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转让牌照意愿强烈

  审批收紧之下,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转让周期大幅缩短,部分获批仅一年左右的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工商注册信息已经更换股东;与此同时,牌照价格水涨船高,待售价格由年初的7000万元上升至目前的8000万元报价。

  “除了几个行业巨头,多数基金第三方销售展业艰难,这或是部分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将牌照转让的原因。”一位基金第三方销售人士如此形容行业生态。

  获批一年即更换股东

  随着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越发稀缺、转让价格飙涨,部分销售业务没有起色的机构转让牌照意愿强烈。

  “去年有一家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好像一季度获批的年中就考虑将牌照转让。”一位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人士称。

  天眼查信息显示,近一年来确有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发生股东变更。深圳某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在2016年3月取得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今年1月份,原公司大股东控股股东已变更为北京一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Wind数据显示,该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目前代销包括华安等4家基金公司旗下152只基金。

  无独有偶,2016年10月,新三板上市公司天信投资以1638.91万元收购了武汉市伯嘉基金销售有限公司51%的股份,后者于2015年9月拿到基金销售牌照,注册资本为2208万元。

  资管新规规定智能投顾必须持牌上岗,加上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审批从严,一些潜在的买家正在考虑以收购的形式进入基金第三方销售市场。天信投资公告显示,以2016年8月31日为基准日,伯嘉基金的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为3302万元,今年以来牌照价格继续走高。

  “年初有机构报价7000万元,最近华东一家有意向转让的公司报价8600万元(连同600万元居中费)。公司基本没有展业,只是为了牌照存续,操作了少量交易。”一位金融中介公司人士称。

  “部分基金第三方销售仍抱着持牌待估的心态,牌照转让目前有价无市。”一位基金公司销售人士表示。

  三季度盈利分化

  “业务不赚钱,但牌照值钱。”一位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总经理如此形容行业生存现状。

  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今年三季度净利润出现分化。在新三板上市的众禄金融上半年亏损1041万元,三季度继续亏损,2017年1月至9月净利润为-2717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44.58%。同样在新三板上市的好买财富上半年净亏损1310万元,三季度则实现扭亏,三季度净利润为1552万元,同比上升157.19%;在公募基金方面,三季度收入约1000万元,同比上升约33%。蚂蚁基金上半年亏损1200万元,后期经营数据有待披露。

  行业龙头尚且亏损,其他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日子也不太好过,如武汉伯嘉基金,今年上半年基金销售手续费收入仅1.28万元。

  “基金第三方销售没有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尽管行业龙头不缺流量,但长年价格战使得基金申购费率已降至1折,加上系统、人员等投入加大,部分大型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依旧亏损。”一位基金第三方销售人士指出。

  百度、360等大型互联网公司旗下的基金代销则受困于流量变现。一位此前曾在某大型互联网公司旗下金融平台任职的人士表示,这类公司在互联网上流量不小,但缺乏理财场景,对基金销售导流没有太大作用。

  “除了蚂蚁基金、天天基金网,其他大型互联网公司基金销售并没有太亮眼表现。除了缺乏对应的金融场景,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基金销售占公司业务比重太低,也不是核心部门,难以调动公司其他业务资源为其服务。”上述基金第三方机构销售人士分析称,“在以蚂蚁基金等为代表的基金第三方销售第一梯队,百度、京东等第二梯队之外,其余第三方销售机构无论是流量还是公司资源都很缺乏。”

  一位曾在公募系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任职的人士透露:“部分公募系基金第三方销售和母公司关系依旧比较紧密,优缺点也显而易见,既享受到母公司支持,业务发展也受制于母公司,线上团队类似母公司直销部门,线下团队与其他分公司无异,最后也发展成公司旗下一个销售业务部,没有形成独立基金第三方销售的格局。”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