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重要性货基待确认,余额宝外还有谁?

  本月,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提到一则非比寻常的信号,在一系列流动性要求之外,这一规定提及:

  “对于被认定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货币市场基金,由中国证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另行制定专门的监管规则”(第37条)。

  这一规则出台,人们纷纷将目光瞄准了余额宝,目前全球最大货币基金。但“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到底是什么意思?除了余额宝之外会不会有其它“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

  1

  货币基金首次”系统重要性“亮相

  “系统重要性”是伴随着金融危机而来的,2011年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标准,并在当年由金融稳定委员会(FSB)提交给众多国家核准。

  为什么会有“系统重要性”银行这一说法?因为从2008年经验看出,有的银行规模庞大、业务复杂,其影响已经超出自身组织,一旦有风险事故,对地区或者全球金融体系都会构成影响,因此这些银行机构被冠以“系统重要性银行”,被附加额外的资本要求。

  中国银行中,只有工农中建四家被FSB列为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国平安被列为系统重要性保险公司。这些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型金融机构。

  虽然面向这些机构的资本金监管力度上升,但这也凸显了这些机构的重要性,从某种程度上说,“大而不能倒”就是说的这些机构。

  而证监会文件中提到的“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则是首次提出,因为放眼全球,再也找不到第二只余额宝这样体量的货币市场基金。

  但货币基金对金融体系的重要性,早在2008年得到过验证。2008年时,一只名为“The Reserve Primary Fund”的货币基金给了资本市场一个教训: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货币基金隐含着“挤兑”风险。

  “The Reserve Primary Fund”组合中持有一部分雷曼兄弟的票据和债券,雷曼兄弟破产,这部分票据和债券被迫核销,这导致净值跌至0.97美元,进而引发机构投资者集中赎回。最终SEC和美国财政部不得不介入(冻结基金清算,并为所有货币基金提供1年担保),以免这种情况蔓延到其他货币市场基金。

  这说明,货币基金作为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流动性蓄水池之一,对金融体系的安全具有重要作用。

  余额宝最新披露规模达到1.43万亿,即使不论其它方面,单纯规模就意味着余额宝这只货币基金会与金融市场的方方面面发生密切关系,从这一点上说,“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的提出是监管与时俱进的创新。

  2

  余额宝不同于任何一只现有货币基金

  2008年开始,各国都针对货币基金的监管做了一系列改进,意图降低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冲击风险。这种改进主要围绕在估值方法和赎回等方面。

  这其中,美国的监管无疑是最严厉的。比如美国强制货币基金采用公允价值估值(市值估值)和浮动净值计价(不是1块的货币基金你买不买?);比如要求基金赎回到总规模30%以下时收取2%赎回费,也可以中止赎回等。

  这些措施的'降级版“很多在此次中国证监会的基金流动性管理规则中出现。

  但美国的强力货币基金监管规则,实际上只面向一类货币基金,机构货币基金。而主要购买政府债券的货币基金以及零售货币基金是没有加强监管的。

  为什么要对机构货币基金和零售货币基金区别对待?

  这是大数定律决定的,足够多用户的零售基金,其看似随机的行为最终会有一个明显的规律可循,也就是说零售基金的申赎流动性是局部可预见的,零售基金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单笔赎回53亿美元的情况(“The Reserve Primary Fund”案例中出现过)。

  余额宝虽然极有可能被列为“系统重要性货币基金”,但它有完全不一般的特质,因为它既是历史上第一只如此大规模的货币基金,也是第一只如此大规模的零售基金。

  比如持有余额宝的限额是10万,其持有人多达3.6亿人,这意味着实际户均持有仅有数千元。你无法预测100个机构投资者的行为,但只要给你时间,你一定可以预测3.6亿零散投资者的行为特征。这是这一只基金最令人激动的特质之一。

  因此天弘基金此前曾提到,他们可以结合一定的金融科技手段,预期余额宝的申赎流量变化,这种在别的货币基金看起来颇为神奇的事情,本质原因就在此处。这是余额宝独有特点形成的。

  反过来,这种流量特点,也给余额宝的日常管理、风险控制等增添了新的“武器”,可以说余额宝独特体系在几年运行中稳定前行,已经展示了独特的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

  客观的说,余额宝的成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在普惠金融+超级互联网巨头结合的过程中,必然会有庞然大物产生。金融行业和科技行业的融合创新才有了余额宝的快速发展。但在此之后,进行必要的监管指导对整个行业都有益,这样行业才能进入一个新的稳定发展期,这是任何新事物都要经历的过程。

  此次新监管体系的落地,很可能会对余额宝产生短期影响,但如果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这又是行业稳定发展的一大步。从余额宝本身来看,其大用户量、低人均持有的特性已经形成,伴随的是独有的风控体系和投资体系,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内余额宝不会在国内找到对手。在其被纳入“系统重要性货币基金”监管后,它将成为这个行业的标杆以及定海神针。

  3

  还有谁会是系统重要性货币基金?

  从金融市场看,货币基金是商业票据、同业存单市场的主要购买者,也就意味着货币基金是部分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之一;而对将资金注入货币基金的机构来说,货币基金又是最重要的流动性蓄水池。货币基金资金使用的“资产”与“负债”两端一旦出现问题,确实会对金融市场造成影响。

  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7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少数几家资产管理公司资产高度集中的局面可能会导致货币市场的风险,因为一旦这些大型基金公司进行大规模或突发性的资产重组,就会对市场流动性或定价机制造成影响。”

  从中国证监会9月份的流动性新规看,监管层既有意限制货币基金投资品种的集中度,也对期限、信用等级做了更严格的要求,都意在化解这类风险。

  但中国货币基金的“优势”是,机构和零售在大部分货币基金中区分并不明显。中国货币基金整体份额中机构持有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底的60%下降到今年6月底的45%,共计持有2.26万亿份。其中极端的“零售货币基金”和极端的“机构货币基金”,在基金数量上都不多。

  机构货币基金的代表,主要是目前市场上屈指可数的“高等级货币基金”。其中最早也是最成功的,非上投摩根货币莫属。半年报时,这只基金的规模达到770亿元左右,其99.9%的份额为机构持有。

  但机构投资者更多的货币基金,其应对流动性风险时的外溢效应,应该是显著超过零售基金的,因此除了规模排名前列的几大货币基金外,“机构货币基金”也有可能列入“系统重要性货币基金”之列。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