低等级信用债的收益率不一定能够覆盖其潜在的风险,且未来信用风险始终会维持点状暴露的速度,依然存在不确定性。”他说。

  冷静看待市场波动

  陈玮认为,不能过度放大债券违约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做好对信用的分析,这需要整个体系的配合,包括比较完备的评级系统、有较强风险识别能力的团队等。“市场信息越来越繁杂,体系的建立至关重要,不仅可以筛选出有用的信息,一定程度还可以克服人性方面的弱点。但系统识别风险往往是滞后的,这时候就需要发挥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对风险进行识别、跟踪和预判。”

  在陈玮看来,投资债券更重要的是考虑风险收益比,相比违约风险,流动性风险更为严峻,此外,信用利差的波动也会给市场带来一定的风险。“还是需要结合对市场走势的判断,对债券信用利差的变化做一个综合的判断,衡量在未来的一段持有期内综合的收益和风险影响。”

  这样的影响在陈玮看来需要分为静态和动态两方面来看待,从静态角度更需要关注当下时点的基本面逻辑和已经爆发的风险,动态的则需要基金经理以更加敏锐的嗅觉,对未来做出趋势性的判断。

  陈玮指出,在债券投资上,一定要坚持自上而下的宏观基本面政策和流动性判断,也要注重自下而上对个券、对行业的基本面和风险的把控,“自上而下决定配置的方向和仓位,自下而上决定标的”。

  今年债券市场并不好做,陈玮增加了企业调研的频次。“投资不应该仅仅是坐在办公室完成的,要多出去看一看实体企业和地方政府,看一看更具体的情况,充实自己的宏观推导研判。”陈玮说,“现在市场更多是在寻找拐点,多调研对自己的投资很有帮助。业内的普遍心态是蠢蠢欲动,等待市场发出的信号。大家都进行了储备,筹码在手里,等待发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