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资本“另类”投资经

  不追逐共享经济热潮,不投AR、AI等风口项目,不迷信BAT出身的创业者。成立于2013年的五岳资本,在移动互联网早期投资机构中显得有些另类。

  这家机构目前管理一只美元基金和两只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但在二期人民币基金募集完成后大半年的时间里,五岳资本却几乎没有去投什么项目。一直到去年四季度,五岳资本才开始活跃。

  “2015年和2016年是所有基金面临挑战最大的两年,因为这两年泡沫太大,大家基本都是在高位进入,却看不到退出的可能性。很多人民币基金去年都忙着在募资,在投资方面却显得比较悲观。我们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摸索,才找到适合基金投资的新方向。”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蒋毅威曾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以电子工程系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但工科出身的他,却对很多AR/VR和AI类的项目并不看好。五岳资本为什么不看好中国的技术创新项目,他们看到的机会点又存在于哪些领域?

  中国技术创新仍需时间培养

  “我认为AR/VR行业短期内一定是衰退的,所以我们在去年成为少数对这块项目彻底避开的早期基金,也躲过了AR/VR行业现在的整个回调周期。AI是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变热,今年尤其热门,但我们仍然看衰,谨慎的决定不投。”蒋毅威说。

  他认为,很多技术创新是需要积累的,不是说创业者在海外拿到很高的学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能理解。“这种技术创新更多的存在于美国、以色列,是中国未来二三十年需要不断培养的,但今天如果作为一个投资者去投它,我认为是不可行的。中国更多的还是应用层面的创新,这些东西更接近于服务实体经济。”他说。

  去年,蒋毅威作为评委参加了“千人计划”创业大赛北美赛区的复赛。他表示,自己从小在北美长大又回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知道美国的成熟文化和中国的草根文化是怎样成长起来的,看到这两个国家文化之间区别所导致的商业机会不同。五岳资本要做的事情是投资符合中国当前发展趋势的项目,要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而社会价值的产生必然会给企业带来收入的增长,从而产生商业价值。

  2016年由于资本寒冬,许多VC收紧了对2C项目的投资,更加钟情于稳健的2B领域项目。但蒋毅威却并不看好2B项目,他表示,任何产业都遵循U型笑脸经济的逻辑,即供给端和需求端这两头的毛利率最大,产业中间环节的毛利率是小的。

  “因为供给端是有限的,上游厂家掌握定价权。需求端离客户近,下游企业拥有品牌溢价。许多互联网企业不做两端而去做B2B平台连接上下游,到最后只能沦为搬运工。这其中的利润空间是有限的,产生不了特别大的价值。”他说。

  对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商业模式创新的项目,五岳资本也没有进行投资。蒋毅威表示,如果一定要去投这类企业,五岳资本或许也能占据一定的份额。但五岳资本在看项目时,更倾向于独投或领投。五岳不追求投资了多少个在风口上的企业,而是追求当与其它机构投资同一项目时,能够挣到比其他人更多的钱。因为当大家眼光都一样时,要比拼的就是谁占得份额更多,投资得更早。

  投做过生意的创业者

  列举了这么多不看好的行业领域,那什么才是五岳资本所看重的?蒋毅威抛出两个关键词:电商零售和新兴体育。

  在电商与零售的整合领域,五岳资本于2016年9月,对麻辣诱惑进行了千万元A轮投资,梅花天使创投也跟投了该项目。据了解,以堂食起家的麻辣诱惑成立于2002年,拥有超过30家线下店。近两年,麻辣诱惑旗下除了线下店麻辣诱惑酒楼、热辣生活食品店外,还运营着垂直类型的麻辣小龙虾外卖平台“麻小外卖”。

  蒋毅威表示,麻辣诱惑在进军外卖市场之初,也曾由于物流经验的缺失和较高的获客成本,而烧掉了好几千万。但公司迅速调整策略建立了垂直类型的小龙虾外卖平台,并且具有一定的行业壁垒。

  在零售行业,供应链整合的能力是核心竞争力。麻辣诱惑的团队有二十年的供应链经验,在上游的原料供给、保存、运输等方面有自己独有的整合能力以及工业标准化的优势,从而在成本结构上能够做到优于其他竞品。由此,五岳资本对麻辣诱惑进行了投资。蒋毅威介绍称,该公司今年的生意量增长迅速,也验证了之前对于市场容量的判断,而优化的成本结构也使公司在短期内能够迅速实现盈利。

  “我们更青睐于有过生意经历的创业者,他有行业资源、了解用户行为,可以根据踩过的坑,判断生意怎么优化。这些创业者经历过一次创业做出有利润的公司,但可能由于管理方式和运营模式等方面的原因,公司做不大。现在通过互联网和新技术,能够帮助这些创业者对公司进行规模化和标准化,做成更大的生意。”蒋毅威说。

  而对于BAT这种大公司出来的创业者,蒋毅威则并不认同。他认为,这些人中大多数虽然技术很牛,但不够接地气,也不懂如何通过生意赚钱。而且产品经理A和B间的差异,并不是投资人通过几次沟通就能甄别判断的。

  另一类吸引五岳资本布局的生意,则集中在文化产业。蒋毅威表示,五岳资本看文化产业,并不是投资演员、导演、IP,而是看文化能够创建怎样的场景去引导消费,投资符合用户多巴胺分泌的项目。

  比如在细分的体育领域,五岳资本投资了赛车类项目Fast4ward。蒋毅威表示,中国虽然没有赛车文化的传承基础,但人们都想开快车,有超过前面的人的冲动,这就是典型的多巴胺分泌导致的。而且人们更喜欢门槛低、形式简单的运动,五岳资本投资的Fast4ward,正是一家运营400米直线竞速赛的公司,只要有驾照和车,都可以报名参赛。

  此外,五岳资本也看中赛事衍生出来的游戏竞猜以及博彩机会。蒋毅威表示,文化和娱乐带来的多巴胺消费,让人们感受到快感,存在市场前景。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